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查看: 2050|回复: 5

[原创 短篇] 谐律之树的小马镇之旅

[复制链接]

7

主题

54

帖子

474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74
发表于 2017-1-23 17: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rankie753 于 2017-2-7 18:07 编辑




谐律之树的小马国之旅




我存在了多久,已经记不清了。
我只有最模糊的记忆,
当我意识完整时,我已经在这里了。
我可以感受到世界的存在,
可以感受到万千生物,
在这世界里生生不息。
但是他们的生命如此短暂,
对我来说只是一瞬。
我如此孤独,
虽然拥有永恒的寿命,
虽然身处在这丰富的世界,
却无法融入其中。
像身处局外一样,
只能在一旁看着生命的顽强与脆弱。
我想自己只能这样活着,
这样孤独,这样疲惫。
永远永远……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诞生了一种神奇的生物。
如同一缕不一样的晨光,
将我的心唤醒。
他们与其他动物不同,
与我一样有意识。
他们会使用工具,
他们会使用魔法,
他们不单单是为了生存,
他们还在改变这个世界!
我欣然赐予他们这个世界的祝福,
这个祝福被他们称为可爱标志。
他们也欣然地接受我的礼物,
我的存在也终于被他们发现。
他们中一位非常聪明的找到我,
她自称天角兽劳伦。
终于我找到了可以与我交流的生物了,
在这无尽的孤独岁月中,
时间长得连我自己都忘记有多长。
她说在得知我的存在也很震惊,
她称我世界的本源--
谐律之树。
我喜欢这个名字,
因为从没给自己起过名字。
我们相谈甚欢,
我对世界的认知给了她很多见解,
她们的生活也让我感到向往。
没错,向往。
他们的生活的丰富多彩,
不是在一旁看就能体会的。
他们的世界这么精彩,
我想去看看,
亲身经历,亲身体会……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
我可以观察到,感觉到,
却并不能加入他们,
一起欢笑,哭泣。
即使守望着这个世界,
即使维持着所有魔法的运转,
我也没有能力做到。
却没想到短短几千年后,
当我遇到那些孩子们,
我的愿望成为了现实。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评分

参与人数 1SAN +10 收起 理由
喜爱化学的小马 + 10 故事非常好,描写细致,引马入胜。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54

帖子

474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74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7:4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rankie753 于 2017-1-23 17:44 编辑

正文


“您又一次引导了我,谢谢您,谐律之树。”在我面前,一个拥有紫色鬃的天角兽正用他们小马的方式向我道谢。她的双翼展开,躬身,右膝前屈,以最标准的皇家礼仪向我表示感谢。其实我一直想告诉这些小马我是一棵树,根本不在乎礼仪什么的,但是似乎可以与我交谈的只有劳伦。

然而这种情况不会存在太久,我就要来一次小小的旅行。

原因就是我面前的天角兽,这个认真的孩子。在我的谐律精华的引导下,与她的朋友们,一起发现了新的魔法——友谊魔法,而她也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友谊公主。

今天我很高兴,自从劳伦离开我之后,这是最高兴的一天。

因为,当她们将谐律精华再次还给我后我发现,友谊魔法有着我没有发现的特性。不像太阳魔法的炽烈,不像月亮魔法的冷艳,不像爱之魔法的浓郁。因为这样的特性,使得我可以塑造一个小马的身体,畅行在这个世界。

就是说,我终于可以实现愿望了!哈!哇吼!

什么?魔法运行?守望世界?管他呢!让塞拉斯蒂娅那孩子头疼去吧!我要好好玩玩先!(塞拉斯蒂娅忽然感觉右眼猛跳)

而且按照小马国的法律,我有权享有假期!

我为自己找了一个偷懒的理由,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偷跑…啊不,是休假大计。

制造一个小马的身体实在是太简单了。在暮光走了以后,我压缩最精纯的魔法,注入一条枝干,渐渐地将它变成一滩水晶状的软性物质,像是水晶被做成酱。那堆物质在我的魔法下一点点产生变化,逐渐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小马外形,脑袋,脖子,五条腿……等等,小马不是四条腿吗?

