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查看: 7987|回复: 52

[原创 连载] 友谊之翼(连载再开)

  [复制链接]

220

主题

2069

帖子

6370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70
发表于 2014-10-28 17: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事接着背叛之翼(Wing of betrayal)的发展,讲述的是暮光变回了独角兽之后发生的故事。在此故事中,月影将会进一步去除现实人物的形象,转而成为一名生活在小马国的居民。

不像背叛之翼是一个大故事,友谊之翼分两种,第一人称的大部分是主线剧情,按顺序发展。而日常将改为第三人称(第一人称我实在无力),并且会是单元剧形式。


讨论贴:背叛之翼与友谊之翼讨论贴

评分

参与人数 2SAN +110 收起 理由
啊鱼 + 10 赞一个!
李小龙 + 10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2069

帖子

6370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7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8 17: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真是个盛大的庆祝会啊!原本,这个庆祝会是庆祝击败提雷克的,但在这里的气氛却很怪。因为除了庆祝的本身的这件事之外小马国还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那就是暮光公主的翅膀不见了,而她现在也不再是公主了。尽管塞拉斯蒂亚公主和暮光让小马们不要介意,但小马都不免有些忧虑。
不过,这当中也有些例外的,那就是我和暮光的其他朋友们。暮光之所以变回独角兽,那是我们的努力所为,具体发生的事情我就不再多说了,现在也不是说的时候,也许某一天我会将发生过的事写成一个故事,就叫《背叛之翼》好了。
那些还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事现在就不多想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庆祝会。作为无论是从动机还是从结果上看,我都是让暮光变回独角兽的元凶,所以我还是得保持低调一些。当然,这个理由我也跟暮光她们说了。
我找了一个不大显眼的地方呆着,等着庆祝会的结束,因为在那之后,我们会举办一个派对,庆祝暮光变回独角兽的派对,属于我们自己的派对。
就在我还默默地等待时间过去的时候,突然间,有两匹皇家守卫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塞拉斯蒂亚公主要见你,请你现在马上过去。”
什么,塞拉斯蒂亚公主要见我!为什么?我想知道塞拉斯蒂亚公主为什么要见我,但是他们什么都不说。
大概公主也没告诉他们吧,不知道塞拉斯蒂亚公主找我有什么事?会不会是因为暮光变回独角兽的事情要处罚我?按道理说要处罚我,这几天有的是时间,但你也不能保证,公主是不是真的要处罚。
我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不安,就这样跟着卫兵,来到了公主所在。
大公主塞拉斯蒂亚和二公主露娜就站那里。
一脸严肃。
难道她真的在生气
我吓赶紧趴下,不敢抬头,不知道她们会怎么对我。
“噢,我表情太过严肃了吗?对不起,你起来了。”
这好像是塞拉斯蒂亚公主诧异的声音,但是我心里依旧害怕,不敢起来。
之后,再我面前响起了一阵马蹄声。
难道是公主走到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公主要对我干什么,我心里完全没底,紧张得直打哆嗦,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然而,我等来的是一双温柔的蹄子,慢慢地扶起我。我抬起头一看,看到的是塞拉斯蒂亚公主那温柔而慈爱的笑脸。我心里的恐惧顿时消失了一大半,但还是有一些疑虑,不敢完全放松。
塞拉斯蒂亚公主对着我身后使了个眼色。然后说:“你们都到外面去吧,没我的命令,不要随便进来。”
“是!”
我看着守卫们离开,很诧异地回过头来,看着塞拉斯蒂亚公主。
公主脸上带着微笑,说:“现在我们说的话不用担心其他小马听到了。其实,我这次要你来也没什么特别,我只是想近距离见见,那个说服我家暮暮舍弃公主的‘野狐狸’。”
“野狐狸”三个字一出,我吓得赶忙要趴下,但是我却被一直魔法抬起,然后被稳稳地放了下来。
“不用紧张,我连你劝说暮光舍弃公主的身份都没有追究,我还会追究你过去的事情吗?”
听到这里,我心里的大石,算是放了下来。可心里的疑惑就更多了。
这时候,塞拉斯蒂亚公主往前走了几步,背对着我说:“你的过去,我已经全部知道了。你过去的事情也不能全部怪你,毕竟当时你的生存环境是那样。但是,自从你被暮光所影响,毅然放弃自己的地位,甚至还愿意为暮光献出自己的生命。”
“塞拉斯蒂亚公主,我……”
“别介意,”塞拉斯蒂亚公主转过头,露出一副很轻松的笑容,“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阻止暮光要变回独角兽吗?如果我真要阻止,你们是完全没有机会的,我之所以不阻止,不是因为背叛之翼,而是因为你啊!”
因为我?
塞拉斯蒂亚用蹄子搭载我的肩膀上,语重心长地说:“暮光能用自己的友谊,给一位在黑暗世界中有着特殊地位的小马带来追求光明的心,我也感受到那股力量的强大,而这股力量也感动了我,所以我才不亲自去阻止你们,让你们有实现目标的的机会啊!”
我震惊了!说实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期望过,作为小马国最高统治者,能对我有多大的评价,我只求她不要而处罚我就好了。但从塞拉斯蒂亚公主刚才的那番话来看,她非但没有因为我过去的身份与做过的事而责怪我的意思,反而是对我是加以肯定,甚至是大加赞赏的。我一股感激之情油然而生,顿时就跪倒在地上。
塞拉斯蒂亚公主再次扶起我,向我眨了一下眼,笑着说:“以后暮光就交给你了。”
是要我协助保护暮光吗?这我一定会做的。
大公主突然间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大笑起来,让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一直在一旁看着的露娜公主突然间开口说:“皇姐,你收了暮光这个学生,如果你不介意,我就收月影做学生吧,不要浪费了一个这么高魔力的学生。”
“高魔力,露娜公主,你不会看错了吧,我的魔力是在独角兽的平均水平以下的啊!”
我下意识地回答。一来是因为气氛已经缓解,我也不再紧张;二来是,我自己的魔法到底有多少,我自己清楚。
这样一来。露娜公主就有些不满了,她说道:“难道你说本宫看错了吗?”
我不敢再说了,因为我根本不大清楚魔法的事情,不懂的事我只好闭嘴。
“露娜,你真的看错了,”塞拉斯蒂亚公主笑着说,“你再看清楚一点。”
露娜认真地看了我一小会,突然间好像想到了什么,说:“原来如此,没想到本宫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露娜,如果你真想收学生,不如从幼驹中找找有没有天赋的。”
露娜听了大公主的话,认真思考了一下,点点头。
然后,塞拉斯蒂亚公主又面向我说:“别说他实际上是没有多少魔力,就算有,他也不会接受暮光以外的老师吧。”
说完,又笑了起来。
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公主笑了一会,很适时地停了下来,既提高了气氛,又不会让我变得十分尴尬,更不会失去身份,这应该是塞拉斯蒂亚公主长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吧。
笑声止住之后,塞拉斯蒂亚公主就对我说:“现在你也是暮光的好朋友了,这样吧,你回去告诉暮光,让她继续写友谊报告书,你也跟着去写吧。”
友谊报告书在我们暮光粉丝团里自然是非常有名,我也能参与书写友谊报告书那更是莫大的荣耀,只是……
“为什么塞拉斯蒂亚公主不亲自向暮光她们宣布呢?”
“……”
虽然只是一瞬,但我也确实看到了,公主的脸上闪现出一丝落寞。我鼓起勇气,大胆地问:“塞拉斯蒂亚公主,请问您是不是感到寂寞了?”
塞拉斯蒂亚公主脸色有些古怪,但显然,我想我是猜对了。这个时候的公主会寂寞,果然是因为暮光变回独角兽的事情吗?这么说来原因果然是我吗?
“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样。”塞拉斯蒂亚公主回了一句,之后突然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月影听着”
“是!”
“暮光现在虽然不再是公主,但她肩负着小马国的责任依然不变,我现在就任命你为暮光的助手。”
“是!”
公主说完,走回一开始她所在的位置。看着她的背影,我彷佛感到一股异样的的寂寞。
塞拉斯蒂亚公主,难道你……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121

