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楼主: 闪现星风

[原创 连载] 《尸体派对小马版——绝望笼罩》

  [复制链接]

6

主题

73

帖子

449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4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10:4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保(防和谐)健室”改成“休息室”好了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我已经准备好吸食友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73

帖子

449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4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3-23 23: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眼前这匹叫做月亮舞的小马,双钻了解的并不是太多,只是听糖蓓儿偶尔提起过。据说是皇家魔法学院的高材生,现在主要研究灵魂魔法。不过,她怎么会是友谊仪式的发明者?而且她又为什么来到这里?

  “真的吗?再举行一次友谊仪式就能回去!就这么……简单?”双钻不知该如何诉说自己的心情。如果糖蓓儿真的不幸遇害的话,那么自己的行为岂不是断了所有伙伴的后路吗?

  月亮舞没有任何表情,木头似地看着双钻和蔷薇。然后用极为平静的语气开口说道:“就在不久之前,我感受到了八个灵魂进入了这个灵磁场,这种数量就目前来说是相当少见的,然而这里是多重封闭空间,你们的同伴自然也被分在了不同次元里——”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双钻感受到了一丝希望,一蹄迈到了月亮舞的面前,“你说你能感知到灵魂的数量,那么糖蓓儿是否还活着,这件事你能感知到吗?”

  月亮舞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一时没有作声。

  “能感知到吗?能吗?”双钻有些着急,几乎想冲上去晃月亮舞的肩膀。

  但是月亮舞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双钻愣了几秒。

  “你……很思念她吗?”

  她……为什么要问这个?为什么要这么拐弯抹角!

  双钻脱口而出:“废话!我当然想她了!她可是我的——”

  话还没说完,蔷薇突然堵住了双钻的嘴,冷静地对月亮舞说:“我们之前看到一张同样被关在这里的小马写的笔记,其中有一个说的是两个同伴分开后经历了数次次元转换的地震,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被分在不同次元里,这是否与彼此的思念有关?”

  毫无表情的月亮舞在听了蔷薇的话之后却突然浅浅一笑:“看来你意识到了,思念的力量在这片封闭灵场里也能产生很大作用。两匹小马的相互思念,会产生微妙的灵魂连结,使两者不会轻易被多重次元所分开。”

  双钻拍开蔷薇的蹄子,赶紧问道:“也就是说糖蓓儿不会轻易地和我们分开对吗!”

  “没错……”月亮舞肯定地回答道。

  “那好!你还没回答我!你能感受到糖蓓儿现在的生死吗?她现在还活着吗?”双钻迫切地追问道,身体几乎快贴上了月亮舞。

  “这个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月亮舞脸色一沉,“还有请你也控制一下你的距离!”

  双钻被蔷薇往后拽了拽,不情愿地抿了抿嘴。

  “既然如此,只能我去找她了!如果糖蓓儿还活着的话就太好了!”双钻有些忐忑地把身体转向休息室的门口,准备离开这里去找他重要的小马。但是还没走一步,一股强大的力量就把他拽了回来。

  “把话听完也是你应有的礼貌!”月亮舞冷冷地说,并收回了她的魔法。

  双钻紧紧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烦了,但是迫于对方的能力,也只能妥协。“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我怕我来不及去找糖蓓儿了!”

  月亮舞冷笑了一声,眼睛死一般地盯着双钻,说道:“在同一次元下的同伴的确不会被轻易地分到不同次元上,但是如果其中一方失去了意识,那反倒比一开始更容易被分到不同的次元里。”

  双钻愣住了。

  “以糖蓓儿那时的情况……不是……”双钻慢慢转头看向蔷薇,蔷薇轻轻低头闭上双眼,看得出也是一副失望的神态。

  “不过你们也不用灰心。”月亮舞的表情放松了下来,略显自然地说,“学校里出现的三匹幼驹幽灵,是维持这个多重空间的重要支柱,只要你们想办法让他们安息,次元就会完全重合,你们就很容易地与同伴见面了。”

  “真的?!”听到月亮舞的话,双钻又看到了希望的光芒,激动地问道,“那我们如何让他们安息?你有主意吗?帮帮我们!”

