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查看: 270|回复: 3

[原创 短篇] 《夜深马静之时》

[复制链接]

1

主题

6

帖子

144

积分

马校学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4
发表于 2018-7-28 22: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晚,总是令马感觉如此不同,身为友谊公主的暮光闪闪,对于夜晚中的朋友,究竟又了解多少,她又能在当中发现什么?

只有夜晚知道答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

帖子

144

积分

马校学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18-7-28 22:3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eejunxian98 于 2018-7-28 22:43 编辑


夜深马静之时

转载自:我的博客

---

每匹小马都有着你不为所知的一面,只要当时机成熟,在那夜深马静之时,她们的那一面都将显露无遗,无论是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又或者是——你自己,都毫无例外……

“什么?”

暮光闪闪皱着眉,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这本厚重破旧的古书,这书本都在胡扯些什么?她重重地合上了书本,书上的标题写着《小马暗黑之秘》,她早该知道,像这一类超现实的书本都是不可信的,她真后悔自己把时间浪费在这本书上。

她把书塞回了书架上,友谊城堡的书本应有尽有,其中也不乏这种稀奇古怪的类型,她转头望向窗外,天色已黑,万籁俱寂,正是书中所述的夜深马静之时。此时此刻,小马们皆已入睡,除她以外,没几匹小马醒着,更没小马在做什么荒诞离奇,或者偷鸡摸狗的事情。

但是,万一它说的是真的呢?就像上次泽寇拉那次一样,那么这代表她对她的朋友依然有不了解的地方吗?即使在与她们相处了这么久以后,她依然还是看漏了什么吗?

不,这不可能,她是友谊公主,友谊公主不容忽略朋友,肯定是这本书在胡扯,她相信自己,也相信她的朋友们,她的朋友不可能对她隐瞒什么,这点她非常确信。

如果要证实她的想法,只有一个方案。

**

纯黑的夜行衣、夜行裤、夜行帽,将她全身上下掩盖得严严实实,这身衣服自从她溜进皇家图书馆寻找时间魔法那次之后就再也没用过了,没想到今天还会再次派上用场,经过瑞瑞的改良后,翅膀也能毫无阻碍地伸展,这下飞行也不成问题了。

这是一次伟大的科学研究,伴随着极大的风险与阻碍,目标是观察朋友们夜晚的行为,形迹不容遗露,失败意即死亡,夜晚的露台狂风飞舞,一场壮丽的的行动即将展开。

飞翔——错误的决定,即使穿着一身夜行服,紫色的翅膀在黑夜的环境下依然十分显眼,她着陆于阴暗的屋旁,若要消声匿迹,步行是唯一的方法。

离此最近的是糖块屋,可她没打算从那开始,她制定了详尽的计划,考虑到目标的危险性以及实行难度,她决定从小蝶家开始,由简直深逐一击破才是较为保险的做法。

小蝶家不远,步行十分钟就到,路上幽幽静静,仿如一座孤城,途中她经过糖块屋,里边灯火俱灭,估计里头的小马已经入睡,希望如此,但这是之后才要确认的事了。

不久,小蝶家进入了视线,后边是恐怖的无尽之森,几乎没有小马会在此出没,要是真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或做了什么事,恐怕也无马问津。

不过,她了解小蝶,她是那种一点点声音都会怕得躲进被窝的类型,因此她一向都很早睡,不可能还会在晚上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小蝶家就在眼前,行动开始前侦查是首要任务,周围的小动物们皆已入睡,只要不发声响便不会惊动它们,四周没有问题,然而目标地点却出现异常,二楼窗户透出亮光,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或许只是小蝶忘了关灯,又或者是……

多想无益,让事实说话,暮光静悄悄地贴在墙边,尽可能不出声地顺着墙贴近窗户下方,在这个距离,她能听见窗户内传出的声音。

一阵微弱的尖叫声,紧接着几下粗重的喘息声,再来又是一阵微弱的尖叫声,当中还夹杂着几声再来、你可以的之类的话语。

这是什么声音?从这个位置看不见里面,窗帘貌似没拉,或许她可以考虑飞上去看个究竟,她张开翅膀,准备起飞,然而这时蹄下突然碰到了什么,吸引了她的注意。

一条大蛇正对它张着血盆大口,吐出长长的舌头。

“啊啊啊!”

“啊!”

暮暮迅速躲到了屋子的另一边,这蛇是哪来的?她喘着气,躲在墙边静观其变,然而小蝶并没有如预期般立刻开窗查看,而是沉默一段时间之后才吞吞吐吐地开窗,确认四下无马后连窗带帘地将窗户紧紧关上。

这下可好。

看来窗户这条路是行不通了,下次她一定要在她的检查清单中添加蛇这一项目。不过话说回来,小蝶她究竟在干什么?在这么个夜晚发出这么个奇怪的尖叫,难不成真如书上所说,她有着奇怪的癖好?

