CNBrony 中文社区

楼主: 李小龙

[原创 连载] [转载/微节操向]家有天马(完结)

[复制链接]

23

主题

766

帖子

180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06
 楼主| 发表于 2015-1-24 13: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夫君。”独角兽一脸茫然。

  “夫君?”天马抬起一根眉毛。

  “夫君!!”陆马用蹄子挡住自己吃惊的表情。

  “夫君!”带着蝴蝶结的小马点了点头,然后把你搂得更紧了。

  这是什么情况,小马的某种交流仪式么?难道这些生物是靠大宇宙电波进行相互之间的交谈么?原来语言文字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多余的,只需要一个音节就可以交流么?她们在讨论着侵略地球的计划么?她们已经把这里当做前进基地把你当做人质了么?

  你的脑子中飞快的闪过无数的念头,反正没有一个是好念头。

  天琴用蹄子搔了搔下巴之后,忽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偶明白了!所谓夫君呢,类似我们小马中所说的‘家庭成员’中的‘特别小马’,在人类的文化中是一种被称作婚姻的特殊关系,可以合法的进行交……”

  “等……等等等等!”奥克塔维亚用灰色的蹄子塞住了那个会说出不得了话的人类学家的嘴。

  “交……什么啊?交流?”擅长做死的四蹄鸡接下了话头,忽然她的翅膀‘啪’的一声竖了起来, “天琴,难道你想说交……噗!”

  下一瞬间,你们面前就只剩下了几根飘落的羽毛了。真棒,回家也要扫羽毛了。

  而翩飞则自豪的用毛茸茸的小脸蛋摩擦着你的脸,然后一脸自豪的表情用前蹄按着自己的胸口说:“没错,就是那个交……”

  “哇……哇……我们别在大门口讨论这个好么!”奥克塔维亚大叫着,把你们都推进了屋子之中。

  你现在真想回去,不管过年加班有没有加班费。

  *****

  “结结结结……结婚什么的……简直太荒谬了!”奥克塔维亚蹄子猛踏着地板。“这个我坚决不赞同!”

  “小马和人类虽然外形相差很大,”人类学家冒了出来,“但是实际上我们之间却有很多的共同点,有着相似的身体构造,可以相通的语言,还有很相近文化。”

  语言和文化这一点你绝对不赞同,这个家伙对人类语言的理解简直是天灾级别。

  “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之间可以做--”一贯冷静而优雅的陆马这个时候也语塞了。

  “可以的!”天琴认真的点了点头。 “完全没有问题!”

  冲天头天马飞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好奇又带着几分害怕“可以?真的?那……那要有多…………那个……”

  “不不不不不绝对不可以!”陆马的前蹄拼命敲着地板。

  “奥克塔维亚你忘了吗?”独角兽面带微笑的对灰色陆马丢出致命一击,“那天晚上我们一起……”

  “哇……哇哇……哇哇哇哇……不要讲!”古典雌驹毫无淑女风范的用前蹄把自己的鬃毛弄的一团乱,然后冲过去堵上了天琴的嘴。

  看着客厅这混沌深渊一般的景象,你蹑手蹑脚的准备从后门逃跑,但是却被一个毛茸茸的掠食者凌空飞扑到了背上,她兴奋的用蹄子抱紧你说:“夫君,你听到了吗,我们之间可以……”

  下一瞬间另一个带翅膀的也飞到了你的面前,她用蹄子捧着你的手兴奋的问道:

  “哦哦哦,咱很好奇,那天晚上真的……噗!”

  下一瞬间那个紫色的‘禽’兽就被飞过来的灰色修罗踢飞到了沙发上。

  “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

  奥克塔维亚仰天咆哮道,如果她的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你已经死了上百次了。你忽然觉得背后一凉,现在被翩飞从背后抱上根本无法有效防御,下一秒你一定会很凄惨。就在你闭紧眼睛准备挨踢的时候,预想中的痛楚却没来。

  奥克塔维亚咬着嘴唇看着亲昵的抱着你的天马,然后一脸挫败的垂下了头。

  这个时候,独角兽清澈的声音打破了沉重的快要爆炸的气氛。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在电视上看的结婚仪式,不是和小马国的一模一样么?”天琴黄澄澄的双眸里面充满了少女对婚纱,礼服以及教堂的期待。“我也参加过韵律和银家的婚礼呢!真的和人类的仪式非常像!”