  月亮舞淡淡地说:“要想使他们安息,犯马的忏悔是关键。”

  “什么意思?”双钻背后传来了蔷薇疑惑的声音。

  “你没看过那篇报道吗?”双钻扭头向她解释道,“就是天神小学三匹幼驹接连被杀害的事件!”

  “还没有……”

  双钻已经把视线转回到了月亮舞身上。“那么怎么样才能得到那个家伙的忏悔?据说是一名教师对不对!”他认真地问道。

  “没错,”月亮舞看向休息室外面,说,“他也在这个灵磁场中,就是那匹嘴里叼着铁锤的巨马。”

  “什么……”双钻再一次愣住了。

  那匹巨马……那个将他和糖蓓儿拆开的元凶……那个不论从体格上还是速度上都无法战胜的家伙……那个拥有可怕武器的嗜血怪物……怎么会是他?

  月亮舞一副并不关心双钻反应的样子,继续说道:“在这所学校里,可能有那匹巨马所遗留的物品。找到并合理使用它,三个幼驹幽灵便会安息——现阶段,我只能得到这个答案。”

  这时蔷薇突然开口了:“我还是有些事不明白,如果说是那匹巨马杀了那三个孩子的话,那为什么他自己也会出现在这里?他也死了吗?”

  月亮舞微微点头:“据说是上吊自杀了,至于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

  蔷薇一只蹄子摸着下巴,严肃地问道:“那么他有没有可能也是维持这个空间的支柱?”

  月亮舞说:“我也曾这么想过。但是他身上的灵魂力量甚少,更像是一个无意识的杀马狂,完全没有撑起这个灵磁场的基本条件。”

  蔷薇释然地点点头,浅笑道:“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不用和他接触了!月亮舞,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么多!如有得罪还请见谅!”

  “没什么问题我就先走了,祝你们好运。”

  月亮舞点了一下头,然后就从原地渐渐地消失了。

  蔷薇拍了拍还在沉默着的双钻的肩膀,轻松地笑道:“放心,我们不用直接和那个大家伙接触了,只要找到遗物——”

  “我懂!不用你再多说了!”

  双钻突然的这声吼让蔷薇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然后双钻步履铿锵地将休息室的门打开,用低沉而又异常坚定的声音喊道:“我不能再退缩了!为了糖蓓儿也好,为了大家也好!我都不能再逃跑了!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不能再让它发生第二次!”

  “双钻……”

  蔷薇没有多说什么,表情复杂地背起了鞍包,跟着双钻离开了这个休息室。


注:比较困了,先更这么一小段!感觉这次找回了状态,感觉还不错,本幻形灵还是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的!同时我更期待各位对剧情做出的反应!你们感觉这一次双钻和蔷薇的表现怎么样?对月亮舞的印象如何?(和官方比可能有些ooc,不过没办法了!)
我已经准备好吸食友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21

积分

空白标记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7-3-29 11: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估计楼主玩过尸体派对……(我有PSP,也听说过一点这个游戏,不过文字游戏有点不合我口味,个人比较喜欢动作类游戏,所以你懂的。)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73

帖子

449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4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13: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铁血の机动战驹 发表于 2017-3-29 11:43
我估计楼主玩过尸体派对……(我有PSP,也听说过一点这个游戏,不过文字游戏有点不合我口味,个人比较喜欢动 ...

我是拿手机的模拟器玩的,尸体派对是我心中的神作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我已经准备好吸食友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21

积分

空白标记

Rank: 2

积分
21
发表于 2017-3-30 17:2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闪现星风 发表于 2017-3-29 13:56
我是拿手机的模拟器玩的,尸体派对是我心中的神作

我心中的神作就只有高达VS高达:NEXT PLUS了……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

帖子

113

积分

马校学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3
发表于 2017-3-31 23: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重空间的转换,附身,死亡,幻觉,好多元素!有带入感的好文啊!!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73

帖子

449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4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4-1 22: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双钻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刚才和糖蓓儿逃去的方向——也就是三楼去看一看。
  
  在楼梯的下方,除却糖蓓儿之前所在位置的血迹之外,地板上也破了一个窟窿,像是被重物砸出来的。楼梯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滴落的一路血迹,不过到三楼后就逐渐看不到了。这里三楼的空间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只有厕所,与之前从西侧楼梯上去的三楼相比,差不多是对称的布局。
  
