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查看: 2875|回复: 100

[原创 连载] 黑暗/悲伤 马哈顿陆马IV

[复制链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发表于 2017-8-28 09: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斯凯森 于 2017-12-22 08:48 编辑




你有没有体会过崩溃的感觉。


就如同整个世界崩塌在你眼前。


我有些不相信大伙都是如此肤浅,不将心比心。


别忘了爱与包容,别人也是希望你能够理解他们的。




2011年底,小马神教的第一个由职业心理工作者组成的团体,马迷研究会(brony study)成立。


2013年8月,马迷研究会发布了他们的第一个计划的最终研究结果。“86%的男性”、“平均年龄21岁”、“84%异性恋”等至今仍被小学生津津乐道的数据即来自此次调查。


2013年10月,小马抗抑郁互助会(anti-depression ponies)在fimfiction成立,截至20178月,共有1600名成员。


2014年初,马迷研究会公布了小马教内部精神病理学倾向的研究结果。小马神教中有精神障碍倾向的人高达32.94%,高于25%的美国平均水平。其中,常见病抑郁、焦虑、自闭、注意力障碍共占88.2%


2016年10月,阿绅发了整个中国马圈第一个标明是心理服务且至今仍未删除的帖子。至今他仍在义务为吧友提供心理服务。


2017年35日,M吧全面禁止负能量帖子。



2017年10月26日,M吧陷落,中国马圈大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09: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斯凯森 于 2017-8-30 10:37 编辑

  “你现在看到,我们的橘子并不是那么的诱马,”那个农夫说着,“那是因为我们把好的,值钱的品种都去给那些需要帮助的马去种。”他说着,打开了仓库的门,里面分开放着几筐橘子。

  “你们农民真辛苦啊。”柳林冬月说。她是一匹淡绿色的陆马,身上戴着的华丽首饰与农民简朴的着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话要是一般的马说,都是用一种讽刺的语气。但是李默特森,她的老公,听得出来她是认真的。

  “这一筐,”农夫指着品质最好的那一筐说,“是老马种的。那边那筐是残疾马种的。它们都是最好的、最贵的品种。在市场上,一公斤能卖上五十金币。”

  “老板,那你这卖多少?”柳林冬月问道。说到底,他们夫妻俩只是旅游路过,老板的过于热情让她有些怀疑。

  “不不不,我不是来推销的。”老板说,“我这里的价格与市场上是一样的。我们的确要关爱弱者,但是保护他们的自尊也很重要。他们有能力自己赚钱养活自己,所以不要把他们当成乞丐。”

  “说的好......我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柳林冬月说道。

  “但是,一公斤五十金币是零售价。我可以以批发价给你......如果你能买十公斤的,我只收400金币。”

  “哇塞,这么便宜。”

  “我也是当一次好马,”农夫说,“协律主义或多或少还是有点道理的。”

  在李默特森意识到那匹马在说什么的时候,他感觉如同被电击了一样。

  塞拉斯提娅……

  距离1000年期限还有20年的那场集会上,暗影天马队持械冲进了露娜党的集会地点。一夜之间,对露娜的崇拜被打为邪教。很快,一些政治家开始诬陷自己的政敌。塞拉斯提娅对此放任自流,为的是彻底清除贵族阶级两党制的思想。

  有协律精华,她可以轻易地打败露娜。但是再次打败她没有任何意义。她想要的,是马民仍然像恐惧一个恶魔一样恐惧露娜。

  李默特森的父亲就是在那时冤死的。他死后,李默特森和其他“还有救”的知识分子、财主、公知来到当时最贫穷的马哈顿接受再教育。

  “这橘子能放多久?”柳林冬月问,完全没有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阴凉、干燥的地方,放一个月不成问题。”

  “好的,那我......”冬月正打算掏钱,李默特森打断了她。

  “你是想养猪吗?十公斤?”

  “不是我说你,出来旅游本来就是图个开心,你对什么都没有兴趣,那你还出来干嘛?”