好吧,比我想象的要难多了。

问题嘛,还是有几个的。

首先,小马的种族只有三种,天角兽不在考虑中,毕竟公主只有四位,突然多一位会没法解释。然后摆在我面前的就是选择哪个种族。因为对小马的身体操纵绝对是个生手,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用魔法辅助自己。但是陆马种族是最能降低小马们注意的种族,因为陆马的数量比之其他种族多了很多,混进马群也不会很困难。但其实,我想试试飞行的感觉,翱翔在天空,那种永远触摸不到的自由。

仔细想了一会儿,好吧,天马就是我的选择!我要飞!

然后是身体,是我的枝干特有的略微带蓝的白色。鬃毛和尾巴的颜色是我本体的淡蓝水晶色,而且就像是水晶小马一样闪闪发光。是不是有点太显眼?至于眼睛,我用了深空一般的深蓝色。然后凭借我这么多年观察小马的经验,塑造了一个完美的小马身体。

差点忘了,小马们可是有性别的,但是我可没有自己的性别。我为这个问题稍微苦恼了几秒,马上想通了,这个随便啦!于是我按照雌驹的样子改好了身体,毕竟还是雌驹可爱嘛!

还缺什么呢?对了,小马们都有的可爱标志对吧?这也是个问题,因为我又不是小马,我没有可爱标志。虽然小马们的可爱标志都是我给予的,但那是借助了她们自己的意志,在她们知道自己的道路的时候,我便赐予她们。现在这个问题也难不倒我,我用谐律精华六种颜色,然后化成六块宝石贴在腿侧,漂亮极了。

所有问题都解决了,只是稍微花了点时间。最后我看着那个小马身体,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满足感。真好玩,我有些喜欢上这个游戏了!啊!不对!差点忘了正事。

我必须将自己的思维转移到这个新身体里,当然,我会留下一小部分意识来维持着本体的运行。就像苹果杰克说过的,不能真的撂跳子不干了吧?等等,那个字是跳?还是挑?或者……真是的我又分心了。话说回来,将自己的思维传递到新身体里其实是个不小的挑战,是对于我的勇气。我可从来都没干过这种事啊,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控制着意识流出我的身体,如果有谁在这里,就会看到一条蓝色的透明光带,一点点从谐律之树上探出,飘向刚刚完成站在那里的小马新身体。蓝色光带进入,渐渐的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四肢,尾巴,鬃毛披在身上的感觉。

真是神奇,我从没有这样的感觉。小马的毛发可真多,这些毛让我有些痒痒的,不过很舒服。其实,痒这个感觉更让我感到新鲜。

慢慢的,有些紧张地睁开双眼。小马眼睛看到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吗?真是……好狭隘!

从感受整个世界一下子到只能看到眼前,还真是不习惯啊!就像是从纸筒里看东西一样,广阔的视野缩成一小片。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这个比喻。

算了,毕竟这才是一般生物的视角。我努力忍住这种不适感,微微抬起自己的前蹄,好奇地打量着。纤细,光洁,和其他小马的一样,只是看其他小马和看自己感觉不一样。幸亏我有着庞大的精神力,不然根本不可能控制动物的身体,毕竟我只是棵树。动物的反射神经太过复杂,构建和控制都消耗了我大量精力。

想到这里我张开翅膀,肌肉带动骨骼让它们从我身体两侧展开,柔软的白色羽毛覆盖在上面,羽尖泛着淡蓝。我咧着嘴,不由自主地笑了,不过我敢打赌绝对很傻。

不能就在这里傻站着吧?我试着迈开步子,以四条腿前进其实并不容易。我仔细回想那些小马是怎么走路的,然后学着那步伐开始前进。

结果,就是我的左腿绊倒了右腿,身体失去重心向前栽倒,鼻子狠狠地撞到地面的石头上。

唔咿!鼻子上这火辣辣的感觉是什么?这就是劳伦说的疼痛感吗?我用蹄子捂着鼻子,这真是太难受了!我可是通过魔法将小马的一切都还原了,看来其他小马撞到鼻子也就是这么疼。

我真的不喜欢这感觉,那股感觉直冲脑门,我的眼睛流出了些许透明液体,这是眼泪吗?