积分

马校学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1
发表于 2014-10-30 18: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啊,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7

主题

257

帖子

112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25
QQ
发表于 2014-10-30 18:57: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静待下文~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1507

帖子

2661

积分

公主学徒

这里图书组一枚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61
QQ
发表于 2014-10-31 01: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2069

帖子

6370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7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31 01: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题外话,不要说信的格式不对,因为很难排版





“好的,测试完成,稍等一下。”
昨天晚上的庆祝会结束以后,我们另外举行了一个派对,当然这个派对是由萍琪主持的。萍琪她果然是个派对天才,不但使完本气氛怪异庆祝会变得十分热烈,就连事后的小派对也搞得一样好,好像完全不觉得累似的。
在派对里,月影将大公主塞拉斯蒂亚见他的事情告诉了我。也知道了友谊报告书的书的事。重新写友谊报告书的事我当然高兴了,因为这代表我又能向塞拉斯蒂亚公主分享我们的友谊了。而对于月影要我要做我助手的事情,我同样也高兴。虽然我一直有斯派克当助手,但斯派克对知识也不大感兴趣,其他朋友也差不多,我当然想要一个能在知识方面上跟我讨论研究的助手,月影看上去也是一个对知识感兴趣的小马,这可真是太好了。再加上,月影的谋略在星之长廊里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我很期待他当我助手的表现。
当然,露娜看错了月影的魔力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大家对这事也很好奇,想知道究竟,于是大家就相约,第二天来对月影的魔力进行一次测试。
“嗯……魔力值大约是82。”
“82大约是什么水平?”
“这个数值跟‘智商’差不多,80-120是正常独角兽水平。”
“也就是说,月影他的魔力值低于独角兽的平均魔力值,几乎差不多就是毫无魔法才能的水平,可是为什么……”云宝把简易魔力探测器放到月影身边,仪器里的数值瞬间达到最大值启动保护开关而自行关闭了。云宝拿着探测器,很不解地问。
“为什么会这样呢?暮光,月影他不是魔力很低吗?为什么这个测试器显示的数值会这么大?这个测试器的峰值可是超过一千啊!”
“这个啊!”难得云宝会对魔力的知识感兴趣,于是我清清嗓子:“魔力测试器的工作原理是通过采集仪器附近空气中的魔力,如果目标附近受到其它来自的其它的魔力源干涉,魔力测试的探测原件会受到干扰魔力源的影响,产生了读数就会出现偏大的情况。因此使用魔力测试器,第一个步骤就是确保目标周围不存在其他的魔力源,才可以保证读数准确。明白了吗?”
当我说完,发现眼前云宝一脸的不悦,有什么不对吗?我这可是相当专业的回答。
这时候,月影就问我:“暮光,你的意思是我身上有其它的魔力源吗?但我身上也没有其它什么有魔力的啊。”
月影一边说,一边看着自己身体上的各个部位。
我笑了。
你是不知道是自然的,因为你没有了当时的记忆嘛。
但我却记得很清楚。
是你让我亲身体会到失去朋友的痛苦。
也正是因为这样,也让我体会到挽救同伴所带到来的喜悦
你让我认识的什么才是最重要。
友情是离不开朋友本身。
那时候的感觉,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想到这里,我感觉到内心升起了一股暖意。
“暮光,你别在那里傻笑了,快解释吧。”
云宝看样子有些不耐烦了,我一边笑着,一边解释
“月影你不知道是很正常的,能够超越魔力探测器的数值的,一定不会是普通独角兽会有的魔力。根据这一点,我大概可以猜到你身上的魔力,应该是我还是天角兽的时候,为了救你,而将魔力注入你的身体而导致的,所以探测仪探测到的是我那个时候的天角兽的魔力,可能露娜公主一开始也把这股魔力当成是月影你的魔力吧。”
“那这股魔力我可以用吗?”
“不能,毕竟这股魔力也是不属于你的,不过你不用担心,这股魔力应该会慢慢消退的……怎么了?”
我看到月影有些失落,心里突然间升起了一股不安,难道他很希望得到这股力量?要说独角兽不喜欢强大的魔力,那绝对是假的。但是,他在不久前才要我放弃天角兽的能力,而他自己却那么想得到,心里不由得在想,他是不是那种在欺骗自己舍弃天角兽的力量,然后他再待机夺取这种力量。
我心里一阵悲痛。
月影慌了,他慌忙解释:“不是这个样子的,暮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只是在想,自己……自己的魔力太弱,如果能用一些天角兽的力量……你别想多了,我只是想要一点,一点而已……我害怕自己魔力太低,战斗时候会一无是处。”
月影一边解释,一边手舞足蹈,看他那紧张认真的样子,我知道,他没说假话,心里的不越快顿时烟消云散。
我噗嗤一声笑了,心想月影他想太多了,就算他没有魔力,他的头脑也能为我们提供不少帮助。不过我再一想,在星之长廊里,如果月影不是从泽科拉那里借来了天角兽护符。恐怕他真的是无能为力,只能选择旁观。
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说不定正是因为他不想自己只能当个看客,所以才会去向泽科拉借天角兽护符。
我走到月影前面,轻轻地搭着他的肩膀,我理解他的感受,安慰他说:“不用担心,这些数值都是指一只独角兽在受到训练之前的数值,因为一般的学校是不会对独角兽进行特殊的训练,而一般的独角兽也不需要进行这些训练。所以如果你真的经过训练的话,我想至少可以达到120以上。”
“真的?”
月影眼里充满了疑惑。
看来他完全没有学习过关于魔法的专业知识。
“真的。”我很肯定地告诉他,“而且是至少哦,如果你在某方面有些特长的话,说不定在某些领域能达到200以上呢?而且我敢肯定的是,以月影你的智慧,在魔法应该上一定会比一般的独角兽要强,到时候你就不用担心自己是个旁观者了。”
我越说越兴奋,好像是自己培养出了个魔法专家一样,兴奋得站了起来。
然后……
我发觉到同伴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才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红着脸说:“对不起。”
“不!”月影很高兴,“这样我就知道我自己可以帮上忙,谢谢你,暮光……”
说到这里,月影脸上又有了难色。
“怎么了?”
“啊……那个,我不知道该怎么学。”
“这个啊,很好办啊,我教你就行了。”
我原本就是这个打算的。
“可是……”
“别可是了,我们不是朋友吗?”
我给了月影一个微笑,月影也笑了,他不再推辞,爽快地答应了。
不过该从哪里开始?
应该从理论知识开始吧,没有足够的理论知识,想要提高魔法使用水平,基本是不可能。
《白胡子星璇的魔法理论大全》?
不,白胡子星璇的魔法理论太深奥了,不适合初学者的月影依我看,还是让他先看《魔法理论大全》和《魔法历史》一套会比好。
想到这里,我看着苹果杰克和云宝她们都还在,一起想与知识相关的东西又想入神了,希望她们不会介意。
苹果杰克很通融,她笑着说:“没关系,这些话题我们也插不上。”
云宝也打起哈欠:“没事的话,我就找个去睡着午觉。”
说着,云宝就飞走了,显然她是对接下来的事情不敢兴趣。我向大家道别目送大家离开之后,就转过头来对月影说:“来,跟我到我的城堡里吧。”
我马上带着月影跑回城堡,来到了图书馆面前,马上就开始翻书。
“我说……暮光……我是很想……很想学魔法,但……但也不用……这么急吧。”
我回过头来,看见月影正爬在地上喘气,可能我把他拖得太急,一路上他连炮都没没炮好。
我脸上一红蛮,很不好意思,说了声对不起。
这也不能怪人家吗,小马镇都没有能跟人家聊魔法吗。人家都等不及要教会月影魔法上的东西,甚至恨不得他马上就能懂。
不过……
有些东西还是急不来的。
看在还在不断喘气的月影,我知道,书他暂时是看不下了。我也放缓了速度,慢慢地找学习魔法需要的书。
这本……是,这本……也是,这本……
这本?
《魔法历史全集》?我什么时候有这本书……哦,可能是前一段时间我会订书的时候,书商们送的,也许因为我是公主而且订的书够多吧。那时候帮我整理这些书的是朋友们,我都不没有来得及一一清点过。
正好,这样有了这本五千七百二十一页的大全,那我就不用一本一本《魔法历史》去找了。
想到这里,我“砰”的一声,将书放到月影面前,月影看到睁大双眼和嘴巴,他一定是欣喜若狂吧。
我想到这里十分高兴,月影看看我,又看看书,这样来回了几次,想必他心里是很感谢我的吧。
“《魔法历史大全》对学习魔法有什么好处呢?”
听月影的语气有些小心翼翼,其实他有不懂可以大胆地问嘛。
“魔法历史对学习魔法是很有必要的,魔法历史中所介绍到的魔法发展历史,以及杰出小马的生平事迹,这对理解各种魔法的本质有很大的帮助。”
“啊……这样啊!”
月影看着《魔法历史大全》,神色凝重,开始翻书,他真是好学啊。
很快,我又给月影找了一本《魔法理论大全》,这一本稍微薄了一些,大概两千多页吧。
当我将书放到月影旁边的时候,发觉他已经翻到了几百页。就在我诧异月影的读书速度的时候,月影突然间将《魔法历史大全》给合上,站了起来。
我很奇怪月影这是什么意思。
月影他皱紧眉头,很坦白对我说:“抱歉,暮光,我现在无法把这本书读下去。”
“是吗?”
我心理有些失落,我原以为月影他也喜欢跟我同一类的东西,看来是我一厢情愿了。
这个时候,月影又说:“我完全没有魔法知识,我每翻到一个小马,虽然说我能知道一些历史,但这些小马他们的魔法以及历史到底是什么我根本就没底。我快速翻了一下,实在没有一个能记住的。所以,暮光,能给我些更基础的书吗?”
“更基础?”
“我知道,你这些书对我提升魔法知识是必须的,但我目前确实还缺乏这个基础,所以我需要一些更简单直接的书。”
“更简单直接?”
“就是一般的法术书籍,当在学习这种法术的时候,我可以顺便学习这种魔法的理论,然后再去找有相关贡献的小马资料。有了这样的立足点,我想我就能记得住了。”
原来这是月影的学习方法啊,我真傻,又按照自己的学习方法去给月影提意见了。月影的知识基础不及我是自然的嘛,要他按照我的水平去学习,确实难为他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又瞬间转好了。
“没问题。”
我马上传送到书架旁边,将各种魔法书籍,传送术,魔法盾,变形术等等专注,都找了出来。
还有这本是……
《魔力感知》——星璇著
《魔力感知》,不知道为什么星璇会特意将它写成一本书,是仅仅为了记载这种魔法吗?魔力感知非常简单,不需要魔力就能掌握,所以历来都没什么伟大角色对它下过很大的功夫,虽然也有一些小马做过研究,但目前的看得见的成果就是各类魔力探测仪以及延伸的探测警报系统。实用性相当有限。
月影他暂时也用不着吧。
想到这里,我就准备把它放回去。
“这是什么书呢?可以给我看看吗?”
可能是月影见我对着这本书发呆了一会,因而产生了兴趣吧。
“这是《魔力感知》,拿去看吧。”
月影接过书,翻开一页看了看,好像是看进去了,翻了几页之后,就一页一页地翻,几下就将这本百多页的书看完了。
看完之后,月影很兴奋地问我:“这本书我可以留着看吗?”
“可以是可以……可这里面介绍的……好像用处不大……”
“不,暮光,我觉得这本书的潜藏理论可能很适合我的个性。”
“潜藏理论?”
“目前我只是作为一个门外汉猜测,不知道是不是跟我想象中的一样,所以我还是得先得积累相关的魔法知识才行。那个……暮光,我不懂的能问你吗?”
“当然,不要那么见外嘛。既然这样,那本书你就先放好。我先给你一些常用基础的魔法书。”
“好!”