  令马触目惊心的是,厕所门口的地面上明显有一摊血迹,看起来还很新。周围还有一些天马的羽毛,已经被血水染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这个发现让双钻稍微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这血迹应该不是糖蓓儿的,而是某匹天马的。至于那匹天马是谁,并不是什么值得挂念的事。
  
  双钻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厕所,警惕地盯着里侧的隔间,在防备危险来临的同时,又期待能看到糖蓓儿的身影。
  
  水龙头发出了咕咕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响。
  
  双钻有些失望。
  
  里面一共有五个隔间,双钻慢慢走了进去,果断推开了第一个隔间。
  
  地面上有一条像是从房梁上脱落的上吊绳和一个破旧的铁桶,并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双钻皱了皱眉,又推开了第二三四个隔间。里面的上吊绳都完好地挂在房梁上,散发着浓浓的恶意,而每个上吊绳旁边都恰好有个铁桶,就好像在贴着“欢迎自杀”的标签。
  
  最后,双钻带着一丝紧张感,推开了最后一个隔间……
  
  倒吸凉气的声音在安静的卫生间里格外明显。
  
  在这个隔间里,挂着一具雄性天马的尸体。具体情况双钻并没有细看,只是默默别开了视线,然后恰好和还在第一隔间前蔷薇对上了目光。
  
  “怎么了吗?”蔷薇已经发现了他的异常反应,同时她又把那个隔间脱落的绳子放进了鞍包里。
  
  双钻努力压制住来自喉咙深处的恶心感,沉住一口气后强装淡定地走向蔷薇,低沉地说:“这里并没有什么线索,我们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蔷薇奇怪地看着他。
  
  “没有!”双钻感觉很不自在,随口答道。
  
  只见蔷薇眨了眨困惑的双眼,然后与双钻擦肩而过朝着最里侧的隔间走去。
  
  “喂!我说你——”双钻极度不满地朝蔷薇那边看去。
  
  蔷薇在望向最里侧隔间的那一刻,猛地朝后跳了一步。“啊原来有尸体啊!你不早说!”蔷薇捂着胸口瞪了他一眼。
  
  “是你自己非要去看的吧!”双钻不满地反驳了一句,“不过原来你也知道害怕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已经见惯尸体了。”
  
  蔷薇这次并没有理他,而是走近这个隔间搜查着什么。
  
  “那里没有什么东西,快走吧!”双钻催促道。
  
  蔷薇并没有听到双钻话的样子,自顾自地说道:“翅膀完全被刺烂了,看样子是被强行挂上去的……里面有个鞍包!”她眼睛一亮,走进了隔间的里面。
  
  双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索性自己走出了卫生间。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过不带着蔷薇,自己去找线索,但是仔细想想还是一起行动比较方便,因为……因为……总之比单独行动要强一些吧!
  
  想到这里,双钻还是在三楼的楼梯间停下了步伐。在地面的又一次轻微的震荡后,身后传来了蔷薇急促的蹄步声。
  
  “出发吧!”双钻说了一声后继续往下走,“二楼北侧那边我还没去看过,我准备去那里看看。”
  
  “你打算越过那堆尸体?”
  
  “现在想不了这么多了!”双钻加快了步伐,在确认了幼驹幽灵不在那里后,果断地迈过了尸体,不过那些尸体的腐臭味还是让双钻恶心了一阵。
  
  “前面往右拐是勤务员室和4-A教室,勤务员室是锁着的,教室我也去过了,并没有其他东西。”蔷薇跟过来讲道。
  
  “那我去左边吧!”双钻立刻下了决定。
  
  刚往左走了没几步,双钻就突然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匹黄色独角兽的尸体。血液还很鲜红,看来刚死了没多久,脑袋几乎被砸得变了形,可以看出眼眶还有残余的泪水,无神的眼睛凝固着恐惧与哀伤。在尸体的旁边,有一张被血迹沾染的遗书类的东西:
  
  【闪现术在这种地方完全使用不了,那巨马已经快过来了,被发现恐怕是迟早的事。天琴,星耀,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下去了,请——】
  
  后面的内容完全被血迹给覆盖了。
  
  以前曾经看过余晖使用过闪现术,说白了就是从一个地方瞬间闪现到另一个地方的魔法。这里没法用闪现术,也许是这异空间的另一种限制吧!
  