不管怎么说,这个教训可真惨烈,我再也不敢走得太快了,用小马学步的速度慢挪着。我是说,我喜欢这山洞里的石头,但是它们最好还是不要再和我的鼻子亲密接触了。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不过还是在走出山洞之前算是学会了走路。

外面的景色可比洞里好多了。哦,忘了说了,我是从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小山洞直接绕过危险的永恒森林,来到其边缘的树林里,再往外面就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毕竟对于现在连路都走不好的我来说,那个森林还是有点危险的。只是有点,我可不想把刚做好的身体弄坏。

这个世界,以小马的眼睛来看,真是妙不可言。并不是很密集的树林郁郁葱葱,阳光由树荫间射下,在地面留下点点光斑。深浅不一的绿色组成一片翠色之美,是在这之前是根本感受不到的。

动了动小马耳朵,听得到风拂树叶,虫鸣鸟叫,这可比感知它们的发声更有趣!

我能感受到微风拂过身体,吹得我的鬃毛痒痒的,真有趣!什么都有趣!

哈哈!

我不由得在森草坪上小跑,快跑直到飞奔。想要发泄,想要千万年的孤独中解脱出来!我竭尽全力狂奔,没有丝毫保留。蹄间飞掠的青草,树荫间射下的阳光,耳边呼啸的风,仿佛都在祝贺我的新生!

跑着跑着,直到一头冲下山坡。我连忙刹车,四蹄在草地上犁出四道沟。站在小马国的太阳下,我的鬃毛熠熠生辉,水晶般耀眼夺目。

我的身体几乎全部由魔法构成,所以不会疲倦,但是我还是选择停下来,因为眼前出现一汪清澈见底的小溪。

好可爱的小溪!应该是最近才出现的,一百年前还没有呢。

会是什么味道呢?我心里忽然冒出这个问题。

我并不需要进食或饮水,魔法就是我的“食物”。但是我真的很好奇,小马们吃的,喝的,会是什么味道?萍琪派非常喜欢的纸杯蛋糕又是什么味道?

没有犹豫,我俯下身,学着小马的饮水方式,用舌头一点点喝着。

好甜,好凉,真好喝!对此,我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你好。”

“咿!”忽然从背后传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即使那个声音不大,相反还很柔弱,弱到几乎听不到。

其实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竟然没有发现她的靠近。果然,小马的感官太弱了。

那声音的主人此时有点慌张,她带着歉意说“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吓你的。”

小蝶?谐律精华的六个孩子中的一个。害羞的性格与到膝的粉色长鬃给我的印象深刻。说起来,她们确实都住在这附近。

我控制自己的声音,发出几千年没说过的小马的语言。

“你…你好。”哇喔!用嗓子发声也这么有趣!通过控制出气震动声带来发出声音,没有心灵感应的小马们就是这样交流的。

小蝶看上去有些奇怪我断断续续的问候,断断续续没办法。毕竟,即使知道使用方法,想熟练也还需要一会儿。

“嗯……你没事吧,你的声音有些奇怪。”小蝶的声音很细很温柔,听在耳朵里的感觉很舒服。“不会……是我吓到你了吧?”说着她的头越来越低了。

我调整声带,重新和她打招呼。

“你好,我叫谐律,很高兴,认识你。”我塑造的完美身体自然声音也很完美,但是语速好像比小马稍慢。

听到我的回话,小蝶放松了不少,至少抬头正眼看我了。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小蝶。这位是安吉尔。”小蝶看向背上的那团白毛球。

我很好奇地伸头去看,那毛球动了!慢慢舒展开,原来是一只小兔子。

被称为安吉尔的小兔子先是不满的看了小蝶一眼,好像在怪她打扰自己的午休。然后才不耐烦的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卷成毛球继续睡觉。

呵,好有个性的兔子。

小蝶为它的怠慢向我道歉,我表明我毫不在意。

嗖!