这样一天就过去,我心情十分兴奋,拿出信纸。写上:




亲爱的塞拉斯蒂亚公主。
    也许这一封信不像友谊报告书,但我还是迫不及待的给你写这封信。可能是我怀念过去,也可能是我太想跟您分享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了。今天,月影为了要当一个合格的助手,很认真地向我学习魔法,而月影他的读书方式也相当特别呢。月影他喜欢将一本书快速地看个好几遍,然后就在我面前尝试去做,不管有没有错,甚至有时候我觉得他可能是故意犯错,然后通过犯错来让我帮他修正他的错误理解,然后再重新翻书。仅仅一天,他就将我给他的那几本常用魔法书看了个十几遍。虽然,他这样看书实际记忆力还不如我看一遍,但他的读书方式真的是很特别,而且也似乎在理解上也很有效,看来这是属于他自己的学习方法。虽然月影的基础知识不高,但他确实对魔法知识也很敢兴趣,我们一直讨论到深夜……噢,对了,公主,我决定让月影住在我的城堡了。月影是为了追随我才来到小马镇,他在小马镇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他现在是我助手了,与其让他继续在外面租房子,还不如让他在我的城堡住下,既方面他作为助手的身份,而且这样我们也可以不用担心地讨论到深夜了。
    还有一点,塞拉斯蒂亚公主,月影他对白胡子星璇的《魔力感知》很有兴趣呢,那是一千年来都没得到多少小马重视的理论。我忽然间有种直觉,那就是月影会在这方面很有成就。如果一个没有魔力天赋的小马在魔法领域有重大突破,那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我很期待,不过这也得等月影他先把魔法知识学好才会有这种可能。
                                                                                                                            你的学生
                                                                                                                                 暮光闪闪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2069

