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楼主: 斯凯森

[原创 连载] 黑暗/悲伤 马哈顿陆马IV

[复制链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4 13: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午饭时间。绿菜小袅和铁威都在外面的餐馆里吃饭,繁星鲍勃的那个“家庭”里的“女儿”用自己翅膀抽筋了为由骗走了飘雪。
  
  “同学们,借用你们一点时间。”繁星鲍勃悬停在天花板下,说道。
  
  “你别把羽毛掉我饭里了。”“你赶紧下来。”食堂里顿时怨言不断。
  
  “我想先问一下,今天早上的事情,你们怪我吗?”
  
  “这家伙想搞什么?”斯凯森轻声说道。
  
  同桌的翼箭说道:“这不就是课本里说的,那种哗众取宠的马吗。”
  
  “但是说实话,我挺讨厌铁威老师的。”杰斯说道。
  
  “你上学的时候就不讨厌体育老师吗?或者说,有哪个老师你不讨厌的吗?”翼箭说道。斯凯森迅速地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自己所有的老师,发现自己唯一不讨厌的就是物理老师和数学老师——因为斯凯森一直在他们的课上写作业,而老师从来不管。
  
  “我希望我们能团结起来——无论怎么说,这是暑假啊,整天待在这里跟学校一样像什么话。”
  
  “这里没有作业!”食堂里的一匹马说道。
  
  繁星鲍勃选择了忽视这个问题:“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是7、8岁的马了,在偏远农村这个年龄都已经拿到可爱标记开始打工了。有谁想跟我一起去吠城逛街什么的玩一天的?”
  
  “老师会同意吗?”一匹马问道。
  
  “这就是重点!我们不需要老师的同意!我查了合同,报名的时候我们的爸爸妈妈另外交了500金币作为零花钱,玩一天绝对是够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钱,所以这不是偷。”
  
  2号家庭的“女儿”回来了,繁星鲍勃看出了端倪,飞回了座位。
  
  “宣布一件事情,”飘雪说,“明天中午,食堂会供应方糖!”
  
  一阵欢呼的浪潮。
  
  
  
  备注:给缺乏常识的人普及一下,方糖是驯马用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13:50: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斯凯森 于 2017-10-6 05:51 编辑

  斯凯森看着繁星鲍勃被拖进了绿菜小袅的办公室。

  “斯凯森,走吧,查寝的时候你不在我们都得受罚。”杰斯说。

  “明天我的那份方糖给你们俩。”

  其实也不是斯凯森不想吃糖,但他还是觉得繁星鲍勃的事情更重要。

  办公室里,绿菜小袅问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在遵循我的可爱标记!”

  斯凯森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屁股。说实话,哪怕是按照马哈顿的标准,这也有点晚了……

  “你什么都不了解。”

  “这句话你已经重复过好几遍了!我什么都不了解,但是我知道协律的那套东西肯定是骗马的!”

  飘雪发射了一道魔法射线,繁星鲍勃立刻瘫倒在了地上。但是从他的脸上看不到痛苦的表情,看来那是一个麻痹型的法术。

  绿菜小袅开始拨电话,同时打开了免提。

  等等,一般跟家长告状不是学生都不在场的吗……

  “什么事?”电话那头传来了繁星里尔的声音。

  “繁星鲍勃,你跟你爸说说你干了什么。”

  “爸,这个夏令营就是一个洗脑的地方!”

  “怎么你在哪都能整事?绿菜小袅,你没对他做什么吧?”

  “繁星鲍勃,你凭着良心,告诉你的爸爸我们每天在做什么。”绿菜小袅说。

  “他们发书下来……让我们背……如果与书里的意见不同就会被罚站……而且是几匹马一起罚……还有,他们不给我们看电视……还有早上跑步很累……”

  繁星鲍勃越说声音越轻。

  他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夏令营能开那么多届而不出问题了。

  因为它根本没有问题。

  “你把电话给绿菜老师。”

  “嗯,繁星爸爸?”绿菜小袅说道。

  “我现在在外面有事,你该怎么办怎么办。”