  “我怕我把真话说出来了你会不开心。”

  冬月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态度,又想起了医生的要求。于是她说道:“你别这样,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

  “好的。首先,这么热的天,一个农民为什么宁可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也不愿意光着身子。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李默特森用魔法扯下了他的衣服,那个农民的可爱标记是两张面具,一张哭脸一张笑脸。

  李默特森接着说道:“那些橘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不顾那个“农民”想要杀马般的目光用魔法漂了一个,又漂起了他的打火机,加热那个橘子。很快,就有蜡滴了下来。

  冬月分明看到,李默特森额头冒汗,呼吸急促,刚刚把药瓶子放回鞍包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5

帖子

737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737
发表于 2017-8-28 22: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马青下乡记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08: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后。
  
  马哈顿作为整个小马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其房鮠价更是高到了一个离谱的程度,而为数不多的海景房就更是成为了各大财团展示实力的手段。就是在这样的一幢别墅里,斯凯森一家正在吃饭。
  
  “儿子,下午想去哪玩?”李默特森一边用魔法吃着盘子里的通心粉,一边问道。
  
  “爸,我没想好。”斯凯森答道。
  
  “我说,你能不能给儿子做个好榜样,吃饭能用餐具吗?”柳林冬月问道。
  
  “Sky,告诉你鮠妈你现在会用餐具了吗?”
  
  “拜托,爸,我都7岁半了,估计就快得到可爱标记了。”
  
  “你们班上得到可爱标记的马多吗?”李默特森问。
  
  “不多。”斯凯森说着,想要转移话题。他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对可爱标记的事情如此关注,“最近我听到了一些传闻。”
  
  “什么传闻呢?”
  
  “他们说......我们家族受到了诅咒,你和我的心智会逐渐被恶鮠魔吞噬。”
  
  “无稽之谈。”柳林冬月说,“你可千万别相信这种鬼话。”
  
  “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传闻。”李默特森趁着斯凯森不注意,给冬月使了个眼色。
  
  “是不是跟......爷爷有关?”
  
  “如果传说是真的,我的理智不是应该已经被吸走了吗?”李默特森说着,用魔法漂起几个通心粉,让它们在自己的周围绕起圈来,“在飞鮠天通心粉的力量之下颤鮠抖吧!呼呜哇哈哈哈~”
  
  斯凯森笑了起来。
  
  冬月说道:“斯凯森,你不是还要看'我的小毛驴'吗?妈妈今天特准你去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
  
  “妈妈,'我的小毛驴'是给小女生看的,我去看'杀死比尔'去了。”斯凯森端着碗,到客厅去了。
  
  确认斯凯森离开了之后,冬月跟他说:“以后,儿子的事,你少管。”
  
  “怎么了?亲爱的,又惹你不开心了?”李默特森一边说着,一边朝冬月靠了过去。
  
  “我告诉你,这招对我没用。”冬月说了句与事实完全相反的话,“你之前有一段时间,真的相信飞面存在的,对吧?”
  
  “第一,飞面神教至今仍有相当数量的信鮠徒,当然现在他们是在用这种行为抗鮠议科学无用论罢了。”李默特森说,“第二,那段时间,我......我正深受诅咒的折磨,判断力有点......”
  
  “那么我又怎么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发病?”冬月说。在说出最后那个词之前,她用眼神征求了一下李默特森的意见。
  
  李默特森意识到,如果指出她刚刚那句话里犯鮠下的举证责任错误,她会再用一个个人怀疑进行反击,并最终开始人身攻击。
  
  看来当年发病的时候学的那点逻辑学还是有点用的。
  
  “你这么说,宝宝要哭了哟。”李默特森决定用没有逻辑来对抗没有逻辑。
  
  “你够了啊。”
  
  “老婆,其实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这个症状已经遗传了好几代了......”
  