  “这个蹄机不是她的吧?”
  
  蔷薇捡起了尸体不远处的一个蹄机,型号要比一般的要大上一些。她轻轻摆弄了一下,很快,一个粗哑的呜呜声从里面传来。
  
  “我不想这么干的……我没想杀掉你们……呜呜孩子们……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我是……我是……”
  
  声音到这里就结束了。
  
  “等等!那是什么?”双钻赶紧凑到蹄机那儿,冲蔷薇问道。
  
  “录音而已,这个蹄机好像只能播放录音。”蔷薇又摁了一下,刚才那个粗哑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这个就是犯马的忏悔了对吧!”双钻夺过了那个蹄机,激动地说,“你看,这个蹄机很明显是属于那匹巨马的吧!这个大型号的只可能他戴了!哈哈,天无绝马之路,我这就把这个给那些幼驹幽灵听!”
  
  “先等一下!”蔷薇拦在了双钻的去路,“我们有必要先把幼驹连续被杀事件查清楚一些再做决定!”
  
  “查清楚?之前我和糖蓓儿看到的续报不就已经很清楚了吗!犯马除了那匹怪物般的巨马之外,还能有谁?”
  
  “事情可能不会这么简单!”蔷薇拿出了一张笔记,“这是刚才我从三楼卫生间那里看到的,你——”
  
  “不需要了!”双钻不耐烦地别开了视线,“再这么等下去会有更多小马遇害的,最起码去找到那个雄性幼驹,让他别再去伤害别的小马了!而且月亮舞说得很明白啊,只要有那家伙的忏悔,就能使他安息!”
  
  蔷薇凑近双钻,认真地说:“这可是生死攸关的事,月亮舞说的也只是她所调查到的。”
  
  “要不你还有什么办法?在学校的所有尸体全都调查一遍?”双钻盯着蔷薇的眼睛质问道。
  
  “这个学校一定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蔷薇皱了皱眉,“你要想救糖蓓儿的话,还是更稳妥一些为好。”
  
  “我做的还不够吗?那些尸体我之前连看都不敢看,现在我不是也走过来了吗?现在终于找到令幽灵安息的办法了,你突然就来阻挠我,你到底在想什么?”双钻用蹄子跺着地面,怒气冲冲地逼问道。
  
  “我只是……”蔷薇突然顿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双钻发现蔷薇似乎露出了害怕的神情。不过这对他无关紧要,他心中焦虑的焰头早已窜到了头顶,顺势地,他把以前的那些疑虑与怀疑一口气倾泻了出来:
  
  “我很奇怪你一个采花小马为什么一上来就敢跨过那么一大堆尸体,还把他们身上的笔记一个个收集起来。我做你的噩梦不是因为你的恐怖故事,也是你的行为实在是太异常了太可怕了!”
  
  蔷薇抿了抿嘴,说话的音量降低了很多:“在这种地方……就是该多多收集死者的资料吧!这样就可以提高活下去的可能性……我留下的玫瑰花也是为了让大家注意到……”
  
  双钻用力地摇摇头,喊道:“这最多只能证明你在校舍里,没有什么别的意义!”
  
  蔷薇沉默了,她把头别向别的地方,没有看着双钻。红色鬃毛的阴影覆盖了她的面颊,几乎看不到她现在是何表情。
  
  “希望你不要再拦着我了!时间不多,我要去找幼驹幽灵了。”
  
  双钻绕过蔷薇,心里想着去哪里才能找到那匹幼驹,就在这时——
  
  “你想死没马拦着你!!!”
  
  这是蔷薇几乎破音的叫喊,把双钻的思绪全部打断了。大脑在经历了三秒钟的断路后,他冲蔷薇不满地回应道:
  
  “什么我就想死啊,你——”
  
  但是双钻马上就把话头止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令他有些难以置信又不知所措的光景。
  
  “你从来没感觉到,对吧?”蔷薇面色阴沉地看着他,满含委屈与愤怒的眼泪夺眶而出,“你那些拼搏,那些努力,那些自我突破,我一开始内心还是挺高兴的,但是我也很担心,因为你已经为了拯救自己心爱的小马——更多是为了快点儿赎清自己的罪过,已经开始失去理智了!”
  