  斯凯森突然感到自己被一只手抓住了。他本能地向后踢,但是铁威明显受过格斗方面的训练——于是他把斯凯森摁在了墙上。

  “绿菜,我刚刚抓到了一个窃听的。”铁威说着,一只手把斯凯森放在肩上,另一只手握住斯凯森的一条后腿,走进了办公室。斯凯森在经过门框的时候把头低了一下,防止撞上去。

  “哦?斯凯森?我本来以为你是个乖孩子呢。飘雪,麻住他,然后去查寝吧。”

  随着一道射线,斯凯森感觉自己的四肢失去了知觉。铁威把他放了下来。

  “你没问题的吧?”铁威问。绿菜小袅点了点头。

  铁威走后,繁星鲍勃说道:“放了斯凯森,这跟他没关系。”

  “哦?”绿菜小袅说道,“你是想让他找到这个吧?”绿菜小袅拿出了繁星鲍勃的蹄机。

  “说真的,小到能够藏进鬃毛里的蹄机,可不是什么年轻马的风潮玩意——你看看马哈顿第一富二代斯凯森都没有。说吧,哪来的?”

  “我爸爸送给我的……”

  “对,你爸爸是码头的装卸工,不吃不喝两个月才能买得起它。货物的样品吧?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你还没跟你爸爸交代你怂恿同学偷钱的事情呢……”

  “我爸不是这样的马!”

  “那这个蹄机是哪来的?”

  “是……是斯凯森的爸爸送给我爸的,他说他不会用……”

  绿菜小袅心里期待的答案是“我不知道”,这样她就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狂轰乱炸了。但是现在,事情变得麻烦了……李默特森可不是他们能惹的起的货色。

  “你来到这里之后,就没有信过协律的东西,对吧?”绿菜小袅说道。

  “是的。”

  “你为什么对你自己的理论那么自信?或者,你有自己的道德观吗?”

  “我有。你过来,我悄悄讲给你听。”

  绿菜小袅把头伸了过去,繁星鲍勃吐了一口口水。

  “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绿菜小袅强压住心中的怒火,“青少年马出现逆反心理是很正常的。我相信你爸爸的工作应该很忙吧?”

  “轮不着你管!”

  “是啊,因为工作忙,你从小被过早地暴露在了不良刺激之下。但是你一系列的反抗行为的背后,其实原因很简单——你缺乏安全感。你的父亲没能给你一个美满的家庭,你的母亲……我们还是不要谈论她好了。你开始相信,只有通过自己的力量才能保护自己。于是你不相信一切成年马,你不相信老师、不相信权威、不相信任何爱国主义的思想,但却对斯凯森马首是瞻。在你的内心深处,仍然需要一匹马来安慰。”

  繁星鲍勃没有说话。斯凯森很好奇,她是怎么分析出繁星鲍勃的心理的。

  两匹马随后都被送回了寝室,麻痹很快就解除了。

  斯凯森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6 13: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届夏令营。
  
  “你一直相信,只有符合科学精神的推导才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理,你甚至因此信仰了所谓的无神论。你的这种行为的背后,实际上是因为你缺乏安全感。你的父母无论是职业还是性格的差异都很大,虽然感情仍然稳固,但是对于你究竟应该成为什么样的马分歧很大,我说的对吧?所以你不相信他们中的任何一方,你疯狂地相信只有学校里教的才是正确的,你拼命地学习,不是为了能够讨得父母的欢心——你是想要证明自己,你想要证明你可以选择自己的马生道路。只是你为此就反对协律的行为太矫枉过正了。”
  
  第八届夏令营。
  
  “协律是已经通过科学证明了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相信你自己意淫出来的理论,而不相信协律?你才7岁,但是协律从雪魔时代算起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你还没有工作,你的一言一行都在你的父母的监管之下。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说明了什么吗?这说明你缺乏安全感!你反复地跟我说,你的继母待你不薄,可是你有听说过这个年龄的小马整天把‘我爱妈妈’挂在嘴边上的吗?你害怕有一天,她也会像童话故事中的那个继母那样,控制你的爸爸,所以你自己创造了这样的一套理论安慰自己,蒙蔽自己,可是这并不是现实,协律才是现实!”
  