帖子

6370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7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 17: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可以开始了。”
“可以了,不过请慢一些,让我有时间去做反应”
这些日子,我在暮光的指导下,学习了一些魔法知识。虽然知识是有了一些,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于是我就将《魔力感知》的内容来做试验,看看自己对魔法知识的理解有没有错。
这个时候正好碰到云宝与苹果杰克,于是就让她们向我扔苹果,而我就用布蒙上双眼,接住他们扔过来的苹果。
如果我对《魔力感知》的理解没错,我应该能接住这些苹果。
“开始了哦。”
我听到云宝的声音,马上就集中,用魔力搜索空中。
果然,如我所料,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在空中移动苹果的形象,我尝试同时用漂浮术将它接住,虽然有些难,但还是做到了。
果然如我所料,这个魔力探测不会影响其它魔法使用,但是需要集中精神,只有习惯使用的魔法才能同时使用。
我轻轻地放下了苹果,就听到云宝在那边说:“哇,不错,再来?”
“没问题,我回答。”
“我也想试试。”这是苹果杰克的声音。
“那么我们一起?”
“一起,可月影行吗?”
我想了想,说试试吧。
“那我们开始了哦,一,二。”
我集中精神,脑海中浮现出两个移动的苹果,我一一用魔法把它们都接住。
我同时听到了云宝与苹果杰克的欢呼。
接下来,我们不断提高难度,扔苹果的力度变大了,甚至连扔的时候也不再提醒了,但我都接住。
“暮光!”突然间我听到了苹果杰克在跟暮光打招呼。
暮光来了?
我一分神,脑海中的影响瞬间全部消失,就因为这么一分神,我就被两个苹果给击中了。
“哎呀!”
我大叫一声,真痛啊。
我听到了奔跑过来的马蹄声,也听到了她们在问“没事吧”,我把蒙在眼睛上的布条取下来,说了一声我没事。
不过是两个强力母马扔的苹果,痛是必然的。
“原来你是做这个练习啊,”暮光走到我面前说,“这个实验我以前也做过,不过这个技术并不实用。”
“不实用?”云宝很好奇地问,“不是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也可以接触苹果吗?不也就等于在看不见的情况,也可以知道谁在接近吗?”
暮光哈哈地笑了,她对云宝说:“准确来说,只有在看不见的情况下,才能够探测。“
“只有看不见的情况下?什么意思?”苹果杰克不解地问。
“因为这个是用魔法来代替眼睛去收集信息,而且信息传递强度也不如双眼。当我们眼睛看得到的时候,魔法收集的信息就会被视线收集的信息所掩盖。”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不闭上眼睛,就无法使用魔力感知来探测物体的位置。”
“一开始这么说不就好了吗,书呆子。”
暮光瞪了云宝一眼,很快又叹了口气,毕竟云宝就这个性格。
“那么,探测身后来的物体不是可以用吗?”苹果杰克问。
“即使这样,也得闭上眼睛。如果事先知道是从身后来的,那可以作准备。但如果是我们平常走路,你不会闭着眼睛,像个瞎子一下吧。”
看到苹果杰克的样子,似乎她也明白了。老实说,这事我也知道,但是我觉得魔力感知不可能只有这样的用途。
“加油,月影,说不定你能打开魔力感知的新领域呢。”
暮光在鼓励我,好像知道我的想法一样。
老实说,我确实有些想法,不过以我目前对魔法的理解,只能说等以后吧。
“噢,对了。”
“什么?”
“我今天有事去找泽科拉,今天可能就没办法教你魔法了。”
“这样,没问题,我自己学习一下就可以,等你回来再问。”
“那也好,可是你不会俱乐部看一看吗?你已经很久没回去过了。”
听到俱乐部,我的心突然一惊!
我有多少天没有回去看过了?这段日子我都只顾着自己向暮光学习魔法,都忘记了俱乐部的事情了。
目送暮光离开之后,我突然间觉得好像有谁靠到了我的耳朵旁,然后我耳边就听到了云宝那狡黠的声音。
“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云宝你……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回到了俱乐部,咦,门居然是打开的?我赶忙进去一看,几个熟悉的身影。
他们都回来了,我还来不及多想,就突然间不知道被谁从侧面一下子把我抱住。
“你这小子,终于回来了吗?”
听这声音,我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了。
末影眼,一匹黑色的陆马,而且他连鬃毛都是黑色,可爱标记是殷红的眼睛,如果在晚上突然间看到他,估计不少马会被吓个办事,事实上他也有吓唬认识的马的习惯。末影眼的体格要比我健壮很多,却擅长情报收集,他平常很少出现在俱乐部里,但每次回来都会来不少关于暮光的传闻,不过他应该不是跟踪狂。自从暮光变成了天角兽之后,他就失去了动力,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看到他了。
没想到他现在居然回来了,由于我们都是黑色小马,我们也经常在一起,所以俱乐部里的其他小马都把我们当成是一对兄弟来去看。
针对他说我现在才回来,我一边推开他的蹄子,一边装着很不满地说
“什么,我可是一直都坚持在这里,可不像某马那样。”
“我知道了,对不起了。”末影眼笑着,突然间不怀好意地靠近我的耳边说,“我是说,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我心头一震,我知道末影眼的特长,他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我忽然有股不详的预感,然后转过头来,看着他,只见末影眼他笑容满面。
糟了,他到底知道些什么!他应该会马上说出来的。
果然,末影眼又在我耳边悄悄地说:“你吻过暮光对吧。”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到我这样的反应,他脸上露出一脸惊奇。
“奇怪,据我得到的情报,你应该是吻过暮光了。”
他这句话刚说完,整个俱乐部瞬间安静了下来。他这句话忘记压低了声音,我顿时感觉到一双双尖锐的视线向我投来。
“我没有吻过暮光!”我愤怒地瞪末影眼一下,房间里的人见我这样,他们也清楚我的习惯,知道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大家又去干自己的事了。
末影眼摸摸脑袋,似乎并不相信我的话,他到底是在哪里听到消息。
“我确实没有见他吻过暮光,也就见他抱过暮光几次而已。”
俱乐部里瞬间又安静了下来。我定眼一看,只见斯派克从俱乐部里面的房间里拿着一箱子东西,正往门外走。
“斯派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暮光说让你搬到城堡里跟她一起住,你的放在家里的东西我是替你搬了,但放在俱乐部的东西我忘记,现在给你搬回去。”
说完,斯派克已经走出了门外,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俱乐部里的气氛顿时降到冰点以下,安静得连风吹过的声音,我只觉得冷汗直流。
“这回可不关我的事,既然你享受过美少马的温柔,那就该付出些代价吧。”
说完就溜到一边去了。
末影眼你这家伙!
我看着不断逼近的小马,不禁吞口唾沫。
你们到底想干嘛!



夜幕降临小马镇,我走在小马镇的郊外,向着无尽之森走去。
因为斯派克说暮光还没有回来,所以要我去看一看。
末影眼就跟在我旁边。
“大家都是在玩的,不要太认真啦。”
这我当然知道,如果他们是真妒忌,恐怕我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其实我真想知道,大伙要是知道你吻过暮光会有怎么样的反应。”
我停下脚本,狠狠地盯了他一眼。
“你有玩没玩啊!”
没想到末影眼反而笑了,他一下又搭在我的肩膀上,说:“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因为那个时候你根本没意识啊!”
怎么,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末影眼,希望他能给个解释。
“据说,当时暮光还是天角兽,她用翅膀包裹着已经濒死的,然后就给了你深深一吻。就在这时,暮光的翅膀就变成了光芒闪耀在你们周围,等光芒消失了,暮光的翅膀也就不见了。”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中心城的皇家卫兵,三杯啤酒换来的,不止一名的皇家卫兵是这么说的。”
我看了一眼末影眼,这个家伙天生就知道可以向什么小马打听到什么消息。对于小马国的偶像明星来说,还真得感谢这家伙对当八卦记者没兴趣。
现在想起来,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暮光失去了翅膀之后,那天角兽的力量哪里去了?天角兽的力量一部分确实是在我身上,但这也应该很有限……
或许我该找个时间去调查一下。
风吹过小马镇的郊外,影子随着植物的摇曳而晃动。
我轻轻地拉了一下末影眼搭在我肩膀的蹄子。
这时,末影眼不知道脑袋怎么了,突然问
“你每天都对着暮光的裸体,心痒不?”
我顿时大怒。
“你这是什么意思!小马一直都是裸着的。”
“我这是……啊!”
我不想再听他这种废话,一脚将他踢开,然后往无尽之森方向跑去。跑着跑着,背后也传来了马蹄声。
末影眼这家伙,他还……
嗯?
不对,声音不止一匹小马,我停下来回头一看,只见四匹全身都被披风头罩裹得严严实实的。
是刺客!而且他们的目标是我。
看来说话也没用了。
我分析了一下形势,决定不往森林里去,因为在无尽之森里四处奔走实在是太危险。而往平地方向逃跑虽然没有可以躲闪的地方,但是我可以躲。
魔力感知!
平地里缺乏障碍,那我逃跑的时候可以闭上眼睛,不用担心撞到什么东西。
暮光也差不多是时候回来了,只要我能拖到那个时候,还有……
就在这时,我感知到身后有一把飞刀飞了过来,我赶忙闪开,第二把飞刀又飞过来。
不行!
难道太高!我的集中力几乎都在探测飞刀的位置,甚至连想让自己好好地逃跑都不行,好在追杀我的显然不是职业杀手,我才能闪到现在。
但是,就算这样,我的极限很快就到了,跑着跑着,我就被绊倒了,准确地说是我自己踩歪了,我实在是无法在奔跑中使用魔法感知。
四个刺客很快就包围了我。
“你们是谁?”我大声地喝问这四名刺客。
对方没有回答,开口就是:“去死吧,野狐狸。”
说完其中一个就用匕首向我刺来。
我冷笑了一下,没有反抗。
这并不是我认命,而是因为……
当!
刺客的匕首被在我身边突然出现的防御盾给弹开了,同时,一个紫色独角兽出现在我身边,说。
“月影,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
在倒地的那瞬间,我就感知到暮光在附近,我之所以大声喝问并不是真正要问,而是告诉暮光我在这里。
听到我说没事之后,暮光就集中精神,问。
“你们是谁。”
“对,你们是谁!”
一群小马从小马镇那边赶来,为首的正是末影眼。
“太慢了,末影眼,我让你帮我找帮手,你怎么现在才到。”
“大哥,你要我找帮手,那一腿你就不要踢得那么大力好吧,我差点就从地上起不来……算了,不是你们这几个刺客,我也不会挨这一下,我找你们出气好了。”
刺客们见大势已去,不再久留,马上撒腿就跑。
末影眼正想追,我地他说:“不用追了。”
末影眼不解:“不追也至少得知道他们的身份吧。”
“他们刚才说的话,你听到不?”
“好像是说,‘去死吧,野’……原来如此,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吗?”
我看着在一旁疑惑不已的暮光。
是啊,该怎么办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2069