  “斯凯森*很*健康,他也*不可能*受到诅咒的影响。”冬月说。只要话题一到孩子上,她的态度便强鮠硬了起来。
  
  “老婆,先不说医生的建议,就看我爸那一个家族的史料......”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冬月捂住耳朵,摇着头,说道。
  
  那是任何的逻辑辩论中都无解的必杀技。
  
  “我说,你得相信科学......”李默特森决定进行最后的尝试。
  
  “发病的症状之一,就是看待事物非常悲观,我得带你去复查一下了!总之,斯凯森*很*健康。”
  
  两马安静地吃了一会饭,李默特森问道:“你还记得,刚刚斯凯森说他要看什么来着?”
  
  “好像是什么......'杀死比尔'?”
  
  李默特森低语了一句“騲祂蚂的”,然后喊道:“斯凯森,你给我过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09: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宇宙也曾经光綄明过,创世大爆綄炸后不久,一切物质都以光的形式存在,后来宇宙变成了燃綄烧后的灰烬,才在黑綄暗中沉淀出重元素并形成了行星和生命。所以,黑綄暗是生命和文明之母。
  
  ——《三体·黑綄暗森林》
  
  每天早晨,马哈顿学院的一天都会从一个升阳仪式开始。
  
  太阳,永恒的象征。
  
  但是阳光是照不进马哈顿的——这座城市的崛起来自于一段无法回忆的往事。几代马之后,仇綄恨与记忆都逐渐消失,太阳没有了毁灭它的理由,
  
  但也没有拯救它的理由。
  
  马哈顿的夜空永远是灰蒙蒙的。霓虹灯对于云上的天马居民来说,是严重的光污染。
  
  斯凯森就在这被霓虹灯照亮的夜空下,走向补课班。现在是期末,在班上,不上补习班的同学两只蹄子都数的清。斯凯森一向成绩不好,不过他却一点也不为此担忧。明面上,是因为妈妈一直教育他“马生不止有考綄试”,“我当年也是个学渣”。
  
  实际上,斯凯森知道,以家里的关系,估计大学文綄凭都买好了。
  
  “嗨,疯狂......科学家,对吧?我没记错吧?”缇娜一边打招呼,一边用眼神询问身侧的繁星鲍勃,可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既然‘深空巨妖’把我的代号告诉你了,你已经成为了‘恶綄魔安乐死特别小队’的成员了?”斯凯森问。
  
  “算是吧,深空巨妖?”缇娜看向繁星鲍勃,想征得他的意见。可是他一直注视着地面。
  
  斯凯森觉得,小团体里突然来了一位女同学,本来应该是一件亦可赛艇的事情的。如果她不是全班最丑的那个就更好了。
  
  “深空巨妖,你怎么了?不开心?”斯凯森问道。
  
  “今天他出门的时候就是这样了,”缇娜再次看向繁星鲍勃,“我能说吗?”繁星鲍勃几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上个礼拜,他爸来了补课班一趟,然后发现点名册上他的名字被划掉了,”缇娜说,“然后,他爸在厕所的瓷砖底下找到了当时给他报名的钱——已经花掉不少了。”
  
  “老哥稳啊!”斯凯森赞叹道。
  
  “今天他爸没有送他来上学,我猜现在他肯定在补习班等着呢。”缇娜说,“我去看看。”说罢,便加速飞走了。繁星鲍勃抬起头,却欲言又止。
  
  “深空巨妖,你的这些英雄事迹我简直是做梦也想不到啊。你别误会,我不是讽刺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精神领綄袖了!”
  
  “谢谢,起码还有你和缇娜在支持着我。”繁星鲍勃说。
  
  “说道缇娜,你是得多饥綄渴......”
  
  “我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
  
  “好吧。对了,我对于逃课被爸妈发现没有任何的经验......你觉得你爸会怎么做?”
  
  “我觉得这次他是彻底被惹怒了,”繁星鲍勃说,“大概......直到期末考綄试的禁足?暑假时一周4天的补课班?没收蹄机?”
  
  “对你来说都不算什么的,对吧?”
  
  “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繁星鲍勃地綄下了头,“但是他的眼神……当他找我谈话时,他的那种失望。我不希望再看到他那样了。”
  
  “他果然就在补习班门口!”缇娜飞了回来。
  
  “好,那我就表现的积极一点......”
  