  “奥克塔维亚你这个急性子以后能让天琴把话说完么。”你叹了口气。

  “女士们和先生们,我们今天在这里庆祝佚名和翩飞结为连理,”

  头戴着蝴蝶结的雌驹优雅的单蹄点地做了一个转身,然后稳稳的站好

  “他们坚定的承诺众所周知,他们伟大的爱情母庸置疑,我现在正式宣布你们成为夫妻……哇……太棒了!”

  雌驹开心的享受着自己的脑补剧场,还哼了婚礼进行曲的两个小节,不得不说翩飞不只是声音很好听,歌喉完全秒杀在场的其他小马。

  “等……等等,结婚什么的……”奥克塔维亚憋红了脸,用力踏着地板,你都怀疑你们家的木地板会不会被踩碎。

  “然后奥克塔维亚女士突然冲进教堂!”翩飞讲述故事的话音一转,“她大声的说:‘不,佚名,不要欺骗自己了,你其实喜欢的并不是这个天马!’”

  等等,这是什么超展开?

  “然后她带着新郎飞快的逃离了婚礼现场!”雌驹跪倒在地,双眸里面满是泪水,对着你的方向伸出蹄子,“然后我只能无助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和其他母马逃跑……呦呦呦……这就是我悲惨的命运。”

  不不不,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你觉得你一定不会抛下这么可爱的妻子逃走的,不过……如果抢婚的是那个奥克塔维亚的话……估计会被一蹶子……等等,在这之前为什么要和马结婚啊!还有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抖M啊,天天幻想着自己成为悲剧小说的女主角,这么渴望精神上的折磨吗?如果想做林黛玉的话至少先去学吟诗作赋而不是在这里脑补各种奇怪的小剧场好不好!

  “等等,我为什么要来抢婚啊,而且如果抢婚的话,我也是……”忽然复活的奥克塔维亚也加入了剧场之中。一瞬间脑补剧场的情节就开始往八点档肥皂剧的方向滑落。

  “亲爱的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姐姐的小剧场一旦开张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的”

  从起居室里面爬回来的追云衔着一个大号的梳子。“拜托,帮咱梳梳鬃毛吧!”

  “你确定这个是最好的梳毛时机么?”

  坐在沙发上的你低头看着那个蹭着你大腿的女汉子。

  “反正她们现在还在争夺第一个孩子的抚养权,咱们还是静静的看着吧……”

  你叹了口气,拿起梳子,开始给追云梳着鬃毛。

  本来只是给追云梳毛,然后天琴和奥克塔维亚也看着眼红,等你好不容易从这恐怖的梳毛地狱里面逃出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看来自己的房间是没办法住了,不过好在你老家的房子还算大,于是你走向了客房。




  “夫君大人,您随心所欲蹂躏妾身吧!”

  带着大号蝴蝶结的有翅母马趴在客房的床上,四蹄上都穿着蓝白相间的袜子,大大的红色缎带穿过她的胴体,将翅膀捆在身体两侧。和鬃毛同色的尾巴则兴奋的在床上‘哗啦哗啦’的扫着。而在她身体下面的大床上铺着红色的床单,上面缀满了各种丝带和蕾丝花边,她面前还用巧克力糖拼出了“早生贵子”四个大字。

  你刚刚进屋就看到了让你San值瞬间归零的这一幕实在是太过刺激了。

  说实话被丝带捆着的翅膀让你想起来的只有除夕夜前市场上一只只被红丝带捆着的待宰老母鸡,这不知道是性感还是滑稽……不,绝对不是性感而只是滑稽的雌驹就在你面前轻轻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让你感到有无数槽点但是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

  “话说,你知道蹂躏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么?”你用手扶额,叹息着说。

  而雌驹却露出了很受伤的表情,大大的湿润双眸带着泪花看着你。

  “难道妾身的鬃毛不够柔顺么?难道妾身的羽毛不够漂亮么?虽然妾身不及妹妹那样年轻有活力……”翩飞蹲坐在床头,抬起小蹄子做出古典怨妇抹眼泪的动作。虽然和追云是姐妹,但是完全不同于追云那运动员一般精瘦干练,翩飞有着不亚于奥克塔维亚那样风韵的体形,但是……

  “你们俩是双胞胎吧!”你默默的在心中第一百零一次重复‘长翅膀的都是变态’这句话。

  雌驹用两个后蹄站起来,前蹄轻轻搭在你的脖子上,身体斜倚着你。抬起头来一幅泫然欲泣的表情看着你。淡紫色小马身上浓郁的香水味道混杂着她自己的紫罗兰香味让你喘不过气来。

  “请夫君看着妾身回答,夫君您曾经爱过……”

  “我今天才见到你的好不好!”你双手抓住雌驹的翅膀,想把这个有蹄有翅的掠食者从你身上扯下来。“根本没有什么曾经!”