帖子

6370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7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 13: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晚上我正从泽科拉那里回来,就要走出无限之森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月影的声音。我赶忙向着,我就看群一个小马围住月影,其中一匹小马正准备用匕首刺向月影,我连忙使用防御盾救下月影,然后传送到月影身边。很快,月影的朋友也赶了过来,刺客们见势不妙,就跑了。
大公主在上,小马镇居然出现了刺客,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我问月影他们是什么小马,但月影他却没有回答,只是把他在俱乐部的好友介绍给我。虽然他脸上一直在装镇静,但我心理很清楚,他一直在想着刺客们的事情。等一下,我一定要去找他问个清楚。
我来到了月影的房间,敲了敲门,没反应,这时候我身后传来了斯派克的声音:“你找月影吗?他说有事,要去找朋友,可能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找朋友?是俱乐部里的朋友,我马上跑到俱乐部,同样,没看见月影,问了许多小马。他们都说不知道。
最后,我的目光落到一匹见末影马的身上,据说他跟月影的关系最好,于是我就缠着他,要他说出月影在哪里。
末影眼一开始什么都不肯说,那怕他是我的粉丝,最后不知道是他厌倦了,还是被我的诚意打动了,他才对我说:“月影他回故乡去了,快的话半个月,慢的话一个月,他就会回来的了。”
月影回故乡了?他不是一直都说他故乡不是个好地方的吗?难道……
那些刺客来自他故乡?那我不能放着他不管。
“那他的故乡在哪里?”
“你别问,问了我也不会答,你就算问别的小马,也不会有马知道的。”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我很担心他。”
“我也很担心他,但我跟他一样,都担心你。”
“既然你担心他,那就告诉我他在哪里,如果需要帮助,我们就一起去找他。”
末影眼长叹一声:“你以为我不想去的吗?而且那个地方太危险了。以往无论去那里,我说跟去,他都不会有意见,唯独这次,他怎么也不敢带我去。他说,他也希望得到我的情报搜集力的帮助,但他在那里的能力仅仅只能自保,这是我认识他这么久唯一一次见到他这样。所以,暮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去的。”
末影眼的神态很坚定,无论如何都不肯告诉我月影在哪里。
我没有办法,只好离开。
明明知道月影在做很危险的事情,我却只能等待着。
我唯一知道的是,月影是上了南下去苹果鲁萨的火车,但我也知道,月影并不是来自苹果鲁萨,不知道是在哪一站下去,我就无法去找他。每当有从苹果鲁萨方向来的火车时,我总是希望着月影能平安地出现,但是每次看到的只有失落,没有乘客在小马镇下车。
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朋友们都劝我不要再等了,可即使这样,每当有从苹果鲁萨来的火车,我都还是忍不住去看看。
就当我以为今天也同样没有小马下车的时候,我突然间看到了一匹小马从火车上下来,他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苹果鲁萨的居民,反而给马的感觉像是……
那些刺客。
我想看看这匹小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我偷偷跟着他,只见这匹小马四周看了看,然后径直往月影原本居住的房子走去,但是,那里本属于月影的东西,都被斯派克搬到城堡里去了,这里剩下的只有一间空房子了。
那匹小马看到是个空房子的时候,显得十分焦急。
我很“适时”地从他身边经过,他一看见我,就拦住我们:“对不起,小姐,失礼了。我有急事找住在这里的‘野狐狸’……不,我是要找这里的月影,请问他到哪里去了。
我假装有些惊讶,其实我确实也有些惊讶,因为他跟那些刺客一样,叫月影做“野狐狸”,我说:“他已经搬家了。”
“搬家了,他搬到哪里去呢?我有急事找他。”
“有什么事,方便的话,可以让我转告给他吗?”
那匹马似乎也没什么办法,想了想之后,才说:“好,你见到他告诉他,航海弯的飞鱼党四处派手下找他,如果发现了的话,说不定会要暗杀他。这是马命关天的事情,如果你见到他,一定要跟他说。”
我看到这匹马焦急的心情,知道他不是跟那些刺客一伙的,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就问:“你跟月影是什么关系,朋友吗?”
“朋友?”对方苦笑了一下,“只以我们故乡的标准,是。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是。”
我现在相信这个家伙了,无论他是不是月影的朋友,至少,他说的是真话。于是我就对他说:“月影他一个星期前,就已经上了南下苹果鲁萨的火车了,说是回故乡了。”
“一星期前!”这匹小马很惊奇。
“是,他一个星期就遇到了刺客了。”
“这样啊,看来我得到的消息真是太慢了。”那匹小马嘀咕着,叹了口气,转身就准备走。
“等等。”我连忙叫住他,“请问你知道月影在哪里吗?”
那匹小马停住了,他转过头来看着我,很好奇地问,“你跟月影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本来我想说是他的朋友,但一想,月影说过,他们故乡的小马并不相信友情,只怕我说是他的朋友,他未必能清楚朋友一词的分量,于是我改口到:“我们……现在住在一起。”
虽然这句话很有误导性,但事实上我也没在说谎。
对方听了之后,先是楞了好一会,之后就是哈哈大笑。
“没想到,没想到‘野狐狸’也会去找母马啊!哈哈哈哈!”
接着他又笑了好一会,然后把头罩拉下来,我看到一匹绿色的鬃毛的白色小马站在我面前说:“我叫乌尔夫。”
“我叫暮光闪闪。”
“暮光闪闪……”乌尔夫沉吟了一会,“我记得这个名字,月影说过,确实是你影响了他。”
乌尔夫说完,又带上头罩,转身离开。
我再次叫住他:“等等,乌尔夫,你也把我带到月影身边吧。”
乌尔夫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身:“对不起,小姐。既然你是月影那么重要的小马,我就更不能带去到他身边。”
“为什么?”
“月影之所以一直能在航海湾那里游刃有余,就是因为他是独身,没有任何利益牵挂。如果我将你带过去,那你将会是其他小马对付他的重要目标。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为了月影,你还是留在这里等他吧,你要相信他的能力。”
说完,乌尔夫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我在原本发呆。
我回到自己的城堡,思索着这一切。
为什么月影的朋友都要我留在这里,是因为那里很危险,还是我去了真的会妨碍到他?
我不知道,我不确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航海湾,话说小马国有这个地方吗?我拿出小马国地图,发觉在地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
不过我也注意到了,铁路从苹果鲁萨一直往南,穿过大麦丘陵,直到海边。但是,海边那铁路的尽头到现在还没有标明城市。
我想起了以前听到的一些传言,说小马国的南方海边,有一座罪恶都市,在哪里汇聚了小马国大部分的罪恶。原本最初只是一些海盗的聚集点,后来慢慢发展成走私、武器,暴力团伙等各种罪恶汇聚的都市。由于地处离小马国过于偏远,后勤供应困难,无法大规模调集兵力驻守,使得王国卫队屡次出击都无法对他们进行有效打击,而他们这越来越强大,到最后唯有默认他们的存在。作为代价,他们也不被允许随意出现在别的城市。
这座城市没有标注在小马国的任何地图上,而通往那座城市的火车也不会写上名字,仅仅用终点来表示。
看来这座城市是真的,我想起,月影多次用黑暗来描述自己过去,或许他就是来自那座罪恶都市。
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要在这里等吗?
我实在很担心月影的情况,还有……
月影所在的那个传说中的罪恶都市,会是怎样的?
好,我决定去航海湾一趟?
但我依旧不知道航海湾的具体位置
那我该怎么去好呢?
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点评