既然窗户不行,那么恐怕只有一个办法了,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这么做,毕竟这是非常不正当的行为,但事已至此,她也没有退缩的理由,为了科学的未来,她必须去做。

她把精神集中在角上,一道闪光她便出现在小蝶的浴室内,她往门外探去,确定楼下没马,接着蹑蹄蹑腿地走到了楼梯旁,同时确保没惊动到熟睡的小动物们。

小蝶就在楼上,楼层间没有任何遮掩,换句话说,只要对方随时往下一看,她的形迹便会暴露无遗,尽管她身上的衣服或许能帮她逃过一劫,但她依旧得步步为营、小心为上。

暮暮稍稍俯下身子,尽可能轻轻地一步、一步往上爬,途中她又再次听见了那奇怪的尖叫声,尽管小,但她听得出小蝶是尽了力地发出的喊声,甚至有些沙哑,她继续往上爬,呼吸开始有些急促,但她尽可能地稳住呼吸,真相只有一步之遥,绝不能在这里乱了阵脚。

当她逼近高处时,尖叫声戛然而止,暮暮停下蹄步,接着是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向前之时,她听见东西的压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还有……抽泣声?

她踏上了最后的几级楼梯,结果发现小蝶独自坐在地板上,尽管背对着她,但她看得出她十分失落。

天使兔跳向小蝶,拍了拍她的蹄子,以它的身高最多只能碰到蹄子,小蝶缓缓把头移向它,“谢谢你,天使兔。”她摸了摸它的头,“你说得对,我不该在这里垂头丧气,云宝还在等着我为她加油打气呢,我不能让她失望。”

随即她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长长地喊了一声,可惜声音还是小得可怜。

暮光默默地注视着她,她这是在……练声吗?明天云宝确实要去参加小马国飞行大赛,小马们都将她视为英雄簇拥,而小蝶则是作为啦啦队出席,可她真的没想到小蝶竟然为了这件事如此挂心,更让她过意不去的是,她刚刚竟然还怀疑她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这让她心里感觉怪难受的。

“你可以的,小蝶,再来一次,你一定能行的。”她再次使劲喊了一声,但那声量依旧不尽马意。

暮光依旧静静地注视着,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该阻止她继续这么做,毕竟要是伤了喉咙明天她可就连这一点声音都发不出了,可是要是阻止了她,先不管她的行踪会暴露,恐怕小蝶也会不甘心的。

就在她把注意力放回小蝶身上时,她看见了小蝶坚决的眼神。小蝶闭上眼睛,再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毫无保留地将其化为打气声吐了出来,那声音不很大,但却比之前好多了。

“太好了,你做到了小蝶,云宝一定会很高兴的,你还得再加油。”

暮光看见了小蝶露出了笑容,自己也不自觉地挂起了微笑,她静悄悄地往后退去,最后离开了房子。

**

月色的映照下,夜晚逐渐变得漫长,小马镇仍旧寂静,可多了份滋味,暮光走在昏暗的小径,记录着之前的所见所闻,然后眼神呆滞地望着笔记。

小蝶在她的印象中一向是胆小柔弱的小马,尽管有时发起火会很凶,但是绝大多数时候都很依赖着其他小马,像这样坚持的小蝶她可从未见过,她看起来就像她认识的另一个朋友。

而那个朋友,正是她下一个目标。

暮暮抬起头,望着远方漂浮的七彩云朵,即使在黑暗中,彩虹的绚丽仍不褪色,仿佛象征着主人的个性。

就在她踏步向前时,她听见后方传来奇怪的声音,她转头一看,后面除了路,就是草和屋子,没什么特别的,大概是她的错觉吧,这么晚了怎么可能还会有小马在外溜达呢?

无论如何,目标近在咫尺,是时候开始行动了。

**

尽管从远处可能看不出,但是当你站在下方时,你会发现云宝的家几乎像座城堡,高大耸立在你的头上。

然而这座城堡却有不足之处,为了避免它随风飘来飘去,城堡的窗户几乎都是中空的,以帮助空气流通,可这也成了它的致命伤,这下可省去她不少麻烦。

暮暮张开翅膀,并且确认四下无蛇之后向城堡飞去,她飞近云宝房的窗下,探出头观察房间内部。

房间很黑,几乎看不清里边,可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云宝的背影躺在床上,盖着被不知在抱着什么,从这个角度看不清楚,她决定溜到房间的另一边去看。

她小心翼翼地潜行到了另一边,然后往窗内探看,她发现除了云宝外,还有一个马影躺在云宝床上,可云宝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室友了,越想越奇怪,她听见云宝在对对方说话。

“明天我就要参加比赛了,到时我就能成为大家的英雄,受到万马的瞩目,你说高不高兴?”云宝的影子摸着对方的额头,“朋友们都很支持我,瑞瑞还要为我特制一件华丽的衣服,让我能风风光光地参加比赛,那一定会很酷,你说是吧。”

她听见云宝的叹息声,“可是我不确定呢,我真的有办法打赢他们吗,要是我输了,大家会不会对我很失望?”