  “那从现在开始爱,”雌驹兴奋的将自己的脸颊靠近你,直到你的视线之中只剩下她紫色的毛皮和天青色的鬃毛,“……爱过之后在抛弃妾身也不迟!”

  雌驹双蹄紧紧的勒着你的脖子,你觉得自己的脖子快要被她扯断了。

  “为什么要在抛弃的大前提下开始恋爱啊,你这家伙的恋爱观绝对扭曲了!”

  你大声的吐槽着,挣扎着想要逃出来,但是脚下却一个不稳,让你们一起倒在了你的床上。拼成“早生贵子”四个大字的所有巧克力被弹的满屋乱飞。

  “咦!”雌驹的身体吃惊的缩了一下。天青色的鬃毛凌乱的铺散在自己覆盖着紫色细软毛的曼妙胴体身边,说实话如果忽略脸和蹄子的话,小马的身体真的和女性的身材……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因为你面前的雌驹似乎也突然下了一跳。这一次她不是装出害怕的表情,而是真的害怕的全身发抖了。

  “夫……夫君如……如果想……想从身体先……先开始爱妾身的……话……也……”

  雌驹侧过头避开你的视线,前蹄缩在胸口,唯唯诺诺的小声说着。雌驹爱怜的样子让你一瞬间……不不不,绝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什么叫从身体开始……你真的知道你在说……噗!”

  你的话说到一半就被下颚传来的一阵剧痛打断了,冲击的力道让你直接从床上滚到了床下。

  “你这个家伙,我一瞬间没有注意到你,你就做出有伤风化的事情!”

  灰毛的救星大叫着杀进客房。虽然你很感激她打断了这个尴尬的场景,但是你还是想问她,‘为什么要踢我!’

  “不要打断夫妻之间的正常交流好不好!”

  马上恢复状态的翩飞翻身站起来和奥克塔维亚针锋相对。

  “什么叫夫妻,你快把小马国的节操都丢光了!”奥克塔维亚以蹄覆面。

  “小马国有法律禁止和人类之间的婚姻吗?”翩飞眯起眼睛质问着奥克塔维亚。

  这一句话似乎一下让灰色的雌驹语塞了。

  “呵呵,”一副小恶魔表情的翩飞坏笑着趁胜追击,“承认吧,其实你也喜……”

  这句话刚说出来,本来看着你的陆马瞳孔一下缩小了,就算脸上覆盖着软软的绒毛也当挡不住她那又羞又怒的表情。

  “我才……没有……喜欢!”奥克塔维亚恼羞成怒的重踏着地板打断了翩飞。

  你觉得趁两个雌驹针锋相对相互瞪眼的时候,是你跑路的最佳时机,不然继续在这里看下去的话等着你的肯定是灰蹄地狱。




  在外面的客厅,天琴和追云正在兴奋的打这电玩。这个简单而有趣的游戏是拿游戏杆当做网球拍打网球的小游戏。金色光芒包围着的游戏杆飘在空中,天琴紧张的连身体和游戏杆一起晃着,而另一旁衔着游戏杆摇头晃脑的追云则毫无压力的样子。

  “哇……怎么会!”

  天琴懊恼的大叫着。看来就算独角兽有魔法,也抵不住有良好运动神经的天马。

  “嘿嘿,佚名的初夜权归咱了!”追云放下游戏杆,得意的拍打着翅膀。

  这群家伙到底在拿什么做赌注啊!

  你心想着,觉得还是悄悄溜过去比较好。

  “亲·爱·哒,你去哪啊!”

  背后传来追云的声音让你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前几天这家伙不是还左一个禽兽又一个变态的骂个没完么,现在忽然换了称呼让你整个人都不适应了。说实在的你还是比较怀念和她一起挨蹄子的时光……不对,那段时光也没什么好怀念的!