天上划过一道彩虹,彩虹转了个弯,落到我们面前。我这才看到,是一个拥有彩虹鬃毛的天马。

我知道,这位是云宝黛西。声音有些沙哑的酷酷的小马。她飞得很快,甚至能突破音障产生魔法冲击波,那种特技被小马们称为彩虹音爆。

“小蝶,我一直在找你!”她说话大大咧咧,像个雄驹。注意到一旁的我,上下打量着,“你是谁?我从没在这附近见过你。”

其实你见过我啦~

“我叫,谐律。”

“你说话怎么慢吞吞的?”云宝是个急性子,大概受不了我这初学者的语速。

“抱歉,我,还在学。”我努力想提高语速,这竟然比我想象的难。

呃,毕竟我可以说是第一次说话。

她们的表情有些奇怪,对我之前的话表示诧异。我不想解释什么,因为即使精神力很强而且经过几分钟的交流,我的表达能力依旧糟糕的很。

“难道是,表达能力障碍?”小蝶露出一副……怜悯?可怜?反正就是之类的表情。

“哦,抱歉哈,我不知道。”云宝也露出那副表情,有些尴尬地挠着头。

我觉得他们肯定误会了什么,不过这好像是个不错的借口,那就由她们误会吧。

小蝶拉着我不停地表达她的关心“你是第一次来小马镇吗?”

“嗯。”为了减少表达上的不便,我干脆只发出一个词。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参观,你会喜欢这里的。”

小蝶的建议很有诱惑力,不过一旁的云宝碰了碰小蝶,悄声在她耳边说“你可别忘了我们在湖边的野餐给我带……”

小蝶轻叹一下,“我知道,不会忘了你的彩虹冰激凌的。”转头看着她,“你整个上午都在提醒我。”

“嘿嘿!我只是怕你忘了,那我要先走了!很高兴见到你,谐律!”

说完,云宝迅速飞离这里,留下一条彩虹一样的光。

彩虹色的鬃毛,让我想起了她的祖先彩虹维纳斯。

“那么,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先去离这里最近的甜苹果园。”小蝶还不忘征求我的意见。

我当然是点头同意。

走在路上,小蝶不停的向我介绍甜苹果园,甚至有时候没话找话。我知道她是为了尽量让我少说话,平时害羞的她也在不停的努力让我感觉好一点。我有点奇怪,小蝶平时因为害羞很少主动打招呼的。

虽然我熟知小马镇,小马国甚至整个世界的构造,但是我还是很认真的听着小蝶的介绍。

她描述中的甜苹果园,甜蜜温馨,有一个勤劳的小马家族管理着这里。她们紧密相依就像是苹果派,即使有时会拌嘴,过不了多久也会重新和好。甜苹果园种出的苹果是最棒的,小蝶说我一定要尝尝。

很快,就看到一片生长茂盛的苹果树,藏在枝头间的一个个苹果,像是红宝石一样散发着诱马的光泽。看它们茁壮的样子,打理它们的小马一定非常擅长这个。

“你好啊,小蝶。你来的比想象的早。”一个散发着阳光气息的橙色小马从苹果树后走出来,向小蝶打招呼。随后友好的看着我“这位朋友是谁哈?怎么称呼你?”

“呃…咦?”我被她奇特的带方言的口音吓住了,以为她在说别的语言。那位金色鬃的小马望向我的眼神里多了些疑惑。

“呃…阿杰,这位是谐律,她是第一次来小马镇。而且……”小蝶凑到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她的表情马上变得和之前小蝶的一样。虽然没有谁能偷听到小蝶的耳语,我也大概能猜到是在说我那个误会。

“呃…那个,我的…名字…是…苹果…杰克…我…住在…甜苹果园。”她把语速放得非常缓慢,几乎是一字一顿,就像是面对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幼驹。

我觉得有些不舒服,觉得有什么东西顶在胸口里一样难受。我觉得我应该是被冒犯了,还有这个感觉是生气吗?