接着她紧抱着对方,不再说话,最后慢慢入睡了,俩马看似已经熟睡,或许她可以用闪光术偷看一下,只看一下应该不会惊醒她们。

就在暮暮打算施展闪光术时,她犹豫了一下,她不确定云宝要是知道她的所作所为会不会不高兴,或许她应该就此停下,不要再窥探朋友的秘密,可是如果她现在停蹄,就没有小马可以证明那本书是在胡说八道了。

为了科学,她闪起头上的角,照亮了眼前的世界。

*

云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她感觉眼前的世界突然一片光亮,当她慢慢恢复视线时,她看见一匹下巴大开的小马。

“啊啊啊有贼啊!”

那匹可疑的小马看似回过神来,一眨眼的功夫便溜得无影无踪,云宝立刻追了出去,四处探望着她的踪影,她一定要把她抓回来,要不然她的秘密就……

*

暮暮粗重地喘着气,她藏身于一簇灌木丛内,这是她预先计划好的藏身地点,她简直不敢相信她刚才看到了什么,云宝她,云宝她竟然——

抱着洋娃娃睡觉!

她真不敢相信平时那个爱耍酷又爱炫耀的云宝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癖好,她必须立刻把这重大发现记录下来。

她取出纸笔,刻不容缓地在上面沾下字迹,云宝喜欢抱着……刚才那是什么洋娃娃来着?

“不如写小萝莉如何?”

嗯,云宝喜欢抱着小萝莉睡觉,完美,真是谢谢你了,啊,等等?

暮暮惊恐地转过头去,迎面撞上交叉双臂眼神凶狠的蓝色死神,那眼神简直要把你生吞活剥,不剥光你的骨头绝不罢休般地凶煞。

“捉迷藏很好玩对吧?”

暮暮步步后退,对方则是步步紧逼,这下糟了,她被发现了,这可不在她的计划之中,这样一来她在朋友们心中的形象就全毁了,怎么办怎么办?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偷窥我?”

啊?暮暮看了看身上的夜行服,看来她的朋友还没认出她来,她或许可以利用这点瞒天过海,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暮暮刚要开口说话,意识到她的声音会暴露她的身份,悄悄地使用了变声魔法,将自己的声音转化为另一匹雌驹的声音。

“对,对不起,我是你的粉丝,我是因为太崇拜你了所以才想观察你,如果我哪里不小心冒犯了你,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她俯下身子低声下气地说道。

云宝眉毛跳了一下,眼神似乎柔和了不少,“真的,你是我的粉丝?”可她的表情一瞬间又严肃了起来,“可是就算是我粉丝,偷看人家睡觉也是不可饶恕的行为。”

想想,再想想,“真,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太希望能近距离看到你了,我并不知道你在睡觉,而且还……”暮光止住了嘴,她这该死的大嘴巴,哪壶不开提哪壶,云宝眼神看起来更凌厉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很好,要我原谅你也行,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不许把你今天晚上看到的东西说出去,怎样?”

暮光睁大了眼,这么好的事情岂能不答应,她连忙点头,“谢谢你,我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德的。”

“不过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有一个条件。”

暮暮放缓了动作,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脱下你的伪装,好让我记住你的脸,改天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第一个找你算账。”

暮暮屏住了呼吸,脱下伪装?那她的身份岂不就要暴露了?这种事情决不能发生,要不然一切都完了。

“怎样?做不到是吗?既然你不肯脱,那我来帮你好了。”

云宝作势向前,暮暮咬着牙,这下她没有退路了,论速度她是怎么都比不上云宝的,如果用了传送云宝就会得知她是天角兽,进而推导出她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她只能孤注一掷了。

暮暮向前伸蹄作阻止状,“不许过来,否则我就立刻把你的秘密公布于众。”

云宝的动作停了一下,“你敢?”

“要试试吗?看是你的翅膀快还是我的嘴快,这里是市区,只要我随便喊一声,就会有许多小马知道你的秘密了。”

起作用了,云宝站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看似有些惊恐,现在是反击的好机会,“真亏我还把你当成英雄看待,没想到你只是个又懦弱又害怕自己秘密曝光的胆小鬼,甚至还想为了守护自己的秘密封住粉丝的口,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行径有多恶劣,单凭这点你有什么资格被大家称为英雄?”

这样应该行了,相信这样就足以打消云宝追击的念头了,她……整只马趴坐在地上,垂着头耳朵耷拉了下来,看起来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我是不是语气太重了?