  你三步并作两步想要逃走,但是却被带翅膀的小马从背后直接扑上压倒在地。

  “亲爱的,天琴已经将你的初夜权输给咱了!”

  薰衣草色的雌驹用自己毛茸茸的脸颊暖暖的蹭着你的脸,前蹄搭在你的肩膀上,银色的鬃毛撩的你脖子根怪痒痒的。

  “你知道什么是初夜权么!”

  你挣扎着想要从紫色四蹄鸡的擒拿爪下逃脱出来。

  而天真无邪的独角兽则站在你面前,用自己那一贯无神经无大脑无节操的三无纯洁声线丢出了重磅炸弹。

  “初夜权不就是第一天晚上和人类睡一起的权利么?”

  对于这个解释你已经完全无语了。你还以为小傻瓜天琴早已经成长为成熟稳重的人类学家天琴,但是你错了,这个天琴还蛰伏在这个绿色E.T体内,并且随时准备打你个措手不及。

  “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当然不是咯!亲爱的你最清楚这个是什么意思吧?”追云的小蹄子轻轻的在你背后画着圈,小声的咬着你的耳朵。

  “不是么?”

  雌驹歪着头追问,有点像猫又有点像狗的长长的小马耳朵像是天线一样随着这个动作晃来晃去,而那个尖尖的角让你现在觉得真的很像某些漫画书中所说的‘呆毛’,长着这么一个突破天际的呆毛不去装傻的话真的为难她了。不过现在加上一个长翅膀的变态在一边推波助澜,你已经快招架不住了。

  “虽然说从字面上理解没什么问题,但是……”你一边用力反抗着背上天马吹到你脖子根的炙热鼻息,一边大叫着把他丢在了地上,“……反正也不是这个意思!而且男人根本没有什么初夜权好不好!”

  “咦!”天马原本紧贴在身体两侧的翅膀一瞬间打开了。 “亲爱的你……已……已经,没有什么……初夜权了?”

  你心中为自己的多嘴这一句而猛踢自己两蹶子。你连忙解释道, “你理解错了,我是想说……”

  “亲爱的,你的初夜到底给谁了!”追云的大嗓门惊叫起来,而在隔壁两个雌驹还在为你的‘今夜权’在大打出手,这下太棒了!

  “是谁啊,是谁啊!”四蹄带翅生物像一只蚊子一样在你头上盘旋着飞来飞去,连珠炮一般的丢下一大堆问题轰炸你。“是天琴吗就在她第一次去你家的时候吗我说那段时间天琴消失了那么久而且回来的时候还染上了感冒不过天琴明显不是你喜欢的菜啊哦哦哦是奥克塔维亚吧那个家伙虽然平时总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但是实际上骚得很啊而且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不肯说起这其中一定有鬼难道不会是我姐姐吧你比我们早到了那么短的时间不过睡一次是完全够了啊哇哇哇我到底该怎么办哦哦哦亲爱的你一言不发难道全部不是难道是那一天趁咱家水煎的时候和咱家来了第一次咱家真的是·太·性·福·噗!”

  蚊式攻击机被灰马地对空导弹直接命中,带着有多普勒效应的‘太幸福啦’直接飞到了客厅的墙上。而威风凛凛的陆马稳稳在你面前落地之后,转过头来用‘你这个变态我只要一秒钟不看着你你就到处发情’的视线怒视着你。

  而你不由得缩了缩,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不可抗力饶我一次吧’这样的视线回应着。

  “马·和·人·分·开·睡!”

  奥克塔维亚最大限度的维持着自己的淑女风范,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这如同来自地狱一般的怒号就连翩飞也被吓得点头如捣蒜。

---------------------------

  夜晚,明明回到自己家中,却又在客厅的沙发床上裹起毯子的你叹了口气。不过至少值得你庆幸的是,客厅的沙发撑开之后还是能作为一张床的。被折腾了好几天的你,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个……不会有小马咬手的好觉了。

  虽然还没到新年,但是兴奋的孩子们已经开始在深夜玩起了烟火。各式的烟花在空中炸裂,从窗户向屋内投下五彩斑斓的色彩。在一闪一闪的爆竹声中,你想起了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灰色陆马那湿漉漉的鬃毛发出的甜美茉莉气息仿佛现在还能闻到,而那个平时无比坚定的眼神饱含着惊恐泪水的样子也似乎在你眼前一闪而过……不是一闪而过……而是真的就在你眼前!