  蔷薇擦去自己的眼泪,用力地甩到了一边,哽咽道:“说白了……你的所有努力其实仅仅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安宁罢了!你从来没有真正想过别的小马的感受!”
  
  “什么呀!我怎么会没想过!我……”双钻努力回想着自己过去的行为,主要是自己和糖蓓儿之间的事情。自霜原的第一次见面以来,自己一直对糖蓓儿抱有微妙的感情,几乎一有时间就会去和她打招呼,一开始还好,但是后来不知为何,糖蓓儿越来越疏远他了。
  
  ——究竟,有什么做错了吗?
  
  蔷薇继续说道:“你说你自己喜欢糖蓓儿。而在这几年的学院生活中,我看到的仅仅是你不断地表现自己,不断地去搏存在感罢了!糖蓓儿很早就跟我说过,你总是打扰她,在她集中精力于某件事时,你经常和她搭话打乱她的思路,跟你说明后你还是转眼就忘。但是因为你有时真的能帮到她,所以她一直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
  
  双钻紧皱着眉头,心里却越来越烦躁。
  
  就这个样子了?!自己多年的心意,难道就这么被否定了?
  
  “行了!不要说了!”双钻忍不住冲蔷薇吼道,“我明明很想为她做任何事的!现在也一样!我做的很多事都是为了她着想!虽然有时候我爱说错话,但是我的心是不会变的!”
  
  “是吗?”蔷薇有些轻蔑地瞪着他,“你仅仅是想让她也喜欢你而已,结果你没想到会起反效果,呵呵,你当真为她着想过吗?”
  
  “已经够了!”双钻几乎将地板跺碎,“你说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
  
  “因为你喜欢过你啊!”
  
  ……
  
  一片沉默。
  
  双钻呆滞地看着蔷薇,愤怒、焦虑、委屈、执着,一切感情都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凝固了。
  
  “呵,不用这种表情,我对你早就粉转黑了。”蔷薇流着眼泪,满是鄙夷地瞪着他,“原本害怕滑雪的糖蓓儿,在某个坚强的依靠下使自己不再畏惧。那个时候,我也很想成为那个‘坚强的依靠’,帮助朋友克服困难,欢乐充实地度过每一天,就算我当初憧憬的对象已经不再耀眼,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初衷……”
  
  双钻眼神闪烁不定,干笑道:“是、是啊,你都能这么认真调查尸体了,这种坚强的心不是谁都有的——”
  
  “胡说!”
  
  忽然,蔷薇捂着自己的胸口,浑身都在微微地颤抖着。那种毫无畏惧的神态如玻璃般破碎,暴露出来的是满满的恐惧与怯懦,泪眼婆娑中也充斥着委屈。现在的蔷薇,整匹马都像是个被欺负的懦弱小姑娘。
  
  “……我……我也很害怕啊……当调查那些尸体的时候……如果没有花陪伴着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想找到逃出去的办法……给朋友们带来生存下去的勇气……心里也不断思考着逃避危险的方案……在不确定的事情上多加谨慎……然后大家一起逃出这个恐怖的异空间!”
  
  蔷薇的哭喊声让双钻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支支吾吾道:“可……就算如此……我至少已经找到合并次元的方法了……”
  
  蔷薇努力抹干了泪水,身体踉跄了一下。
  
  “行了……已经足够了……不能……不想再和你在一起了……既然你这么烦我……那就分开行动好了……”蔷薇没有去看双钻,低声叹息道。
  
  “那、那我先去找幼驹幽灵了,不如等完事之后,我们还是到玄关集合——”话还没有说完,蔷薇突然把双钻撞开,大型的蹄机也因此落入了蔷薇的蹄中。
  
  双钻想要拦住蔷薇,但是根本来不及。蔷薇敏捷地躲开了他的阻拦,逃向玄关的方向。
  
  “蔷薇!蔷薇!”
  
  不论怎么叫,蔷薇都没有回头,很快就消失在了双钻的视线中。
  
  怎么会这样!?
  