“你说得对……我没资格被称为英雄,我只是个胆小鬼,你要说便去说吧,我不会阻止你了,反正这英雄我也当累了。”

糟了,真的说过火了,这下该怎么办,我该去安慰她吗?可是现在是逃跑的大好机会,要是错过了等下她反悔我就完了,可是她看起来真的很伤心……

云宝依旧趴坐在地上一语不发,暮暮闭上了眼,轻轻地叹了个息,向前走了上去,“没错,你确实不是英雄。”

云宝皱着眉往这里看了过来。

“你也不需要是个英雄,你就是你,我敬佩你不是因为你是个英雄,而是因为你有着坚韧不拔的精神和毅力,还有你对朋友的忠诚,这才是我喜欢的云宝,我认识的云宝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垂头丧气。”

她睁大着眼盯着我,持续了好几秒,沉默的空气夹带尴尬,双方都不发一语,每一秒如同十年之久,直到她吞吞吐吐地开了口。

“所以说……”她搓着自己的蹄子,“你不会把我的秘密告诉别人,也不会因此而不喜欢我?”

我朝她点了头,看见了她这个夜晚的第一个笑容,她趴起身,舒展了翅膀,然后望向我,“你真是只奇怪的小马,简直和我认识的那个书呆子一样奇怪。”

什……

“不过我喜欢。”她用半嘲讽的语气说,接着摆出起飞的架势,“拜了,奇怪的小马,记住你说过的话,不许把今天晚上的事说出去,还有记得要继续崇拜我云宝哦。”说罢她便展翅高飞,飞向了她云朵的家。

夜晚,一匹小马独自站在云朵底下仰视举蹄。

嘿,书呆子哪里奇怪了,你给我回来解释清楚!

**

在这奇怪的夜晚,我莫名成了奇怪的小马,奇怪的事情也接踵而至。

夜晚正蠢蠢欲动,仿佛有什么力量正在悄悄运作,我看着眼前的笔记本,证明那本书是正确的事项又增加了一条,这真是难以置信,这个夜晚究竟还有多少秘密是我还没发掘的。

我走到了一颗树旁,坐下来稍作歇息,顺便为下个目标做好准备,经过这次的教训,下次行动时一定要更加小心谨慎,否则随时都会命丧黄泉。

下个目标不会很远,从这里眺望,一座亮着灯的公主城堡,这是我的第一印象,然而仔细看却又像是精心设计的帐篷,每一寸条纹都是完美浮现,上方还有几匹木马围绕着,等待着披上美丽的衣裳。

几片叶子飘飘落地,然而现在没有刮风,真是奇怪,这个夜晚本身就很奇怪,使得奇怪本身已经不再奇怪。

无论如何,是时候执行下一步了。

**

两个圆圈的视野,锁定了瑞瑞家的窗户。

暮暮蹄握双筒望眼镜,藏身于树丛中,从远方观察着精品屋的内部。

透过镜片,她能看见瑞瑞穿着耀眼的宝石服,在缝纫机前推着布,从样式上看是云宝的运动服。

她旁边摆着一叠嵌满宝石的衣服,然而比起那些,最上方裙子的宝石格外耀眼,瑞瑞说过这种宝石名为夜明珠,即使在黑暗中也能闪耀光芒,是一种极其珍贵的宝石,更重要的是这种宝石轻如鸿毛,用在运动服上是最佳选择,不会造成运动员的负担。

但是,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裙子上呢?从裙子朴素的装饰,以及那突兀的宝石来看,恐怕是某个客户特别订购的,不然瑞瑞绝不会这么搭配,然而在暮暮的记忆中,瑞瑞就只有这么一块夜明珠,代价是整整三天三夜的泥巴历险,她说自从她第一次见过这种宝石后她就对她爱不释蹄,因此无论如何她都坚决要使用这种宝石让云宝成为大会上最耀眼夺目的明星。

可既然它现在在裙子上发光发亮,那运动服呢,难不成要让它在一旁暗淡无光吗?不,瑞瑞是不会这样做的,她了解她,她总是会把最好的留给朋友,说不定她另有准备,没错,她肯定是多准备了一颗夜明珠,肯定是这样的。

瑞瑞结束了她的缝纫,她放松地喘了口气,蹄子一扫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宝石盒,里面落出了些许大大小小的宝石,她连忙把它们捡了起来收了回去,暮暮趁机观察了落地的宝石,然而她仍旧没看见夜明珠。

难道我猜错了吗?瑞瑞盖上了宝石盒,接着走离了办公桌,难不成她真的没有准备云宝的那一块?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反正云宝不是那种注重衣着的小马,相信她可以理解的,毕竟瑞瑞作为一名店主,她有义务满足客户的需求,这点她可以体谅。