  “呜呜呜!”奥克塔维亚嘴里衔着枕头,喉咙发出受惊小动物一般的声音,披着毯子小心的匍匐在客厅的走廊上。惊恐的紫色眼眸瞪着充满了未知危险的窗外,每一声炮仗的巨响雌驹都会吓得缩回毯子里瑟瑟发抖。就像一个背着壳的蜗牛正在小心谨慎的通过战火纷飞的战场一般。虽然行进极其缓慢,但是每次烟火的爆炸声间隔中,雌驹都会安静而迅速的向你的沙发床方向移动一段距离。

  “你在哪里做什么?”

  你的这句话似乎比爆竹声更加惊到雌驹,灰色的陆马腾的一下站直了,但是又心神不宁的看着窗外。

  “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没啥!睡……睡不着出来……走……哈哈哈……走走”

  灰色的陆马用如临大敌一般的紧张语气说着。外面每一个烟花的闪光都让她发出一个颤音。

  “别担心外面,那只是爆竹而已。”你微笑着安慰着雌驹。

  “我……我清清清清清清清楚的很!” 随着爆竹声渐渐消失,雌驹似乎找回了一些威严。“天琴说过的人类的新年就是--”

  “砰!”

  一个飞到窗前的大号烟花把整个房间照的雪亮。你从刺目的眩光中稍微恢复一些视力之后,你身边已经多了一团瑟瑟发抖的灰黑相间毛球。你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鬃毛。

  在昏暗的夜色中,可以看到她的尖尖耳朵警觉的竖起来,随着你的抚摸慢慢的落下去,但是每一次爆竹的响声,都会让这双耳朵一下缩回去。雌驹把头埋在你的胸口,渐渐的变得平静下来,即使外面零星的烟花声,似乎也不再会让这个雌驹颤抖了。虽然奥克塔维亚平时一直做出那样帅气而冷酷的样子,但是你觉得这个陆马的心其实比其他小马还要纤细和敏感。所以偶尔这样撒娇一次也是不错的。

  随着深夜的到来,终于外面的爆竹声渐渐消失。在你怀中的母马从被子里面露出个头,小声的说:

  “对……对不起……”

  “咦,为什么?”你不解的看着她。

  “平时,我总是踢你,”雌驹低下头避开你的视线,黑色的鬃毛扫的你脖子怪痒的,“是不是很疼。”

  “哈哈,没事啦,我早……”你说到这里,看着雌驹视线中慢慢上升的怒气,连忙改口到,“……知道也有我的不对,我会注意的。”

  奥克塔维亚温柔的一笑,伸出舌头轻轻舔着你下巴上的那块乌青,带着茉莉花香气的鼻息让你一瞬间就心猿意马,在你回过神的时候,你已经轻轻搂上怀里的雌驹,而她也顺势用蹄子环抱着你的脖子……

  “亲·爱·哒!”

  随着客房的门被推开,追云带着彻底凌乱的爆炸头出现了,看起来就好像是刚刚被丢进洗衣机转了好几圈的布娃娃一样。

  “呜呜……姐姐好恐怖的睡相……”

  天马晃晃悠悠的走过来,有气无力的扑倒在你的另一边,和你背靠背躺着。

  “不介意咱在这里睡一下吧。”

  介意,非常介意!你在心里说着,但是你现在怀里抱着奥克塔维亚,而且你可以感觉到雌驹缩在毯子里面,紧张的浑身颤抖。

  不过你很快就可以听到身旁的追云发出小小的鼾声。你真的非常羡慕这个四蹄鸡无忧无虑的性格。不过现在有个大问题,就是怀里的奥克塔维亚怎么办。

  就在你犹豫的时候……

  “佚--名--”一个僵尸一般的声音让你们俩都吓得浑身紧绷,奥克塔维亚立刻钻进毯子里面躲了起来。你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就感觉手指一暖。

  “手指……呵呵呵……佚名的……”天琴不知道从哪钻进你的毯子里面,说着梦话轻轻咬上你的手指。现在可以说是被三路围攻,奥克塔维亚缩在你怀中,追云和你背靠背呼呼大睡,加上梦游的天琴咬手,情况还能再糟么。

  随着客厅的门吱呀一声响,一个如冤魂一般轻柔飘渺的声音传了过来,

  “夫~君~睡~了~咩?”