  双钻呆滞地望着前方,慢慢环视着周围,才发现之前蔷薇想给他看的笔记还留在地上。双钻将其捡起来,看了上面的内容:
  
  【为什么那些幽灵听了XXX之后会变得如此疯XXXXXX不明白,实在XXXX】
  
  “什么呀,也没有什么啊,八成是听了一些侮辱性语言才发疯的话,和录音有什么关系……”双钻自言自语道,但很快他自己都感觉无趣了。
  
  变成现在这个情况,双钻从来都没有想过。刚开始和糖蓓儿在一起的时候,他多少还觉得挺欣慰,后来蔷薇加入了进来……然后再到糖蓓儿失踪……
  
  对啊!为什么要和蔷薇作对呢?
  
  是因为比起糖蓓儿,蔷薇只是个碍事的存在?
  
  自己……真的这么想的?
  
  所有的怀疑,所有的指责,都是源于自己只想着自己喜欢的事物,或者说,想要得到的喜欢的事物。
  
  渐渐地,就忽视了其他小马的内心感受。
  
  不停地伤害……伤害……
  
  一直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我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呀?我……我应该不想这样的!”双钻用力地拍着自己的脑袋,心里懊悔不已。
  
  ……
  
  ——你的朋友还没跑远,还不快追?
  
  双钻两眼一瞪。
  
  “谁!?谁在说话?”
  
  ——她现在还爱着你吧?
  
  “这……”
  
  ——快追吧!要不我送你过去?
  
  “真的可以吗?”双钻听了之后突然兴奋起来,“如果你能送我过去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当然没问题。
  
  话音刚落,一团黑雾突然笼罩着双钻,双钻说不出话来,只是感觉浑身发烫,呼吸困难,身体像是被压缩了一般。
  
  ——马上就送你过去……嘻嘻!
  
  这个天真无邪的笑声是双钻失去意识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
  
  当双钻恢复意识之后,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没见过的走廊中。旁边有扇红色的门,门牌上模模糊糊地写着“勤务员室”四个字。
  
  “前面往右拐是勤务员室和4-A教室,勤务员室是锁着的,教室我也去过了,并没有其他东西。”
  
  蔷薇曾经说过这句话。
  
  嗯?勤务员室的话……那不是还在二楼吗?那个声音好像说的就是把我送到蔷薇那里吧!可她不是朝玄关跑去了吗?……话说那声音究竟是谁?当时没多想就答应了来着。
  
  双钻这么想着,缓缓地前进。而到了4-A教室的门口,一股血腥味传了过来。而教室的门缝下,也隐隐有鲜血渗了出来……
  
  ……
  
  伴随着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双钻撞开了教室的门。
  
  而呈现在他眼前的,是至今为止都未曾想过的凄惨景象。
  
  蔷薇被柜子压在了下面,一些钢铁制的刀具和玻璃碴散落在了周围。血液覆盖了蔷薇的半面脸颊,露出在外的身体也大部分都被染成了红色。鞍包的玫瑰花一侧完全被压在了柜子底下,残余的花瓣几乎都落在了蔷薇的血中。
  
  “蔷薇……”
  
  双钻叫着她的名字,身体箭一般地冲过去想把柜子抬起来,但是柜子却意外地沉重,里面还传来了刀具相互碰撞的声音。
  
  “蔷薇!蔷薇!”
  
  双钻一边撕破了嗓子大叫着,一边用尽自己全身力气去抬那个可恶的柜子。可是不仅柜子无法抬起,蔷薇也没有任何反应。
  
  用尽气力的双钻最后瘫坐在了地上,突然看到了蔷薇蹄上的那个大型的蹄机。他颤抖地将其拿了起来,上面已经沾满了蔷薇的血迹。
  
  “……不要……用它……”
  
  听到这个微弱的声音,双钻连忙将蹄机丢到了一边,着急地看着刚刚睁开眼睛的蔷薇。
  
  “蔷薇!坚持住!我马上想办法将柜子挪开!”
  