  ……
  
  第一届夏令营。
  
  “这次我会负责讲课,你来负责管理。之后,讲课也会由你负责,我们会引导对象对你产生个马崇拜。”铁威说。
  
  “为什么你不亲自上去?”西尔问道,飘雪正在给她画假的可爱标记。
  
  “即使理论再怎么充分,安全措施再怎么完善,小马间的个体差异还是太大了——我们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到时候,他们会面对一匹名叫‘绿菜小袅’,可爱标记是一颗卷心菜的小马去复仇。更何况,隐藏你的身份有助于你的工作。”
  
  “你说的‘有助于工作’是指……”
  
  “我需要你忘记之前的道德规范,把那些幼驹看成一个个目标而不是活生生的小马。如果你意识到他们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甚至还误认为你是一个大师,你会更容易接受。还有,你需要一个‘特殊技巧’。在小马出现反抗情绪时,你需要给他创造出一个专业的形象。现在情景模拟一下:我是一匹7岁的雌性陆马,可爱标记是一块石头。我在2岁的时候因为一场意外毁容,来到夏令营之后,认为自己应该试着去融入社会而不是去做少数派,你该怎么打消她的反抗思想?”
  
  “首先,我会告诉她……”
  
  “用第二马称。”
  
  “你自以为是个早熟的孩子,但是实际上你看到的只是这个社会的黑暗面……”
  
  “不,我看到的是真相。”
  
  “那不是真相,协律才是真相……”
  
  “然后我就会表面上说‘是是是’,心里却在想‘你个傻哔’。”
  
  “那么……我应该怎么说?”
  
  “关键在于用一个他们从来没听说过的理论震慑他们,你用的那个术语叫社会经验缺失,是个可行的手段,只是已经有无数的大马跟对象这样说过了。再想一个?”
  
  “那就……安全感?不信仰协律是因为缺乏安全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7 14: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斯凯森,你醒醒。”
  
  斯凯森被繁星鲍勃叫醒的时候,距离规定的起床时间还有十几分钟。他怨念地在床上说道:“什么事啊?”
  
  “老子的飞羽被剪掉了!”
  
  斯凯森看了一眼,说道:“你的翅膀不是还在吗?而且看起来没掉毛啊?”
  
  “这不是一般的掉毛!翼尖的羽毛是滚转用的,昨天晚上……一定是绿菜小袅或者飘雪。斯凯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们害怕了,他们感觉到威胁了……”
  
  “你想多了,昨天绿菜小袅老师教给你的你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吗?”
  
  斯凯森听到繁星鲍勃没有再说话,便准备再睡个回笼觉。突然,他被抽了一蹄子。
  
  “他们都可以放弃自己的自由……唯独你不可以!”繁星鲍勃说。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你就假装自己相信了她的理论你会怎么样呢?不想吃方糖了?”斯凯森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自己的那份已经没有了。
  
  “斯凯森……你能跟我讲一下吗,为什么方糖不能多吃?”繁星鲍勃问。
  
  “这个啊……雪魔时代以前,小马还在吃草的时候,食物很匮乏。为了能够活过冬天,那个时代的马都尽可能地让自己胖一点,储备更多的能量。而糖当中含有大量的能量,于是久而久之,喜欢吃糖、不顾一切地寻找甜食的小马活了下来。可是后来小马步入了文明社会,经过培养小麦、水稻、苹果中的能量含量是草的几十甚至上百倍。但是思想深处,对甜食的渴望仍然存在着。如果我们仍然放纵自己,想吃多少糖就吃多少糖,我们就与原始马没有区别了。”
  
  “你以前跟我讲过。”
  
  “你为什么让我再讲一遍?”
  
  “因为我只是想知道,我心目中崇拜的那个博学广识的斯凯森还在不在。”
  
  “无理取闹!”
  
  “他们在一步步地控制我们……”
  
  “繁星鲍勃,我希望你首先学习一下什么是尊重。你需要尊重别的马的信仰,而不是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上去!”
  
  “到底是谁在把思想强加给谁?”
  
  “那么到底是谁挑起了这场争吵?”斯凯森重新躺回床上,把脸背向繁星鲍勃。
  
  “马哈顿地区的小马得到可爱标记的时间远远晚于其他地区,而且即使得到了往往其意义也很模糊……”
  
  “那是因为农村地区普遍有性早熟。”斯凯森不耐烦地说道。
  
  “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太轻易地相信别的马了。”
  
  “如果让我从一个师范大学毕业的老师和一匹学习成绩全班倒数的马当中做出选择,你说我应该相信哪一匹马?”
  