小马世界中的哥谭么?  发表于 2014-11-6 16: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2069

帖子

6370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7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3 22: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火车穿过了大麦山脉,一直往南驶去,进入了贫瘠之地,如无意外,铁路的尽头就是通向航海湾。应该是这样吧,我看了看魔力信号跟踪仪,发现乌尔夫还在火车上。
一切如计划中的一样。在乌尔夫要走的时候,我替他买票的时候,顺便自己也买了旁边的包厢,在他不注意的情况下,将魔力发信器偷偷地放在他的身上,让我可以在不看到他的情况下知道他在不在附近,在他取下头罩的时候,我没有发展他头像有角,也不用担心他会察觉到魔力发信器。另外,我在他不注意的情况通过验票,让他以为我只是买了站台票,然后在火车移动之后才使用传送术上了火车,一路上都没被他发现真是太好了。
从小马镇到苹果鲁萨,坐火车大概需要一天时间,从苹果鲁萨到航海湾,估计也需要差不多同样的时间,但即使这样,我也不敢太深入的睡着,因为我不知道,乌尔夫会不会提前下车。
就这样,直到从乘务员那里确定只剩下最后一站的时候,我才倒在床上睡着了……

“砰砰砰,砰砰砰。”
谁啊?斯派克吗?我再睡一会吧。
“里面的乘客,终点站到了。”
终点站?
终点站!
我突然间从床上跳了起来。
对,我来这里是为了找月影的。我赶忙拿出魔力信号跟踪仪,发觉乌尔夫已经走远了。
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在这一站下车。
我连忙回应了一下乘务员,马上收拾行礼,准备下车。

我一下火车,顿时被这里的美景吸引住了,蓝天与海滩——虽然海滩上没马,但是周围确实是一个清新的海边气息,我甚至都怀疑,这里是不是传说中的罪恶都市。
“小姐,你是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是的话,我建议你马上作车回去。”
我回头一看,是火车上的列车长,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这么说。
“小姐,你别看车站附近很美好。这城市也就这车站和港口附近是的交通集中地是好的,因为这是协定,再往前一点,那就是传说中的罪恶都市,小姐你到那里很危险的。”
果然是这样嘛,但这点我早就知道了,我谢过车长,向着魔力信号跟踪器的指示方向走过去。
也许我真该考虑一下。
走到了城了我才发展,这个地方真跟外面的不同。如果是马哈顿的冷漠,是小马之间互拉距离的话。那这里的感觉就是身边的到处都是不怀好意的小马,任何一匹小马都可能会攻击你。不安与危险弥漫了整个城市,任何的一丝风吹草动都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不行,暮光,你现在不应该想这些事,你是为了帮助月影才来这里的。你早就该知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你不能被这种小事吓唬掉。
想到这里,我深呼吸一下,无视一路上的各种挑衅,顺着魔法信号追踪器一直来到一个小巷的尽头,这里十足就像是那些黑帮电影里那些流氓聚集的地下酒馆一样。可是魔力信号跟踪器显示的地方就是里面。
我吞了一下唾沫,推开门,里面果然跟我预想中的一样。这里就跟影视里的差不多,阴暗的光线下,稀稀疏疏地坐着十多匹小马,当中大部分是公马,母马也有四匹,大部分是在坐着,有一匹在跳钢管舞。
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来到这样的地方,我想到了许多不好的东西,要是我做了,而且要是让塞拉斯蒂亚公主知道,要是让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知道了,我该怎么面对他们。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我发现,所有的小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脸上还漏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如果是街上的那些混混,我可以无视他们,但是对着这些小马,我就不能无视,因为我不知道他们跟乌尔夫的关系,而且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看到我是跟着魔力信号追踪器来会有什么反应。因此,我只能通过跟他们交涉,来得到乌尔夫乃至月影的情报。
我不知道这些小马会做什么,我带着害怕与警戒,走到了吧台面前。
我刚坐下,就有一匹小马问我。
“请问这位小姐,这里可不是你这种大小姐,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
语气阴阳怪气,不怀好意,但这也应该是流氓调戏的标准语气吧。
我缺乏对付他们的经验,不知道怎么去应对,只好当是应对一般小马那样:“我是来找乌尔夫的,我知道他刚刚应该是来了这里。”
我的话音刚落,整个酒吧传来了哄笑声,其中一匹小马还走了过来说:“小姐你来找乌尔夫,还不如跟我,我保证满意。”说完,还伸向伸出蹄子。
我一下子拨开他的蹄子,顺势跳开一边说:“我是来找他问一匹小马的下落。”
我的动作好像把他们吓住了,也是因为我的动作比他们想象中要敏捷吧。
吧台附近那些小马聚在一旁窃窃私语,然后一起离开,集中坐在一张桌子上面,然后其中一匹小马说:“伙计,给我们来些啤酒。”
要啤酒为什么要离开吧台,还特地走到远处?我还没来得及想,他们就把答案告诉我了。
“那边的小姐,你不是想知道乌尔夫在哪里吗?想的话,那就把那边的啤酒给我送过来,当然,你得穿上兔女郎的服装。伙计,借一件兔女郎的衣服给这位小姐。”
很快,一件兔女郎服装就摆到我面前,并且示意我可以利用里面的休息室,整个过程熟练快捷,感觉就像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再一想,在这个地方发生这样的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我看着兔女郎服装,想起了心中一直以来就有的疑惑。在正式场合穿正装我懂,可是为什么在这些公马会对兔女郎装感兴趣?服装癖的内在动机是什么?偶然间我也考虑过要不要去研究一下……不!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要不要穿呢?老实说,我是不太在意这些,但我担心的是在这里穿这个是不是会有危险。
“怎么了,小姐,你是不想知道乌尔夫的下落了吗?”
那些小马在催促我,我想了想,打算冒险一下,于是就来到了休息室,换上了衣服,然后对着镜子照了一下,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害羞,比躶体不知道羞耻多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走了出去,那些的小马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我用魔法拿起托盘,因为很不习惯这身装束,而且有些害羞,所以走得特别慢。走到离他们还有几步的距离就停了下来。
“小姐,你可不能用魔法,你得亲自把啤酒放到桌子上才可以。”
我没办法,只好照办,我害怕他们趁机非礼我,我密切留意着他们的行动,只要他们稍有什么动静,我就立刻跳出去,必要时候我还能使用传送。
当我的托盘上只剩下一被啤酒的时候,剩下的那名小马突然说。
“不用那么紧张,小姐。你这么害怕,这样好了,你直接把啤酒放到我蹄子上了。”
我想也好,就把啤酒送到他蹄子上,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突然一用力,将啤酒泼到我身上。
小马们又一阵欢呼,但这时我只觉得衣服湿哒哒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我真不明白,这些流氓为什么喜欢这样欺负母马。
不过,这些公马好像玩够了,也就满足了,其中一匹说:“乌尔夫就在里面,你从那边的房子进去就可以了。”
虽然我不是很讨厌他们的行为,但他们既然给我提供了消息,我也还是说了句谢谢。
看他们的样子对似乎对我说谢谢感到很奇怪,其中有一匹小马问我:“你找乌尔夫问谁?他又不是个懂情报的小马,问小马的话不如问我们更好。”
“哦,是吗?那你知道月……”我突然间想起,这里的小马似乎并不叫月影做月影,于是我马上改口问,“你们知道‘野狐狸’在哪里吗?”
“野狐狸”三个字刚出口,嬉闹的酒吧突然间就静了下来,就连音乐也马上马上被侍应给关了。过了一小会,有个小马声音略带颤抖地问:“你……你刚才说谁?”
“野狐狸啊,我记得乌尔夫是这么称呼他的。”
“乌尔夫……可……可野狐狸……野狐狸不是一年多以前就离开了这里了吗?”
“他一个星期前就回到这里了。”
“一星期前……那你……你跟他……是……是什么关系?”
上一次,我在小马镇时候对乌尔夫说我们是住在一起,不过我直觉告诉这时我对他们这么说似乎无法解决他们心中的疑惑,想到这里,那我干脆就不说真话。
我考虑了这里的情况,最终还是决定这么说、
“我是他的母马。”
我话音刚落,周围都是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我正奇怪的时候,突然间听见哐啷一声,原来刚才向我泼啤酒的那匹小马不小心把酒杯掉到了地下。
酒吧里又恢复了寂静,我只看到那群公马都吓得蜷缩在一起。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匹母马你是什么来头,竟然自称是‘野狐狸’的母马?是不是太狂妄了?”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得刚才在跳舞的那匹母马不知道到为什么我怒气冲冲对着我,难道她以前是月影的女朋友。
我不知道,于是我试探地问:“你是谁?”
“我是谁不要紧,但凭你一个这样装纯洁的小马就说自己是‘野狐狸’的母马,这太让马不爽了。是持着你自己长得漂亮,那我就在你脸上留下一个记忆,让你清楚你自己是谁。”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柄小刀,突然间向我飞过来。我吓了一跳,但这种飞刀对我起不了作用,我连忙用漂浮术将它接住。
“嘿!你在干什么!我又没得罪你!”
我生气了,我跟她们明明无冤无仇,她们为什么要伤害我。
“没得罪我?你那态度可是把我们都得罪了。”
说着,连其余的母马都站到她的身边,一阵金属的摩擦声,她们的蹄子上都出现了一把匕首,然后迅速向我跑过来。
我看清楚了,她们的蹄子上的护腕原来就是藏匕首的地方,既然匕首在她们奔跑时不会掉落,那就比较那里有固定的装置。
难道就跟影视作品一样,到了酒馆的地方就得开打?我根本不怕她们,更何况我生气了,在她们跑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一发魔法箭,击中其中一匹。那匹母马被击中之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一张椅子上。直接,我又发次一支魔法箭,击倒了另一匹。这时,包括刚才跳舞的两匹母马已经冲到我面前,但她们并没有直接攻击过来来,而是分别跳到我的左右两边,然后挥动匕首向我扑过来。
如果是一般小马,可能很难应付,但是我可不用闪,一招防御罩就顶住了她们的进攻,在她们劲头弱了之后,我马上用魔法箭击倒一匹,然后一脚踢飞另一匹。她们的战斗力根本是连皇家守卫都不如。
酒馆里响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是从那些公马里发过来,是赞叹是惊讶?但我看到他们眼中呈现的是恐惧。
母马们都先后站了起来,大部分都老实了,但最先发难的舞马还是不愿认输,还打算要挣扎,没想到跑了两步就倒下了。
有必要这么执着吗?不过看她倒在地上那痛苦的样子,难道是我刚才踢得太大力了?我怀着满心的疑问,走到她的跟前,问:“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
危险!快闪开!
我脑海中突然间传来了一个声音。
是月影?!
就在这是,倒在地上的母马突然间扑了起来,挥动匕首向我刺过来。幸亏脑海的那个声音,让我能及时反应,但也是受到惊吓,我下意识地运用自己的魔法,发出了一直强力的魔法箭。
那么近的距离,母马无法闪避,只听见一声惨叫,母马凌空飞出,重重地摔在墙边的柜子上,然后掉到了地上。柜子在撞击下,发生了强烈的摇晃,眼看就要失去了重心,压在那匹母马身上,更要命的是,柜子里还放着一把把的餐刀跟叉子,要是这些东西直接掉了下去,那匹母马不死也得受重伤。
我马上使用漂浮术,将柜子跟餐具到接住,轻轻地放到了一边。
酒馆里传来一阵惊讶的声音,但我没时间理他们,刚才传到我脑海中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样像月影的声音,难道月影在我附近?
我着急地四处张望,想寻找到月影的身姿,但就是没看到。
“为什么要救我,你是看不起来。”
我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只见那匹母马挣扎着要爬起来,但很显然她的伤势有些重,又跌倒在地上
我十分惊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想,我这个时候也只想到出一句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救马也需要理由吗?”
“我刚才可是想要刺杀你的。”
“或许你是想要刺杀你,但我不想看到一匹小马受伤或者死去。”
母马还想挣扎着起来,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够了!”
我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一震,回头一看,只见从里面的房间里走出了一匹有着绿色鬃毛的白色小马,不正是乌尔夫吗?