  双钻看了看周围,然后找来了一把长凳。
  
  如果拿这个的话,应该可以将柜子撬开。
  
  “……双钻……我下半身……没知觉了……”
  
  “什——”双钻顿住了,“但是还有办法获救的吧!及时止血的话还是有救的吧!”双钻准备去休息室找药品,但是却被蔷薇的蹄子死死拉住了。
  
  “……陪陪我……”
  
  双钻缓缓回头,才发现蔷薇的眼泪已经和血水混在了一起。
  
  “蔷薇……”看到蔷薇再一次流泪,双钻心里一痛,面向蔷薇,“发生了什么事……这是谁干的?”
  
  “……找不到线索……我把录音……给两匹幼驹幽灵听了……他们突然发狂……不知道为什么……”
  
  那张笔记?!难道说的真的是……
  
  “对不起……对不起!”双钻身体颤抖着,紧紧握住蔷薇的蹄子,“蔷薇,我之前不该对你这么凶的,明明你才是正确的,我却根本没有听……”
  
  “双钻……听我说……不管你犯过什么错……我都原谅你……一定要向前看……和大家一起逃出去……”
  
  “我知道!我一定照你说的做!”双钻忍着眼泪,不停地点头。
  
  “……双钻……霜原那一次……我还没有忘记……”蔷薇那愈来愈暗淡的眼睛中,还残存着一丝爱慕,“……我喜欢你……喜欢坚强的你……喜欢体贴的你……喜欢……以后的……”
  
  伴随着一滴泪的落下,蔷薇的眼睛渐渐地合上。呼吸停止了,蹄的余温慢慢地从双钻的蹄间消失。周围残存的花瓣,在蔷薇鲜血的浸泡下,变得更加鲜红。
  
  更多的眼泪落了下来。
  
  
  ……
  

  在用长凳将柜子撬开之后,双钻才发现那些已经深深刺入蔷薇身体中的刀刃。忍住心中的悲痛,他把从休息室找来的被单轻轻盖在了蔷薇的身上,并将玫瑰花放到了她的旁边。
  
  一直以来,蔷薇对花朵都是非常热爱,尽管这些玫瑰已经七零八落,但至少还能想起它们平时的模样。
  
  七色花的外表再怎么光鲜夺目,也不及某些残花的伟大。
  
  就像某匹小马的心灵,得到残花的救赎。
  
  (chapter6 待续……)
我已经准备好吸食友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27

帖子

287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287
发表于 2017-4-7 22: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尸体派对???挺好的脑洞,玩原作的时候,被钢琴线陷阱吓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3

帖子

92

积分

马校学员

Rank: 3Rank: 3

积分
92
QQ
发表于 2017-4-13 14: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刚入cnbrony就看见你了2333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不知名的up猪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73

帖子

449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49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4-14 16: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更2000字,待会儿另有安排,先拖着,不好意思哈!


  Chapter6:姐妹之间

  哒哒哒哒!

  急促的蹄声在这一片死寂的天神小学中格外响耳,加之怨灵诅咒的声音,混合成了一段绝望的交响曲。两匹独角兽在目睹了同伴的尸体后,心中的恐惧已经倍增,脑中传来的咒怨声也越来越嘈杂。行走间,四肢也在不住地颤抖,她们甚至不敢用闪光术照明,生怕这个光芒把那匹杀马无数的巨大怪物引来。

  “不用害怕的……不用害怕的,天琴!你一定可以的……”翡翠色的独角兽一边深呼吸,一边在心中自我激励道。

  跟在她身后的白色独角兽胆怯地低着头,浅粉色的鬃毛现在已经凌乱不堪,身上沾着些许血迹。就在前不久,她被吓晕在了同伴柠檬心的尸体上——那匹黄色独角兽看上去是被铁锤砸死的。

“天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该从哪里逃出去?”

  天琴顿了顿蹄步,扭头用安慰的目光看着同伴星耀,强笑道:“玄关不行的话,我们另找出口便是!而且用魔感应该很快就会找到其他活着的小马,传声术也方便交流……”

  “好想回家……”星耀坐了下来,黯然流着泪。

  “我也很想回去……”天琴鼻子一酸,转身轻轻抱住星耀,“所以我们一起前进好不好?不能让柠檬心白白死去!”