  “没关系,斯凯森,我已经原谅你了。每匹马都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你走!”
  
  过了一会,斯凯森没有听到繁星鲍勃的声音。他起床前去刷牙。
  
  我刚刚说了些什么……
  
  情绪控制……
  
  我是不是刚刚差点失去了一个朋友?
  
  我真的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4: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默特森书房里的电话响了。这是件很难得的事情,平时工作都是用随身携带的蹄机,家里的电话只有少数马知道。
  
  “喂,森啊,是我,打扰了。”
  
  是繁星里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4: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见,我的小妹妹!”银甲闪闪对着渐行渐远的天马车挥蹄喊道。
  
  “再见了,我的三硼化二氟(B3F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13: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上午,我来教大家一种提升精力的手段。”绿菜小袅说,“生物课学的比较好的同学应该知道,呼吸是依靠膈肌的运动产生胸腔与外界的气压差而形成的。但是一般的小马在呼吸时,只用到了胸腔的约三分之一左右,剩下的只有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才会被使用,提升肌肉的运动能力。但是这并不会消耗太多的能量,更不会对健康产生副作用。”
  
  斯凯森听得很认真。如果之前讲的全部都是高深莫测的理论,现在终于讲道实际的、可以亲身试验的内容了。实际上,在看到那个结晶的实验之后,他心中唯物主义的思想已经开始动摇:除了协律理论,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解释这个现象了。
  
  “首先,我需要你们闭上眼睛,尽可能的坐直。”
  
  斯凯森照做了。
  
  “集中精力,想象你的脑海中有一个垃圾桶。当你出现任何想法时,就把它扔进去,不要去想它。最后,把那个垃圾桶的形象也从脑海中删去。这很困难,但是之后你应该就可以体会到内心的平静。”
  
  绿菜小袅停了一会,讲道:“现在,深吸一口气,想象那口气顺着肺部一直往下,直到尾巴。呼气的时候,想象把那一口气中最纯净、最精华的那三分之一留在肚子里,只呼出三分之二。把它重复几次,直到你即使把这个想法也丢进‘垃圾桶’也仍然能够继续保持为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4:5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晚上。
  
  “斯凯森,醒醒。”
  
  “你马逼的还让不让马睡觉了?”斯凯森醒来之后,发现现在正是半夜,“你越来越离谱了。”
  
  “现在在你的面前有两个选择:被关进虫茧里直到死去,或者跟我一起逃出去。”
  
  斯凯森的睡意顿时消去了一半:“什么虫茧?”
  
  “你还记得历史书上提到的一种虫族,它们会把小马关进虫茧,然后把虫卵产在小马的脑袋里,控制他们,那匹马的意志和灵魂则会永远地被困在茧中。”
  
  “这不是恐怖小说的桥段吗?”
  
  “我刚刚亲眼看到了那些茧。”
  
  房间里很黑,斯凯森看不清楚繁星鲍勃的表情。
  
  “我们要叫上那些马一起……”
  
  “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了,明天早上就会把我们全部送进虫茧。如果现在叫醒他们,他们立刻就会行动起来。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我们先逃出去,然后报告给塞拉斯提娅公主。从现在到日出,我们大概还有6个小时。”
  
  “你有计划吗?”
  
  “……我现在飞不了,更不可能带着你一起飞出去。此外,那三个老师只是负责值班,虫族大部队看来明天才会来。”
  
  斯凯森躺回了床上,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灵。
  
  “斯凯森,你有办法了吗?”
  
  斯凯森沉默了一会,说:“你记不记得,1号家庭有一匹独角兽是个远视眼?”
  
  “是的,那么……”
  
  “把她的眼镜偷过来,我再想想其他的问题。”
  
  繁星鲍勃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了。几分钟后,他拿来了眼镜。
  
  “厕所里的应急灯使用的是电池供电,用失物招领处的那把雨伞的伞骨把它撬下来,我去看一下电闸。另外,你会路过客厅,记得把电视遥控板上的电池也带在身上。”
  
  “你有计划了?”
  