办公桌空无一马,看来这里没什么好观察的了,瑞瑞还是瑞瑞,在这奇怪的夜晚中总算有一匹小马的行为还算是正常的,这倒是带给她不少欣慰,她放下望远镜准备踏出树丛。

这时窗户内出现一道影子,暮暮停下蹄步,再次回头抬起望远镜观望,瑞瑞又回来了,旁边还漂着一个小饰盒。

她要做什么,难不成她真的还有备用的夜明珠?她打开了饰盒,从里面取出了珠宝。

一大块玻璃珠。

然后她在上面涂上了荧光漆,弄得就像是夜明珠一样。

奇怪,她这是在做什么,暮暮用单蹄拖住下巴,思考了一阵子,接着倒吸了一口气。

难……难道她?不,不会的,玻璃并不适合用在运动服上,尽管它体积轻盈,但要是在比赛中破裂,很有可能会伤害到运动员本身,瑞瑞她作为一名专业设计师没理由不知道这点。

那她这是在做什么?她把玻璃珠漂在了空中,看似在犹豫什么,她真的会把它缝下去吗?暮暮感觉心乱如麻,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她又该怎么做,她不可能当做什么事都没看见,然而要是她说了,她会破坏云宝和瑞瑞之间的关系,而且她偷偷观察朋友的事情也会暴露,她很可能会因此失去一个朋友。

瑞瑞看似已做好决定,她举起针线和剪刀,准备往衣服下蹄。

那一刻,暮暮别过了头,紧闭着双眼不敢打开,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她才慢慢地把视线移回望远镜中。

一颗耀眼的宝石已经缝在了运动服上。

暮暮双蹄失去了力量,望远镜直接落在了地上上,发出啪嗒的声响。

*

声音传到了瑞瑞的耳中,她停下蹄中的活儿,往窗外探去,可什么也没看见,于是她打开了门,往漆黑的草丛处走去,却只看见一道黑影在远处离去,草丛上还留下了一副望远镜。

“喂——你的望远镜掉了。”

那道黑影没有回应,甚至连头都没回地走掉了,瑞瑞皱了皱眉,望着黑影渐渐离去,她看着地上的望远镜,最后决定将它留在原位,接着走回了店里,不知何时,她衣服上耀眼的亮光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平淡无奇的反光,在这夜晚中微微泛光。

草丛中,一只神秘的蹄子捡起了望远镜。

**

农舍的窗户透着暗淡的光,窗帘上小马的影子飘忽不定地摇摆着。

暮暮站在窗外,甚至没有躲藏的意思,就这么直直盯着。

窗帘上的影子顶着牛仔帽的轮廓,那道影子坐着,蹄上拿着长方形的物体。

“那件裙子终于到蹄了,这样咱就能带着它来见您了。”

她看着蹄上的物体,“可咱真没想到,瑞瑞竟然会答应把那颗亮晶晶的石头让给咱,还说用别的东西代替就行,咱自己听了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事实证明,瑞瑞她是个好朋友,即使多么不情愿她都愿意帮助咱,咱真的很高兴,虽然咱不想说谎,但这件事还是不说出去的好,咱可不想坏了云宝的好心情。”

接下来的话她没听清,也不想听下去,她踏离了这片土地,这片她曾以为了解,却又不再熟悉的土地……

**

夜,不再宁静,有的只是阴谋和诡计,还有无尽的黑暗。

她想回家,回到原本温暖的家,逃离这冰冷的夜晚,这夜晚太冷,也太暗了。

可她回不去了,从她踏出城堡的那一步起,她就回不了头了,她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假如她乖乖地待在家里,就不会知道这一切,也不用受这么多苦了。

她站在糖块屋不远处,这是目前为止唯一暗着灯的房子,她想向前踏步,可发现蹄子不听使唤,自个哆嗦着不停,她这是在……害怕吗?

凉风凛冽地吹过,卷起了灰沙与尘土,原本带给她甜美的糖块屋,如今看起来却像是一座鬼屋,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有能力多承受一次伤害,万一……万一萍琪派她真的也有什么不可告马的秘密,她该怎么办。

一些恐怖的念头闪过了她的脑袋,萍琪,把云宝绑在床上,不知要对她做出什么,暮暮摇了摇头,她在想些什么,萍琪她是派对狂,可不是杀马狂,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这种想法。

然而,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还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吗?暮暮低着头,她已经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她还可以相信的了。

“暮暮?”

暮暮转过头去,发现飞板璐站在她身后,有些迟疑地打量着她,她硬挤出了一个笑容,“什么事,飞板璐?”

“哇哦,你真的是暮暮,她果然没骗我,我刚开始还不相信的说,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啊?”

暮暮的呼吸凝结了。

她立刻冲向飞板璐,眼睛瞪大大地看着她,“等等,你是说有小马告诉你我在这里?”