我也会生气?这种体验真是新鲜。身为谐律之树的时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引起我的情绪波动。

现在我的眉头好像不由自主的皱起来,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气氛也因此更尴尬了。

“阿杰,”小蝶忍不住提醒“她只是语言障碍,并不是痴呆……”

一阵尴尬的沉默……

最后还是苹果杰克开口了“那个,真是抱歉哈。咱们别说这个了,我请你去咱的苹果园做客吧!”指向远处的那栋农场,脸上还保持着尴尬的笑容。

我觉得自己身为谐律之树,不应该和小朋友们一般见识。而且毕竟她也道歉了,胸口那种难受感也消失了。

我的眉头舒展开,向苹果杰克微微一笑“没关系。”

阿杰露出轻松地笑容和一排整齐的牙齿,“谢谢,你的声音真好听,亲爱的。跟咱来吧,苹果家族的苹果派会让你胃口大开。”阿杰向我递出的邀请,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嗯…我很想和你们一起去,但是我必须要去准备午餐了……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先离开……”小蝶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完全听不到。

阿杰笑着说“没错,你确实该去了,不然云宝又会来抱怨。咱会照顾……我是说,招待好我们的朋友的。呵呵。”

“拜!”我只说了一个词,不过已经友好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目送小蝶走远,苹果杰克开口“那么,咱们走吧。不然就赶不上新鲜出炉的苹果派了。”

我跟着苹果杰克来到他们的农场,这里前些时候翻修过,第不知道多少次。多亏了苹果家族的精心打理,经过了这么多年农场还是很结实。

我已经遗忘之前小小的不愉快,兴奋加好奇的东张西望,用我新得到的眼睛记住这里的一切。

苹果杰克带我到一个户外桌子旁,让我先在这里坐一会儿,她要去带来自己的苹果派。

这个木质的桌子,做工虽然有点粗糙却结实得很。我坐到柔软的稻草上,很庆幸我还记得怎么坐。

“让你久等了,甜心。”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苹果杰克背着一个大苹果派走来。

“来尝尝吧,咱的苹果派是小马国最棒的!”苹果杰克一边说着一边放下背上美味的货物。

怎么会拒绝呢?

用蹄子举起面前的派可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两个前蹄夹住慢慢举起一整盘苹果派,一口咬上去。

好吃!仿苹果的香味与面粉,牛奶,蜂蜜完美融合,味蕾都在跳舞,由心底泛起一股甜蜜的满足感。

我不知道我当时的吃相……粗鲁?野蛮?反正就是近乎狼吞虎咽地吃掉了一整盘苹果派。

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太好,但是没办法。好像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苹果派的力量太强大了!

当我打扫完美味的苹果派后,我才发现苹果杰克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盯着我,嘴张开眼睛瞪得老大。

怎么了?我心里奇怪,于是也问了出来。

“哦!也没啥”苹果杰克有些不自然地扶扶她的牛仔帽“只是,我以为你吃东西会更……优雅一点。说实话,你吃东西的样子像我妹妹。”

哦,我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热热的,我知道它们可能变红了。就连我脸上残留的苹果派都挡不住,因为我看到苹果杰克脸上浮出了轻松的笑意。

她拍着我的肩膀“没关系亲爱的,咱就喜欢你随意一点。说实话,咱一开始以为你是个讲究的小马,就像中心城的贵族那样。”

苹果杰克与我之间的气氛越来越轻松,我很喜欢这样。说不清为什么,但就是喜欢。

我们愉快地聊了一段时间,不过基本都是苹果杰克在说。她讲了自己的农场,苹果家族还有小马镇。

当然她也讲到了她的朋友们,她说友谊让她们就像焦糖苹果一样紧密粘在一起。这奇怪的比喻让我笑了好一阵,苹果杰克也跟着一起笑。

然后,苹果杰克就要去农场干活了。她为我指明了去小马镇的路。

“安心向那边走吧,甜心!等你到了那里,一定会有小马接待你的。”