  “是的。”斯凯森说道。他从没有觉得脑袋这么清醒过。
  
  斯凯森检查了电闸。不出意外,上面有一个“火灾应急”的功能。
  
  如果之前在《建筑设计规范》上读到的东西没错的话……
  
  斯凯森扭头回到宿舍,把被套拆了下来。一会,他看见一道亮光照了过来。
  
  斯凯森问:“你现在不能飞,但是如果只是滑翔有没有问题?”
  
  没有马回答。斯凯森正疑惑时,他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楚了。
  
  绿菜小袅用一个标准的格斗姿势撂倒了繁星鲍勃,并把他摁在了地上。应急灯的电池被摔了出来。
  
  斯凯森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绿菜小袅放开了繁星鲍勃,摆出了格斗的起蹄式。
  
  但是斯凯森的目标是那盏灯。
  
  另一边,繁星鲍勃与绿菜小袅扭打了起来,但是他很快又被按在了地上。斯凯森拿起了灯,打碎了外面的毛玻璃灯罩,露出了里面的小电珠。
  
  他拿出了镜片,放在灯丝的前面,用一只蹄子拿稳,另一只蹄子摸到了刚刚掉在地上的电池……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拉出了背后的电线,把两倍于正常量的电池装了上去。
  
  钨丝在远超过额定电流下会过热融化,但是融断之前亮光在经过凸透镜的汇聚之后,光是温度就足以点燃黑色的纸张。斯凯森看到绿菜小袅痛苦地遮住了眼睛。
  
  “去总电闸拉响火灾警报!”他对繁星鲍勃喊道。繁星鲍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半飞半跑地冲了过去。斯凯森拿上了被套。
  
  瞬间,整座建筑物里充满了高分贝的警报声。
  
  “斯凯森,你刚刚吵醒了所有马!”繁星鲍勃说。
  
  “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斯凯森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自信过,“跟上!”
  
  在漆黑的夜里,突然传出绿菜小袅的惨叫声,铁威和飘雪不可能不赶过来。但是如果随后就响起了火灾警报,就很容易理解成是因为看到大火而受到惊吓。
  
  而火灾警报还有另一个功能……
  
  “斯凯森,那扇门两边都有锁……你怎么推开了?”
  
  但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真相,并封锁一楼的大门……
  
  “斯凯森你上楼干什么?还有那床被套……你是想……”
  
  “我会抓住被套,你在被套上面滑翔,并在即将落地时帮助减速,明白吗?”
  
  “好。”
  
  到了顶楼的窗边,斯凯森已经听到了有马上楼梯的声音。他用足了力气,把窗户踢碎了。
  
  “这可能有点危险……”
  
  “但是这是为了自由!”斯凯森说道。
  
  两匹马跳向了吠城的凉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15: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早上。
  
  “……斯凯森你……你不是说报纸可以防对流保暖……还分析了一下晚上不会下雨……的吗?”
  
  “我……我怎么知道……现在不是夏……夏天吗,怎么这……么冷。”
  
  繁星鲍勃从长椅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现在几点?”
  
  “现在我们位于北纬30度左右,今天是年中月22日……还是21日来着。如果从月亮的位置来看的话……”
  
  “不用那么麻烦。我是晚上十二点叫醒的你,前前后后大概花了一个小时,然后在街上睡到自然醒……无论怎么说也是凌晨。”
  
  斯凯森没有注意听繁星鲍勃在讲什么。他在看着天上的月亮——
  
  那是一轮满月。
  
  一轮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满月。
  
  “繁星鲍勃,我有一个猜想。”
  
  “什么?”
  
  “我们刚刚所经历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我们的幻想。”斯凯森说,“我们已经被关进了虫茧,不知道过了多久,然后又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其实……”繁星鲍勃说道,“那些全是我编出来的。”
  
  “什么?”
  
  “我不能再忍受这个地方了,我知道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不,不可能,不……”
  
  “怎么了?”
  