“是……是的,怎么了吗?”飞板璐有些退缩,傻傻地看着暮暮。

“他是谁?他现在在哪里?”暮暮依旧死死地盯着她。

“对……对不起,我不能说,我发了萍琪毒誓,要是我说了,我会被她缠住一辈子的。”飞板璐的腰几乎快退到地上去了。

暮暮冷笑了一下,她已经得到她要的答案了,她收回了身子,“那好,那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其,其实是这样的。”她吃吃说着,“明天云宝就要参加比赛了,只要她赢了就能成为真正的英雄,没错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的,这怎么了吗?”

“可是珠冠玉玉说,只要云宝成为了英雄,她就会变得超级超级忙,到时就不会理睬像我这样的小人物了。”她头垂了下来,耳朵耷拉着,“虽然我不喜欢珠冠玉玉,但是她说的也有一点道理不是吗,虽然我真的很希望云宝成当上英雄,但是……”

她抬起了头,眼眶的水珠在打转,“如果云宝真的不理我了怎么办?”

暮暮吃了一惊,她没想到云宝参赛这件事会给这只小幼驹带来这么大的压力,飞板璐一向来都很崇拜云宝,这是众所周知的,她和云宝形影不离,在旁人看来,她们就像姐妹一样,也难怪她会这么担心,虽然她说的不是不无道理,不过……

“你相信云宝吗?”

“啊?”小幼驹在勉强抑制着眼泪,给她这么一叫直接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形成两条泪痕,“我当然相信她啊,她是我最崇拜的英雄,这世上没有比她更酷又更温柔的小马了。”

“既然如此,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飞板璐呆呆地看着我,那眼神简直和云宝一模一样,“不要怀疑你的朋友,要相信她们,她们永远都会为了你着想,这是我从萍琪派身上学到的教训。”

是啊,萍琪派。

飞板璐看似还是有点疑虑,“真的吗,云宝她真的不会丢下我不管吗?”

暮暮转着眼珠,“那我问你,你那最酷又最温柔又最臭屁的超级大英雄真的会丢下你不管吗?”她用一种奇怪滑腔的语调说。

她扑哧笑出了声,眼泪也跟着溢了出来,“是啊,她有时是真有点臭屁。”她擦干了脸上的泪,“不过她不会的,我是说,她可是忠诚元素的代表者啊,我怎么会把这事忘了呢。”

暮暮露出了微笑,“很多时候,我们常常会忘记一些重要的东西,而帮助她们记起那些东西就是朋友的责任。”她摸了摸她的额头,“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要不然父母会担心的。”

飞板璐点了点头,“那你呢,暮暮,你这么晚还要去哪里?”

暮暮把头望向了糖块屋。

“我还有一匹重要的小马要见。”

**

暮暮脱下了伪装,径直走向了糖块屋,门半开着,在夜风中摇曳不定,仿佛是在欢迎着她的到来,暮暮盯着那扇门,把它推开了进去。

屋内阴暗异常,只有门口处存有微弱的月光,蛋糕夫人和蛋糕先生出外旅行去了,所以店内应该只剩下萍琪一马,即使静一些也是正常的。

然而就现在,这份寂静只能用异常来形容,暮暮向前迈步,她不确定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她,可她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她走上了楼梯,站在了萍琪的房门前。

门底的细缝并没有任何的亮光,她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轻轻打开了房门……

里面空无一马。

暮暮皱了皱眉,走进了房内,敞开的窗口透进一丝月光,让她得以看见房内的情形,床单十分凌乱,窗框上放置着一个双筒望远镜,暮暮走了过去,用魔法把它飘起来检视一番,毫无疑问,这是她之前留在瑞瑞家草丛旁的望远镜。

她一直都在被监视着。

尽管这已经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但她的蹄子仍旧起了疙瘩,这就是被小马偷窥的感受吗?这就是她不惜一切,想要知道真相,而去实行的科学实验吗?这就是……

自己的秘密被其他小马知道的感受吗?

暮暮闭上了眼睛,站在那一动不动好一会儿,不久,她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来仰望月亮,在这样的夜晚,只有月亮始终陪伴着她,对她不离不弃,当然,除了月亮外,还有一马——

乌云霎时遮蔽了月光,房间陷入一片漆黑,暮暮猛地转头一看,发现原本以为空无一物的木门,正泛着一行歪曲发光的字:

欢迎来到我的派对

暮暮屏住了呼吸,此时她不知碰到了什么,然后蹄下一空,她就这样大叫着落下了奇怪的通道,她感觉她连滚了好几圈,却完全没法停下,只能任由这通道带她去她该去的地方,毫无反抗之力。

最后,她落到了一个空间内,在这里,连最后的月光都抛弃了她,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黑暗。

暮暮昏昏沉沉地趴起身来,这里是?

“所以,最后你还是来了,来发掘我的秘密?”