  你真想给自己这个乌鸦嘴来一蹄子。

  古人云:“虚者虚之,疑中生疑。刚柔之际,奇而复奇。”

  所以说这个时候只要装睡就好了吧……………………大概?

  翩飞轻柔的飘进了客厅,然后就是咣的一声响,之后又是“痛痛痛”的小小抽噎声,似乎雌驹一蹄子踢在茶几上,看起来长翅膀的基本是鸟目。你虽然很想站起来看看她有没有受伤,但是现在的状况真的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大概?

  之后便一直悄无声息,不知道她是不是回屋睡觉去了,不过下一个瞬间你觉得一个暖暖的东西印上了你的脸颊。

  “嘻嘻,虽然是人类,但是仔细看也不算讨厌……有时候觉得,没有悲剧结局的跨种族恋爱故事也是……”

  雌驹的气息渐渐变得沉重,你微微睁开眼睛,发现翩飞正闭着眼睛,慢慢的靠近你的脸,你浑身紧绷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要被……

  接着,一声响亮的吮吸音打破了夜晚的寂静。咬着你手指睡着的天琴忽然捧着你的手指吮吸起来。

  “佚名…唔嗯…好好吃…”天琴发出喊着口水的湿润喉音。

  “你们……”打开灯的翩飞吃惊的大叫

  “……到底……”奥克塔维亚跳了起来

  “……干什么哦……”被弄醒的追云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

  “吃佚名……嘿嘿嘿……”趴在你双腿之间还流着口水的天琴在梦中回答。

  “天琴?”追云稀里糊涂的看着绿色的独角兽。

  “天琴。”奥克塔维亚吃惊的用蹄子捂着嘴

  “天琴!!”翩飞双蹄捧着脸,像是梵高油画上的角色一样发出大声的尖叫。

  又开始了么,小马之间的大宇宙电波交流。

  “哎,奥克塔维亚?”追云反射性的缩了一下。

  “奥克塔维亚!”翩飞似想要开始另一波大宇宙电波交流。

  “你你你你你……你过来做什么!”奥克塔维亚毫无底气的反驳者,至少打破了这个大宇宙电波交流会。

  “是谁说人和马分开睡得?”翩飞毫不留情的追击。

  “什么叫没有悲剧结局的跨种族恋爱故事!”奥克塔维亚毅然决然的反击,两个雌驹剑拔弩张的相互瞪视着。

  “砰!”

  另一个烟花一瞬间让两个马都发出了尖叫声,一起抱上了你。

  “呃……”还看着窗外的追云反应慢了半拍,但是下一瞬间也发出一声超级假的“咱家好怕怕……”然后向你扑来。你被三匹马压在下面,完全切断了氧气的供给,感觉自己一声的景象都在眼前如同走马灯一般闪过。

  “唔……佚名?”咬不到手的天琴醒了过来,她迷迷糊糊的看着抱成一团的你们。

  “咦?你们这是在交--呜呜呜呜!”奥克塔维亚一瞬间冲过去用蹄子塞住她的嘴。

  “我们……休战吧……”翩飞也放开了你,终于能正常呼吸的你松了一口气。

  “咦,佚名,佚名你嘴唇怎么这么紫?”追云抓着你的肩膀拼命的摇着,而你晃晃悠悠的软倒在了床上。

  和这么多小马在一起,真的是几条命也不够哦。

  而今天,只是新年的第一天而已……

  ========天马篇:完结==========

麦德:这个系列先暂时在这里结束吧,这次真的是所有能用的梗都玩完了,以后有心情的话继续写佚名和小马们的欢乐日常故事。之后应该稍微休整几天,考虑有精力的话写一些别的短篇,同时对这个系列做一下整体的修修补补,这一篇就现在这里祝贺大家新春快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6

帖子

84

积分

马校学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4
发表于 2018-2-3 12: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今年是18年,但也祝大家新年快乐,祝作者的文笔越来越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1

帖子

263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263
QQ
发表于 2018-2-6 12:2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完结了吗?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白裤裆寒冬一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1

帖子

263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263
QQ
发表于 2018-2-6 15: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个日马狂魔的梦想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白裤裆寒冬一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9-2-17 20:12 , Processed in 0.258440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