  “你们俩在这呆着。”斯凯森说,“我去会会你爸。”
  
  “斯凯森你疯了......”缇娜说。
  
  “我爸教过我一点逻辑学、心理学和哲学。”斯凯森说,“如果成功了,也许就能得到可爱标记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20: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会在这里进行章节的首发,以及一些概念章节的发布。
概念章节是在构思《马哈顿陆马IV》的过程中产生的灵感写成的短小的章节,可能会在之后的内容中直接使用,也可能与接下来剧情的发展背道而驰。
这些章节都是在cnbrony上独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20:5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斯凯森走进大厅,繁星里尔正在前台与小镜老礗师攀谈着。

  “......鱼勒个东西呀,又没得哪个马儿去吃,都拿去喂辣些猫猫狗狗的了,再不然就是拿给那些狮子鸡去吃。没过到一阵子,那个'八零事变'就出来了。马哈顿繁荣了没错,可把我们辣些打鱼的害惨了哟,现在辣边修到个码头,为了赶我们走,才拿唠点钱给老礗子。小镜哪,也不寺老礗子贺你,我们家能不能够翻身,就看辣个嫩老汉儿喽。”

  在斯凯森的印象中,繁星里尔一直是一匹“力量型”的马。他干着体力活,没有过多的娱乐,对公知、邪礗教、网络、媒体都漠不关心,就这样撑起一个家。

  就像雪魔时期的陆马女战士一样。

  斯凯森告诉自己,要自信。这次的事情直接关系到繁星鲍勃。斯凯森一直觉得,世界上应该有像繁星鲍勃那样愤世嫉俗的马,可是如果他爸真的拿家庭责任什么的教育繁星鲍勃……

  他也就不再是那个精神领礗袖了。

  的确,他家里的环境与自己家的不同,自己这么做也许是在害他……

  但是辩论的基本功之一,不就是在任何情况下相信自己的辩题吗?

  “但是里尔先生,欲速则不达啊。科学家说了,打孩子对孩子没有任何帮助。”小镜说道。

  要切入对话,保证话语权,要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斯凯森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思想应该是卡尔•威特提出的。”

  斯凯森完全不知道卡尔•威特是谁,他的主张是什么,只记得他在妈妈礗的那个装饰用的书柜里见过一本《卡尔•威特教育学》。

  “哦?辣个,卡儿威餮,是啥子马哟?”

  “他是一个教育家。”小镜说道,“斯凯森,你读过他的理论?”

  “偶然瞥过一眼而已。”斯凯森决定说“实话”。

  “娃儿,你说,我郎个办嘞?”

  “小马国建礗国之根本,就是协律精神。”斯凯森突然发现思想品德课上学的东西拿来忽悠别的马真是太合适不过了,“而其中,又以友谊最为重要。只要信礗仰友谊信的真诚,自然就会有魔法。”

  “斯凯森,你先去教室里吧。”小镜说道。

  斯凯森心想,要说的话都已经说了。他肯定不敢否定小马国的基础,那么也很可能会反思自己的行为。毕竟,友谊就是魔法,没有哪匹小马*胆敢*否定这句话,它与“2+2=4”一样是永恒的真礗理。

  斯凯森正纳闷为什么小镜老礗师看不出来繁星鲍勃即将受的惩罚时,他听到小镜说了一句话:

  “我推荐这款暑期夏令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20:52:08 | 显示全部楼层
概念章节1

本文并非主线剧情,文中的内容很可能不会出现在正文中。

  斯凯森突然发现,父亲的形象在自己简陋的小屋中礗出现时,是那么的突兀。他是贵礗族出身,社礗会学、经济学、心理学三科毕业,在马生的巅峰又迎娶了马哈顿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商界天才……
  
  我不配做他们的儿子。
  
  李默特森进门之后,把门关上,又用魔法拉上了所有的窗帘。
  
  “爸,你这样是要做什么黑魔法仪式吗?”
  