  在一番安定后,天琴和星耀继续往未知的方向前进。突然不知为何,天琴感觉自己的闪光术受到了强烈的抑制,独角的光芒消失了,走廊一时陷入了黑暗的深渊。

  “我用不了魔法!”天琴有些慌乱,呼吸不自觉地加速了。

  “我……我们走到哪了?好像没来过这个地方。”

  黑暗的后方传来星耀的声音,但是天琴几乎看不到她。

  “嘻嘻嘻……”

  幼驹天真的笑声从未知的方向传来……不!这声音,更像是从大脑中传出的!完全的黑暗,未知的危险,现在的校舍显得无限恐怖。天琴感觉自己的心就像被强大的力量捏紧似的,随时都有可能被这种恐怖的气压捏爆而失去生命。迫不得已之下,她的蹄子到处乱挥,希望自己能够够到什么可以依靠的东西。

  “扑通!”

  天琴停了一下,仔细听了下这个声音的来源。

  “星耀,什么声音?”

  “呜呜……咔啊……”

  这个不妙的咳息声让天琴极度担忧了起来,在这种激烈情绪的驱使下,天琴终于勉强使独角发出了微微的光芒。

  然而在这微弱的亮光下,她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场景。

  星耀倒在血泊中,正在痛苦地痉挛着。她的胸口处出现了一道像是被刀刺出来的伤口,正汩汩地向外冒着鲜血。星耀一只蹄子捂住伤口,另一只求助地伸向了天琴。

  “怎么会……发生了什么!?”

  天琴大惊失色地扶起星耀,并在大脑中拼命搜索任何有治疗效果的法术……但事实是,有关这类的法术她一个都没学过。

  “呜呜呜呜——!”

  这个疯狂的咆哮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紧接而来的急促而剧烈的蹄步声愈来愈进——那个咬着锤子的怪物巨马又来了!

  看着星耀恐惧的求助的目光,天琴大脑一片空白,而在那巨马冲过来的一刹那,巨锤就已经像死神的镰刀一样挥了下来。

  尽管天琴把星耀拼命地往外拉,但当她感受到星耀剧烈的抽搐后,她就意识到情况已经是最遭了——巨锤砸在了星耀的腹部上,那一刻,她的瞳孔猛然缩小,一些不明液体和肉块从她口中喷出。

  “不……星耀!星耀!”天琴哭喊着想要把星耀带走,但是巨锤仍在星耀几乎被锤扁的腹部上没有抬起,而那怪物巨马不知为何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行动。

  星耀脸上的泪水和血液混杂在一起,求生的本能促使她仍然拉着天琴的蹄子,泪眼中只剩下了绝望以及对生的留恋。

  很快,她的眼中已经什么也没剩下了,包括生命的光芒,随着星耀蹄子的垂下,完全消失了。

  锤子从星耀的尸体上缓缓抬起,巨马那满是血丝的双眼马上就和天琴失神的目光对上了。

  “怪物……怪物……”

  天琴战战兢兢地远离他,在巨马再次发生之前用尽全力地朝远处跑去……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远离这个怪物!

  被玻璃划伤,被地洞绊到,被恶灵诅咒,种种痛苦几乎让天琴崩溃,但最痛苦的莫过于现在只剩她一马。柠檬心、星耀,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两个朋友全都离她而去,已经……没有办法逃出去了。

  在强行打开一扇门后,天琴终于耗尽了气力,瘫倒在地上。背后的怪物始终没有动静,可能是不会再追来了,但是现在状态下的自己,孤零零的自己,早晚都会被抓住吧!

  雨声。

  雨水击打在地面的声音,非常之近。

  天琴聚焦了一下视线,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自己倒在一个户外走廊上,走廊两边被一匹马高度的栏杆围着,栏杆的外面是黑暗的森林,似深渊的黑洞,望不到尽头。

  除此之外,还有尸体。

  散落在各处的小马尸体,大多是天马。

  而在那些尸体的中间,有一匹发着蓝光的天马幼驹,她的脑袋有一半不见了,可以看见大脑内部的血肉,而蓝色的光隐隐把她原来的面孔重现了出来。

  现在,那匹幼驹幽灵看向了天琴,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姐姐,来玩吗?”

  ……

我已经准备好吸食友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9-4-21 20:57 , Processed in 0.268698 second(s), 60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