暮暮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声音低沉却又清亮,在黑暗中回响,但毫无疑问的,她认得这声音,尽管和平时不大一样。

“萍琪?”暮暮试探性地小声说道,“不,不是的,我不是来发掘——”

“首先,你潜入了小蝶家,偷窥了她的一举一动。”对方无视了她,继续说道,“你本有机会回头,不过你还是选择了继续,只是可惜,她只是单纯在练声罢了,于是你一无所获、败兴而归。”

暮暮哑然失色,连话都说不出来。

“接着,你去了云宝家,偷窥了她的秘密,不过被她发现了,你为了自保,伤了她的自尊,践踏她的自信,把她说得一无是处。”对方冷冷地说道,“最后,你还把自己装得很伟大,假惺惺地安慰了她,然后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拍拍屁股走马。”

“我......”

“再接着,你去了瑞瑞家,看见她不惜造假也要瞒天过海,你连直面她的勇气都没有,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定了她的罪默默离开。”

暮暮退后了几步,这时她在地上踏到了不明的液体,滑了一跤摔在了地上,她颤巍巍地举起沾有液体的蹄子,这是?

“之后,你还去了阿杰家,偷听她的对话,认为她和瑞瑞串通,想都不想就离开,对一切都感到失望。”

在意识到这液体不是一般的水后,暮暮吓得心脏都快停了,她大口地喘着气,盯着眼前那双冰冷的双眼。

“最后,你仍不知悔改,想要来窥探我的秘密。”对方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悲伤,“你不该来的,现在,你知道我的秘密了,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

暮暮隐约能看见对方用蹄子握起了一把利器,尽管不是很清楚,但估计是一把刀。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对方把刀子叼在嘴上前说,然后向她慢慢走了过来。

暮暮蹄子在不断颤抖,她的心跳激烈加速,几乎随时都会爆出来一样,她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激烈地发送信号,告诉她要逃跑,但是……她紧握了蹄子。

“要相信朋友。”

她直视对方说道,尽管蹄子还在颤抖,对方稍微停顿了一下,但仍旧在缓缓前进,“还记得上次我们帮你办的秘密生日派对的时候吗,这是你教会我的道理。”

对方像是没听到似的,步步逼近,“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相信你的朋友,她们总是会为你带来最好的,即使是……现在。”

暮暮垂下了头,对方的蹄步声不断靠近,或许现在不管说再多也是无济于事,或许从一开始都只是她在自欺欺马,或许就这样默默离去会是更好的选择,但是,只有一件事……

她再次抬起头望向对方,此时她眼中已充满了泪珠,“萍琪,我想知道真相,我相信如果是你的话……如果是你的话,一定知道些什么的,对吧?”她用着幽咽的声音喊道,然后紧紧盯着萍琪,“这一切都不是我所看见的那样,对吧?”

对方走到了跟前,举起了刀子,然后向她割去,直到最后一刻,暮暮都没有闭上眼睛……

**

灯亮了。

原本绑在拉杆上的气球断了线,拉杆落了下来,灯也随着一盏一盏地点亮,把地下室完全照亮。

暮暮眼神呆滞地盯着前方,呼吸仍旧十分急促,刚刚……发生了什么?

“欢迎来到我的庆祝间谍任务大成功派对!”萍琪高兴地宣布道,把水果刀扔在了一旁,然后在原地上蹦下跳着,“恭喜你打败了大魔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惊喜派对,怎么样?喜欢吗?好玩吗?”

暮暮稍微恢复了点意识,她望了望地板,蹄下的红色液体,看上去是一般的水,加上倒翻的番茄酱。

“怎么了?”萍琪歪着头问。

暮暮松了一口气,很长的一口气,渐渐地,她露出了微笑。

“不,我没事。”

**

“所以……瑞瑞她其实缝上的是自己衣服上的夜明珠,然后把玻璃珠给缝上了自己的衣服?”暮暮坐在地下室的垫子上边嚼着蛋糕边说道。

“是的哦,我看着她这么做的,要知道她在拆下她衣服上的珠子之前还犹豫了很久呢——好吃!——不过你犹豫的时间好像比她更久,害我还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出来帮你把望远镜装在你头上比较好呢。”嘴巴已经塞满各种甜食的萍琪有滋有味地说道。

暮暮尴尬地笑了一下,“或许确实如此。”她又咬了一口蛋糕,“那么阿杰其实是为了参加父亲的丧礼,所以才和瑞瑞订的裙子,而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瑞瑞要让给她的是她自己的宝石?”

“没错,她之前就和我们说了,她爸爸很喜欢这样的珠子,不知道的大概只有整天在练习的云宝和成天蜗在城堡里的你罢了吧。”萍琪高兴地说。

暮暮叹了一口气,“或许我真该多出门才对。”她又咬了一口蛋糕,双目无神地低头盯着它一段时间,嘴巴以极慢的速度咀嚼着,“萍琪。”

“什么事?”

她又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缓缓说道:“既然你早就知道我的秘密了,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出来阻止我呢?”