  李默特森的嘴角微不可见地上扬了一下,说道:“很类似——你得知道,我们就是传说中的那些‘恶礗魔’的原型。”
  
  “‘我们’?爸你是什么意思?”
  
  李默特森拉出了一张椅子,又示意斯凯森在桌子对面的床礗上坐下。他说:“你最近搞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
  
  “你没有阻止我——”斯凯森说,“早在我取钱之前,媒体就已经在报道了,你不会不知道的。当时,你只需要把存折收走,或者跟我说一句话就可以了。但是你没有,所以……”
  
  “所以你就把自己的生命赌了上去。”
  
  斯凯森双目圆睁,瞪着面前那匹已经饱经沧桑的独角兽。
  
  对呀,他学过心理学……他当然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李默特森问,他的语气仍然是那么的平静,这让斯凯森多少放松了一些——
  
  至少,在他的眼中,我还是一匹正常马。
  
  “我感觉……我除了造火箭之外一事无成,即使在这个行动中我也没有负责太多的东西,他们却把所有的功劳都给我……如果这件事情做不好的话,我也做不好任何其它的事情了。”
  
  “好吧,那么我现在告诉你——火箭发射失败了,原因是机械故障,具体原因则是材料不达标。”
  
  与李默特森预想的不同,斯凯森听到这话之后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仍然端坐在床礗上,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并没有在看任何东西。
  
  “我和你的妈妈计划把这座房子卖掉,再加上剩下的钱,足够买一幢……”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你不相信,你明明知道这种火箭失败的几率有多大的。”
  
  “我是说,爸爸,你是我所见过的考虑最周全的马——你明明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的反应,我不相信你没有任何的防备。”
  
  李默特森看了他一会,缓缓说道:“电和煤气前天就帮你停了,所有的刀具、打火机、药礗品、清洁剂都被拿走了,玻璃内礗侧贴了一层膜,表面上是用来防雾的实际上在玻璃碎掉以后那层膜可以黏住玻璃让它不会掉下来。如果你说的‘准备’就是指这些的话,我想应该够充分了——窗户的那个点子还是你礗妈妈想出来的呢。”
  
  斯凯森转了个身,躺倒在床礗上。李默特森看到,眼泪已经打湿礗了枕头,但是斯凯森却竭力不哭出声。
  
  “你体会不了这种感觉的。”斯凯森说,“在世界上遭受的苦难已经足够多了,我马上就可以触及天堂之门——”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点我从你身上的伤痕也看的出来。”李默特森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漠不关心,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效果才最好,“你得知道,世界上什么样的马都有。”
  
  “那么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选择?我只不过……”
  
  李默特森把一瓶药扔给了斯凯森,他说:“中心城进口的,抖M专用,吃下去之后就会感到极度痛苦,但是比自礗残要健康多了。”
  
  斯凯森旋开了药瓶,里面只剩下几颗了。迟疑了一下,他把那几颗全部吃进了嘴里,用牙齿咀嚼着,任凭令马作呕的苦味在口腔中蔓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20: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为正文

  上课之后,繁星鲍勃坐到了斯凯森的旁边。
  
  “抱歉,我没能说服他。”斯凯森说。
  
  “没事,我一直以来对老双师说的话嗤之以鼻,看来现在受到报应了。”繁星鲍勃苦笑了一声。
  
  “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繁星鲍勃。”
  
  繁星鲍勃抬起头,转头看向斯凯森。
  
  斯凯森说道:“我家里有电脑,有网络,所以我知道事情的真双相是什么样子的——尽管你不知道,但是中心城的马已经开始对马哈顿的教育制双度展开抨击。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现在学习最好的马往往最难理解友谊的魔法……”
  
  “友谊的魔法?”繁星鲍勃轻轻地用蹄子砸了一下桌面,“如果我连报答父母都做不到,要魔法有什么用?”
  
  “我从来没说过你应该和父母对双着双干,”斯凯森把蹄子搭在了繁星鲍勃的肩上,“至少,试一试,告诉他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辩论基本功,相信自己的论点。你也要相信,我们所做的一切——所有的逃课、抄作业,都是正义的!”
  