点评

zhe...  发表于 2015-7-10 13:22
兔女郎TS~*clop*  发表于 2014-11-6 16:2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2069

帖子

6370

积分

超级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37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5 00: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够了,人家放你一马,你还不扣头道谢,你到底懂不懂这个城市的规矩?如果你这样死了,你还有什么?活下来,活下来就是一切。”
乌尔夫很生气地走到了那匹母马面前,大喝一声:“站起来!”
我看那母马很用力在地上挣扎,实在不忍心,就想用漂浮术扶她起来,但却被乌尔夫制止了。
乌尔夫对我说:“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暮光小姐。但是,这座城市有这座城市的规矩,她自己动手,就要对自己造成的结果负上责任。而且就算你帮我她,她也不会感激你的。”
我看了看乌尔夫,看到了只见他脸上充满了严肃与冷酷。我又看了看其他的小马,同样的没有一匹小马对这匹倒在地上的小马投来可怜的神色。
真的不管她吗?我看着她那痛苦的表情,显然是中了我的魔法之后受伤不轻,看得我心里真不好受。
不,我能放着她不管。也许这座城市有这座城市的规矩,但我也有自己的原则,我不能放任着受伤的小马不管。
于是我无视乌尔夫的话,将倒在地上的小马救了起来。
乌尔夫一脸的惊讶。
我对他说:“对不起,乌尔夫,我实在不能看着有需要帮助的小马不管。”说完,我走到那匹母马面前,向她低下头说:“对不起,我当时因为慌乱,魔法一时失控,我真的没打算用这么强力的魔法伤害伤害你的。”
我抬起头来,看到眼前的母马神色怪异,表情里好像充满了惊讶,疑惑,愤怒。
我听得乌尔夫长叹一声说:“像你这么善良的小马果然不适合呆在这座城市”。我转过头来看,只见他猛地摇头。之后,他就走到那母马面前,然后看看其他母马,说:“看在这位小姐份上,你们走她带吧,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你们谁也不准说出去。不然,要是‘野狐狸’知道了的话,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了吧。”
那母马没有出声,低下了头,其余的母马过来扶着她离开了。
“然后,你为什么会穿成这样?”
我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兔女郎的服装,脸瞬间红了,然后就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乌尔夫听了点了点头,然后扫视了其余公马一眼,这一眼扫过去,吓得那些公马全部跳了起来,纷纷趴倒在了乌尔夫面前。
乌尔夫大喝一声:“你们把这店里的损失的钱都拿出来,然后,把发生在这里的事给忘了。不然,以你们刚才做过的事……”
乌尔夫一阵冷笑,吓得那群公马趴在地上直打颤。
我很奇怪:“打坏店里的东西是我们,为什么要他们负责?”
“母马打架,多数跟公马有关,所以母马们弄坏东西由公马负责已经是默认的规矩了。”
原来如此,不过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
“要他们只是赔偿这里的损害已经是看你份上便宜他们了,否则,要以他们今晚做的事,就算要他们将所有钱拿出来,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对吧。”
乌尔夫瞪了一眼公马们,公马们吓得直口头,对我说:“是的,是的,小马有眼不识泰山,还是大小姐你原谅。”
看他们这个样子,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计较了,于是就说:“好了,今天的事,我不跟你们计较了,你们走了。”
公马们一听,如获大赦,说是要他们赔偿损失,结果是他们连身上的钱都拿了出来。
“不是先计算损失吗?”
但那些公马们完全不听我说的话,钱都不管了,一个个夺门而出,逃命去了。
原本还算是有些热闹的酒吧瞬间就没有顾客了,除了我跟乌尔夫。
乌尔夫走到柜台前,对侍应说:“把照片跟底片交出来了。”
侍应慌慌张张地一些照片跟底片。
乌尔夫冷笑一下
“你是不是想让‘野狐狸’知道你做过的事。”
侍应颤栗着又交出几张照片。
乌尔夫把照片交给我,并且给了我一个旅行包,然后指着里面的房间说,你去那边换衣服吧,这件衣服也要带走,不然不知道那些变态们会干什么。我接过照片一看,嘿,这不都是我换衣服时候的照片吗!看来这里真的是很危险。
我按照乌尔夫的指示,把衣服脱下来,然后把衣服跟照片都放在包里之后,就回去见乌尔夫。在我开口之前,乌尔夫就说:“这里不适合久留,你还是跟我走吧。”
“去哪里?”
“月影在这里的家。”