“小傻瓜,那样就不叫监视了,不是吗?”萍琪很自然地回答道。

“可是,你难道都不会因此对我生气,或者是伤心之类的吗?我可是偷窥了你们的秘密啊。”她尽可能地保持语气平静地说,但失败了,“如果你因此对我改观,我也不会怪你的。”她失落地说道。

萍琪盯着了她,暮暮一脸阴郁地垂着头,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她又咬了一口蛋糕,突然,萍琪抓住了她的头,把她抬到她眼前,“暮暮,看着我的眼睛。”

“呜呃?”刚咬下蛋糕毫无预警的暮暮被这么一拉,嘴巴里的食物卡在了喉咙,“唔唔唔——”

“当你看见云宝的秘密时,你有对她改观——嗯,你怎么了?”

暮暮不断拍着自己的后背,眼泪都喷了出来,“唔唔——”

“呃,你怎么这么快就哭啦,这可不在我的剧本里啊。”萍琪皱起了眉头,然后拿起了一张长长的纸条,“我看看......里面确实没写。”

暮暮睁大了眼睛,拿起桌上的杯子灌了一杯水,“呼哇——”她总算把食物吞了下去,“你还准备了剧本?”她大喊道。

“是啊,怎么了?”

暮暮感觉头脑受到了一阵风暴,她支支吾吾地说道:“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会来?而且这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

“差不多吧,不过也不完全是。”萍琪漫不经心地说,“你来的比我预计的还要早了一点,害我遇到你时的那段台词还没有写好,你知道临场编台词是很辛苦的吗?”

“可......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暮暮仍旧不解地说道。

“你不是在玩间谍游戏吗?既然是间谍,那么最后应该要有什么最终大魔王在等着你吧,既然没有小马愿意扮演这个角色,那我萍琪自然要担起这个重任,这样游戏才会更有趣。”萍琪骄傲地宣布道。

“游戏?”暮暮几乎用尽了生平的力气喊了出来,“你该不会以为这自始至终都是个游戏吧!我可是——”萍琪用蹄子堵着了她的嘴巴。

“这是秘密。”萍琪轻声地说,“我们刚才只是玩了一场游戏,而且我们都玩得很开心,只是这样而已,对吗?”

暮暮沉默了一会儿,好一会儿,最后,她轻轻地点了个头,露出了微笑,“你说得对。”

“你知道吗,本来我还在想我该怎么让你打倒我的说。”萍琪说,“不过当你说出那句话时,那简直帅呆了,于是我决定,干脆就直接让大魔王被帅死好了。”

暮暮的表情十分复杂,对于这句话她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气比较好。

“不管怎样,让我们一起享受这个派对,尽情地狂欢吧,耶——”萍琪开心地蹦跳了起来,拿出了派对大炮喷了个满天彩带。

暮暮看着彩带由空中缓慢飘落至地上,萍琪还在四处乱喷彩带,这时,暮暮开了口,“这其实都在你的剧本里面,对吧?”

萍琪楞了一下,猛地转过了头,表情十分讶异,“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的?”

暮暮瞄着地上的纸条,然后微笑着,念出了其下的最后一行字。

“这是秘密。”

**

月光再次透过窗户,照耀进友谊城堡内,寂静的长廊,响彻着清亮的蹄步声,不断在四周回荡。

暮暮推开房间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地板,熟悉的窗户,和熟悉的被褥。

回来了。

暮暮毫不犹豫地钻上了床,享受那仿如隔世般未体验的弹性,以及那柔软的触感,她望着紫蓝色的天花板,一切都是那么地熟悉,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好好睡上一觉,让一切都在睡梦中流逝,然而,正当她翻过身时,她碰到了某样东西。

她带回来的夜行服以及望远镜。

暮暮默默地盯着这些东西,慢慢爬起了身,再一次地望向窗外,天色尚黑,万籁复静,透过窗户反映的脸庞,风景依旧,但熟悉不再。

她回来了,但也回不来了。

每匹小马都有着你不为所知的一面,只要当时机成熟,在那夜深马静之时,她们的那一面都将显露无遗,无论是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又或者是——你自己,都毫无例外。

或许,她明天可以帮小蝶用个扩音魔法,或者帮云宝打打气,又或者帮瑞瑞找一颗新的夜明珠,还是说去慰问一下阿杰,再不然就去找萍琪聊聊,又或许......

倦意顿时席卷暮暮的大脑,经过这漫长的夜晚,她也失去了思考的力气,她打了个呵欠,明天的事,等明天再说吧,她重新躺回床上,拉起被子,温暖地盖在身上,不管怎样都好,她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只有一件。

明天会是不一样的一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5

帖子

367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367
发表于 2018-8-1 09: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6

帖子

144

积分

马校学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4
 楼主| 发表于 2018-8-1 12:32: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黄金香辣烤菜鸟 发表于 2018-8-1 09:04
不错

谢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8-10-21 04:20 , Processed in 0.24331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