我向苹果杰克道别,便向着小马镇走去。

走在小路上,我哼起了一首歌。歌的名字我没记住,只是在那六个孩子阻止梦魇之月的时候,那个粉色的……叫萍琪派是吧?就是她唱的。

“嘿!你好!”一张粉色的脸带着天蓝的眼睛和蓬松的鬃毛凭空从上面伸到我的面前,有一瞬间我甚至感觉自己的脸已经贴到那上面了!

“哇啊啊!”我真的被吓了一大跳,因为我真的是跳起来了,高度差点超过树梢。

当我喘着粗气(被吓得)落到地上,那个粉红色身影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些惊讶“哇哦!我还以为只有陆马才能跳那么高!”

为了不让小马国的某些地方凭空发生魔法爆炸,我努力平复着险些失控的魔法。毕竟我对这个身体的控制还不熟练,所以刚才的刺激差点引起一场灾难。

我有些不悦地看着这位萍琪派,她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仍旧在滔滔不绝“你好我叫萍琪派住在小马镇你是新来的吧因为我认识小马镇所有小马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所以呢我要为你举办一场惊喜派对小马镇的所有小马我都为她们办过派对所以你也不例外……”

我一点都不理解为什么她可以一直说话不换气,而且还用一种神奇的步伐在我身边跳来跳去。

“呃……我叫谐律,萍琪派。”与苹果杰克聊天令我的表达能力上升不少“你不是还要去准备中午的野餐吗?”

“哦对耶!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她又一次把脸靠过来,近得脑门都碰到一起了。

我感觉自己的心有点累,“呃……不会,就算我是……”说到这里我赶紧住嘴,差点就说出去了。

“总之就是小蝶告诉我的啦!话说回来你还不快去?”

“好滴好的好哒!再见谐律,别忘了你的惊喜派对!”

萍琪派终于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身边让我总有种……应该是叫无奈吧,无奈的心情。

我继续漫步在小马镇里,漫无目的地闲逛。小马镇的小马都很友好,经过时都会热情地向我打招呼,我也友好地回应着她们。

突然我面前一道彩虹闪过,那当然是云宝黛西。她在我身边飞过的时候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猛地刹车,然后一脸奇怪地看着我问,“谐律,你干嘛在地上走路?为什么不飞呢?”

我想我必须赶紧想个理由解释一下我这个天马为什么不会飞了!

“这个……其实我……之前出了场意外,翅膀受伤了,最近刚好。只是不如以前那么灵便了,所以不太敢飞……”我的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撒谎的感觉让我有些窘迫。还好经常和小蝶打交道的她好像听清楚了。

“哈哈哈!”云宝爽朗地笑了笑,“就因为这事儿啊!那没什么,我曾经也摔坏过翅膀。如果你的翅膀没问题了,我可以教你飞行!”

多么正直的小马啊!她的笑非常具有感染力,我的心情也随之慢慢恢复,微笑着说“好啊!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小意思!我们去找片空地!”

不得不说,云宝黛西是一位极其出色的飞行家,也是一个好老师。三言两语就讲出飞行要领,句句透漏出她丰富的飞行经验,每一个动作都指导得清晰准确。

我学得很快,几乎是半个钟头就可以飞上天空了,不过那些特技动作什么的还是暂时不要尝试了。

“很好!”在我落地后,云宝笑着对我说“你学得很快,看来你以前也很会飞。”

我报以微笑,半拍马屁地说“还是你教得好!”一般小马都会再推说一下,但是云宝却出乎意料地昂首接受了。

她真的好有趣,我不由得再次笑出声来。

告别云宝后,我继续在小马镇上空慢慢飞过,飞翔在天空中,初夏的风拂过脸颊。张开双翼,气流震动着我的羽毛,像是在梳洗一般,非常舒服。

不知不觉来到镇中心的雕像前,我落到地上看着雕像,想起了不久之前史密斯发现魔彩苹果的故事。就是她们家族令这里成为小马镇。呃…好吧,说不定已经很久了,我对时间没什么概念。