  斯凯森坐在了地上,看着自己的前蹄:“在夜间,马的眼睛有本能的趋光性,突然看到亮光时,瞳孔来不及收缩,眼动肌却会立刻把眼球对准光线来源……绿菜小袅有失明的危险。”
  
  “她?你要是杀了她才是为世界……”
  
  斯凯森狠狠地给了他一蹄子,“你祂蚂的才是世界的祸害!你想想看,明明是你把我拉上了贼船,是你为了一己私欲……是我弄瞎了绿菜大师。是我的错。”
  
  “斯凯森,我们首先得想办法搞清楚为什么突然这么冷……还有,你还记得,我们的计划是等商店一开门就去借电话找你爸爸……”
  
  “你想想看,繁星鲍勃,如果突然有一天,你什么也看不见了……”
  
  “斯凯森,”繁星鲍勃用两只蹄子抓住斯凯森的脸,尝试用翅膀保持身体的平衡。但是因为翅膀上的伤,他向一边倒了过去。他说道:“我们现在不可能再回去了,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
  
  “你说的对。”斯凯森站了起来,做了一次腹式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吠城虽然不算经济发达的地区,但是基础的市政设施应该还是有的……现在我们在一片商业区。右边的店面有一个九十度的转角,那么应该里面是一个广场,入口就是左边的那扇门,虽然现在锁起来了,但是门的旁边有一个火灾通道……跟上。”
  
  两匹马走了进去,借着通道里的光,繁星鲍勃突然说道:“斯凯森,你得到可爱标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6 13: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李默特森和柳林冬月起床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
  
  “老公你快看,今天这什么情况?空袭了?”柳林冬月摇醒了李默特森。
  
  “什么空袭啊,这年头谁会空袭小马国啊……那不是云,今天是真正意义上的‘没有太阳’。”
  
  “夏日节当天不升太阳……太阳屁屁来大姨妈了?”
  
  “她一定痛经的厉害。”李默特森应和道,心里却有一丝淡淡的不安。马哈顿的金融家是一个听风就是雨的团体,无论是造谣还是辟谣,最近都要忙一阵子了。
  
  至于造谣和辟谣到底选哪一个?别的演讲家可能会看哪个能赚更多的钱,但李默特森则是完全看心情。
  
  柳林冬月下了床,翻出了昨天的报纸,念道:“夏日节特别报道……今年的庆典在马镇举办,你说是不是她酒喝多了?”
  
  “政府那边可有麻烦喽……光是把所有的路灯全部打开,那几个部门就能吵上半天,更别提交通信号,还有上班算不算迟到的问题。”
  
  政府.....
  
  现在政府在忙什么呢?
  
  “我还是得去一趟公司,不知道那帮饭桶能整出什么事来。”
  
  中央没有给出任何解释,那么猜疑论就会在无产阶级那里流传开来……
  
  接下来,他们就会采取措施,想方设法地把理财产品和定期存款里的钱取出来......
  
  “职员的反应无非就两种,以为这是世界末日然后收拾东西准备逃难,或者以此为借口上班迟到甚至干脆不来了。”李默特森说。
  
  “出了这种事情,我总得现个身吧。”
  
  接下来,对消息听风就是雨的股市将会瞬间爆炸,中产阶级出于对市场动荡的恐惧会直接撤资。
  
  “对了,老婆,问你件事。”李默特森尽力让这句话显得像是闲聊,“你老是抱怨证券界的低价竞争和饥饿营销......但是投资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理论上说市场只需要一家公司就可以饱和,那么低价竞争并不能产生额外的销量......”
  
  “当然能有额外的销量了。”
  
  “不是,我们公司主要经营理财的业务没错,搞空壳评级机构刷风险度我也知道,但是放贷的时候呢?”
  
  “简单啊。首先收买记者和作家,让他们给目标客户反复制造经济繁荣和市场利好的印象,这也是政府希望看到的。接下来,他们就会有自信心,就会想着单车变摩托,想着自己一定要趁着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狠赚一笔,于是疯狂地贷款。等他们还不上的时候,就把他们家的房子、店铺、祖宅、甚至是老家的土地合法地收回来。我知道,老公,你一直不喜欢这样——但是没办法,这就是马哈顿的游戏规则。”
  
  “这些东西你已经跟我说过很多次了——但是,老婆,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比如,他把同一套房子抵押了两家公司的贷款,用十几张信用卡互相还款,把老家的田地同时卖给两匹马?”
  
  “的确有,而且还不少——但是他这辈子都别想抬头做马了,他没法买房、没法拿学位……直到他把钱还清为止。”
  
  “可是如果世界突然毁灭了呢?”
  
  “不是吧,老公,无非就是太阳屁屁睡过头了而已,你怎么想这么多?”
  