我跟在乌尔夫后面,一路上,那些原本一路上会听到的那些下流的调戏的话都听不到了,那些混混们看到我们,都马上把视线移开。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对乌尔夫说:“看来他们都怕你啊!”
“他们不是怕我,怕的是‘野狐狸’。”
乌尔夫说完,示意我不要再说,我默默地跟着他来到一间大别墅面前,跟着他进了去。
“没想到月影原来有这么大的房子啊。”
“这是大家一起住的。”
“大家?”
我心里还想着的时候,也看到了其他小马,当乌尔夫说我说月影的女朋友之后,他们就更惊讶了。乌尔夫叫住两匹母马,带我去了浴室,让我先去洗澡,然后再我去月影的房间。由于她们听说我说月影的女朋友,也特别殷勤。
洗澡的过程就不说了,当我洗完澡而后,就被带到了一个房间,乌尔夫早就在那里等着,我的行李也准备好了。
我走进房间,看了看,房间不是很大,照外形大小猜测,这差不多是这别墅里最小的房间了。房间内很朴素,除了一张床,一装桌子,一张椅子,两个柜子以外,除了书以外,没什么别的东西了。
“这里就是月影以前住的房间了,我们平常会打扫一下,其余的什么都没动过,你就先住这里吧。等到了火车出发的时间,我马上送你回去,这里很危险的。”
“抱歉,我跟踪你来到这里。”
“算了,被你跟踪我来到这里,已经是我自己的失误了。看你的样子,有许多东西想问吧,尽管问。”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问什么才好。乌尔夫想了想说:“你很想知道,月影他为什么会被称为野狐狸吧。”
对,对,就是这个,我连忙点点头。
乌尔夫就开始说:“在这个城市,有四大势力,基本上如果你想在这座城市活得好,就必须要加入其中一个势力,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但是,月影没有。月影他利用自己的智慧,在四大势力之间周旋,虽然这四大势力都曾经想杀他,但都被他的谋略化解了。因此,他就有一个外号,叫做‘野狐狸’,说的是他就是一只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势力的狡猾的狐狸。”
“月影他是怎么跟四大黑帮周旋的呢?”
“从复杂上说,月影他都是针对每一次的情况来制定策略;而从简单来说,月影都会针对一个字。”
“一个字?”
“这个字就叫做‘利’,平常他去挑战一匹马,他从不会碰他们的真正利益,让他们的损失是对方可以接受的。但如果对方是想对他不利,那么月影就会让他面临会失去自己所有的可能。比如有一次,四大势力联盟在一起要杀他,一匹小马被城市里的所有势力合力围杀,这可以说是航海湾有史以来第一次,而月影也是利用‘利’字化解。”
“首先,四大敌对势力合作,磨合准备时间一定很长,月影就在这段时间,制作并公开了一个报告,只针对一个势力,分析了该势力的弱点,并且给出了如果夺取这个势力的领地的各种方法。这么一来,该势力就算杀了月影,也无济于事,因为报告早已经公开了。四大势力想杀月影,无非是想除掉一个后患,但月影并没有做过直接威胁他们的地盘的行为,如果为了除掉月影而失去一切,那四大势力可是没一个愿意的。被月影分析了的势力不但不能杀月影,还必须保护他。让他为他们重新制定一份计划。在稳住了一个势力之后,月影就如法炮制,马上制定一份让其他三个势力夺取第二个势力的计划,当然第一个被分析了势力是会得到更多利益的计划。”
“这么一来,那第二个势力也要保护月影,对吧。”
“是的,而且这么一来,有一半的势力退出了,也就是说,合力围杀的计划破产了。月影就重新为他们的实力划分平衡,然后一切像没有发生过样。但是,月影能够在四大势力联手的情况仍然能生存,他的名声就在这里大震,连四大势力领袖都不敢找他的麻烦,几乎就成了航海湾的领袖。不过月影他很清楚,自己没有任何实力做背景,所以他也没有因这件事而变得傲慢,反而更加低调。鉴于月影的实力,四大势力都想巴结他,而这别墅,就是四大势力一起送给他的。”
“为什么是一起?”
“我记得当时月影是这么说的,如果他单独接受某一个势力的恩惠,那么会被认为亲近那个势力,其他三个势力就会感受到威胁对他进行围剿,这句话他也是原封不动地对四大实力的小马说,所以那些势力要送他东西,最起码也是两个送,两个送了,其余两个也会不得不送。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一个小马敢得罪他,倒不是因为他会对他们怎样,而是四大势力不会放过巴结他的机会。”
“原来月影在这里过得这么好啊。”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乌尔夫听了之后,马上就摇摇头说:“不,月影他活得并不舒服,他不敢有任何放松,他每天都要根据得到的情报来分析,计算出各个势力的实力以及弱点变化以及利益的协调。因为他一旦对四大势力的威胁下降,很可能就会一下被杀掉。虽然他在其他小马眼中是很风光很强大。但他自己很清楚,也反复强调,他不过是在夹缝中生存的小马。他之所以敢跟他们周旋,是因为他没有不可以舍弃的利益,如果一旦有这种无法施舍的利益,那就成为四大势力针对的目标,所以他不敢碰母马,也不敢有任何追求,为了想着四大势力的事情,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我们了解到他这么辛苦,也是他说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了。所以啊,如果可以,我还是希望你尽快离开这里,你是月影的女朋友,那你就一定会成为四大势力攻击月影的目标,只怕到时候……”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离开的……那月影他现在在哪里?”
“这个我也不知道,他不出现,应该是找时机介入吧,毕竟他离开这里一年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他这次回来,应该是为了不让四大势力再去找他麻烦才回来的,他不会再留恋这座城市的,你可以放心。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也不知道该问什么才好,乌尔夫见我没开口,就打算离开。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就问乌尔夫:“我记得月影说过,他在这里没有朋友,那你们不是他的朋友吗?”
“不,从一开始就不是。月影将四大势力的里得到的大部分东西都给了我们,就是为了要我们保护他。因为一旦他出了事,那么我们到我们蹄中的东西基本就没了,不但如此,甚至可能因为我们染指过这些利益而会招致杀生之祸。”
“什么!”
我震惊了,我原本以为他们之间的友谊背后的真实原来是这个样子,我突然间觉得心里好疼。
“小姐,你不用介意,月影他没有骗我们,在我们加入之前,他就已经说清楚了。我们都是为了利益才跟着他的……这也是他为什么要选择离开这里理由。”
乌尔夫离开了,留下我一个在这里。
我坐下月影的床上,一股特殊的感觉从内心升起。我看着眼前的桌子,彷佛看到了月影在灯光下翻阅资料,埋头苦干,为的是找到各个势力的利益所在。我叹了口气,一头倒在床上,抚摸着那柔软的床,让马觉得很舒服,但我却高兴不起来,我彷佛看到月影躺在床上还不断地想着各种谋略以及他在半夜被惊醒的样子,我彷佛感觉到了那时候月影那时候的寂寞与无奈。
正因为有这样孤独的生活,他才会那么懂得友情的价值吧。
我想着想着,在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梦想。

点评

辐射:新维加斯即视感...  发表于 2014-11-9 17:16
各种黑帮游戏即视感……  发表于 2014-11-6 16: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9-4-21 20:31 , Processed in 0.284766 second(s), 67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