  “疯狂科学家,”繁星鲍勃小声说道,“为什么你总是有道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11: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斯凯森第一定律:上学是世界上最騲蛋的事。唯一比它更騲蛋的,就是周一和放假之后的第一天。
  
  身着一袭白衣的疯狂科学家·斯凯森踏入了校园,准备开始全新的冒险。
  
  白衣是校服,是用来遮住屁圌股——防止攀比的。教学楼是一幢几层楼高的建筑,每层的阳台都用铁圌丝圌网封住了,据说是因为以前有马跳过楼。
  
  当然,官方的解释是为了防止校外的社圌会青年丢石块打扰上课。
  
  校门两边,张圌贴着得奖的学圌生的名单,全都是马哈顿乃至小马国的正式比赛。斯凯森记得其中一张上有自己的名字——那是小马国自然科学挑战赛,他在考圌试的前一天“意外”地得到了一份与题目一一对应的答圌案。
  
  可是没有马想过要揭圌穿这一切——比赛得奖可以为学校争得荣誉,赢得老圌师的表扬、同学的赞许,在毕业考圌试中加分。可是,总有那么几匹马,思想品德课学的太好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斯凯森再也没有入围过物理竞赛。
  
  “上课之前,我们例行宣布一下。昨天,繁星鲍勃同学得到了他的可爱标记。”阿布面无表情地说着。他是一匹深粉色的独角兽,可爱标记是一朵花,下面有两棵草。斯凯森曾经与繁星鲍勃讨论过,认为那个可爱标记有两种理解方式:一是花园中有花和草的区别,没有草便无法体现花;而第二种......
  
  那是杂草。他天生对付杂草。
  
  繁星鲍勃走上台,骄傲地扬着头。其实无论从任何意义上讲,当众脱圌裤子都是一件糟糕的事情。而在讲台下20多匹同龄马的注视之下脱圌裤子,就更加糟糕了。
  
  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得到可爱标记的年龄段正是升学的关键时期,而如果不加以控圌制,学圌生将会受到一个“我应该偏科”的心理暗示。为此,通圌过这种方式降低学圌生对可爱标记及其带来的变化的关注度就显得十分重要。
  
  繁星鲍勃褪圌下了他的校裤,骄傲地翘着他的屁圌股——他的可爱标记是一根警圌棍。从来没有那匹其他的马像他这样大摇大摆的。
  
  展示结束后,阿布老圌师并没有立刻开始上课,而是说道:“今天上课之前,我想再提醒大家一下。这里是马哈顿最高等的学校,是你们选择了这里,而非我们挑选了你们。你们和你们的家长没有权圌利质疑学校的教育方式。如果要什么所谓的素质教育、全方位发展,完全可以去别的学校。”
  
  那节课一下课,斯凯森便立刻去找繁星鲍勃。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斯凯森边走边问。
  
  “其实很简单,昨天回到家我爸骂我的时候,我顶了句嘴。”
  
  “然后?”
  
  “我爸看上去更生气了,我就想起了你告诉我的东西,再然后......我赢了,我发现我的特殊天赋就是威慑和说服。”
  
  “等等......你说的你'赢了'是什么意思?”
  
  “我们吵完之后,我爸给老圌师打了个电圌话,”繁星鲍勃摆出了一幅dealwithit的表情,“然后把老圌师骂了个爽。”
  
  “神牠妈溜。”斯凯森说道,“你爸他还会继续骂下去吗?”
  
  “为什么要等他骂?我们自己就有力量。”繁星鲍勃说道,“到时候我们派发传圌单,游圌行示圌威,忽悠媒体,这才是雄马的浪漫!”
  
  “说实话,我觉得你考虑的有点超前了......”
  
  “恶圌魔安乐死特别小队必将打败邪圌恶的阿布集圌团并把光圌明与友谊带给马哈顿的孩子们!”
  
  尽管斯凯森觉得这很滑稽,他还是觉得,
  
  那个精神领圌袖回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8-9-24 12:18 , Processed in 0.2429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