  “熵增总会到来的。”
  
  资本守恒。
  
  如果有资本流出,就必定会在某方面体现出损失。那些一辈子都换不清债的马就是损失——但是与此同时,法律又巧妙地把那些损失掩盖成了收入。
  
  “首先是股市。”李默特森说的很慢,一方面是给柳林冬月思考的时间,另一方面,他也不愿意面对最终的结论。
  
  股市。
  
  股市永远是一个听风就是雨的地方,太阳没有升起足以让大多数马开始撤资,这会导致股市走低,进一步怂恿更多的马套现。熔断、涨跌停只是掌权者针对散户的特权,一旦发生真正意义上的崩溃,资本家可以在大盘触底之前就掏空整个市场。
  
  “然后是理财机构。”
  
  没有马能够掩盖股市全面崩溃带来的市场悲观情绪,有点常识的马都会撤回在理财产品中的所有资产,为此甚至可以动用非法手段甚至是暴力手段。
  
  “接下来是增信机构和保险。”
  
  柳林冬月眼里满是震惊,那份报纸掉到了地上。
  
  当大公司试图用之前设置的保险措施补救时就会发现,原本应该成为公司资产的大量贷款仍然没有追回,而专门针对危机的保险公司更不可能同时支付多家公司巨额的险金。
  
  “最后是政府。”
  
  为了稳定市场秩序,马哈顿市政府必定会向市场大量注资,为了削减开支,就会从其他的公共服务中抽取预算,而充满了失业者的马哈顿街头则会迅速充满大批的失业者。
  
  “但是老公,你所有的推测都是基于一个猜想:有马会认为这是世界末日,并从股市中套现。”
  
  “你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吗?”
  
  “能。”
  
  “那马哈顿绝大多数的金融界精英也能。这就是马哈顿的游戏规则。”
  
  如果提早套现,就能够降低损失,但是这同时也是在加速这场危机的形成。如果所有马都能够按兵不动,等太阳重新升起,一切就会变得和原来一样。但是一匹马不知道其他的投资者是不是也保持观望。就算他知道大多数马都会保持观望,他还是不知道别的马是否会认为他会保持观望。就算他知道别的马会认为他保持观望,他还是不知道别的马会不会认为他认为别的马会保持观望。
  
  两匹马各自有一把手枪,可以杀死对方而没有任何负面影响。这个时候,谁能先决定开枪,谁就能活下来。
  
  “但是还有一个因素——也许塞拉斯提娅会动用国库给马哈顿注资……”
  
  “你还记得马哈顿是怎么来的吗?”李默特森去厕所开始刮胡子,“而且,就算注资,我们的公司也将继续亏损好几年,按照通行的做法这时候应该把公司卖掉。更何况,国库里哪有那么多的闲钱?如果太阳屁屁真的要救市的话仅有的选择就是印钞和国债——但那只不过是一个饮鸩止渴的方法而已。”
  
  “我现在就去公司……”
  
  “你能做什么?市场的信心已经崩溃了,美梦已经破裂了。”
  
  “但我不会不反抗就认输。”柳林冬月说,“也许……也许还能再捞一点钱出来……”
  
  李默特森目送着她走出了家门,他知道,柳林冬月的真实目的是通过忘我的工作麻痹自己。
  
  但是在权力的余温散尽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他打通了青年领袖训练营的电话。
  
  “您好,我是绿菜小袅,请问您是……”
  
  “李默特森。”
  
  “是这样的,李默特森先生,昨天晚上吠城的龙族发生了暴乱,当时的场面非常混乱……”
  
  “把铁威叫来。”
  
  “铁威先生现在正在外出公干……”
  
  李默特森决定使用他的能力。他说:“铁威卷钱跑了,对吧?”
  
  “这个,李默特森先生……”
  
  “你现在孤身一马,没有一分钱,被你的老板抛弃,在马生地不熟的吠城,你即将面对的将是一次巨大的失业潮,你打算怎么活下去?”
  
  “我们会尽快安排送学生回马哈顿的火车,但是斯凯森……他和繁星鲍勃失踪了。”
  
  李默特森挤出了一句“谢谢”,然后挂断了电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9-4-21 21:01 , Processed in 0.276255 second(s), 70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