我陷入回忆,直到一个声音把我唤醒。

我转头看去,一个白色的独角兽正在向我打招呼。

“你好!很抱歉打扰你。我是瑞瑞,一名时尚设计师。”她拂动自己精心打理过的紫色鬃毛,兴奋地说着“我发现你的形象实在是出众,所以我冒昧来打扰。我想说,能不能让我为你设计一件礼服?说真的,你美丽的鬃毛让我灵感大发。”

我看着自己水晶般的鬃毛,它们确实非常漂亮。

“我不介意,正好我也无事可做。”

“你同意真是太好了!我一定会让你焕然一新。”

于是我跟着瑞瑞去到她家。

瑞瑞真不愧是天才设计师,没过多久就做出一套连衣裙。白色衬裙与淡蓝色礼服,裙边点缀着蓝宝石。

……

好吧,对我来说,那只是一些宝石和布条拼合出来的东西而已。

我不懂得欣赏艺术,不过为了不让瑞瑞难过,我还是装作喜欢地穿上了。

至少这礼服穿着很舒服,而且不会拌到我的蹄子。

“你真是美极了,亲爱的。”

“它很漂亮,瑞瑞。”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表情没有什么不同。

敏感的瑞瑞发现了,问我“谐律,是不是不满意?”做礼服时我告诉了她我的名字。

我就知道我还是装的不像!

“这个……瑞瑞,”我有些尴尬,没错“我其实不懂欣赏艺术,所以……”我停住了,偷眼看了看瑞瑞的表情。

瑞瑞先是有一些不快,可能是有点受不了有小马不会欣赏她的杰作。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她对我说,语气温柔“没关系,就算你不欣赏,我还是会把它送给你。相信我,你一定会受到所有小马的赞赏。”

“谢谢,我会珍惜的。”虽然不知道以后还用不用得着。

瑞瑞满意的笑了,然后看向时装店的挂钟,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叹。

“哦,我的天哪!都这个时间了?我要赶紧准备了。”说着急急忙忙地冲到楼上。

我看了一下太阳的位置,就要到正午了。怪不得瑞瑞这么着急,她要错过中午的野餐了。

“抱歉,亲爱的。”瑞瑞换了一身连衣裙从楼上下来,看上去有过精心打扮,不过去野餐也要穿礼服吗?

“我要去和朋友们野餐,所以可能要下次再见了。当然,除非你愿意和我一起去。”

“我当然愿意,我和小蝶约定好了。”

“哦,你已经见过小蝶了?”

“实际上我还见过苹果杰克,云宝黛西,萍琪派,她们都很友好。”

“我想她们一定会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野餐,我还可以让你见见暮光闪闪,她可是位神奇的小马。”

是的,我很确定。

瑞瑞的言谈优雅,在去野餐的路上与我聊了一路。她对我一点也不懂欣赏感到非常惊奇,所以对我耐心解释什么是漂亮的。

她的努力让我很感动,但是一路的学习,我的进度却很一般。

直到我们到了野餐地点,瑞瑞终于放弃了。不过她还是邀请我当她的模特,因为我给予她很多创作灵感。

“抱歉,我来晚了。”瑞瑞向大家打招呼。

“没关系,我们已经习惯了。是吧?”苹果杰克说着向她一挤眼,四个小马们都发出会意的笑容。

瑞瑞有些嗔怪地看了苹果杰克一眼,苹果杰克却没理她,转对我说“你好啊谐律,真高兴你能来。裙子真漂亮,看来你也已经见过瑞瑞了。”

“是的,瑞瑞为我设计的。”我一边回答,一边找空位坐下。

“没错,谐律美丽的鬃毛令我灵感泉涌。”瑞瑞接过小蝶递来的茶。

“谐律的鬃毛是很漂亮,就像水晶一样。”小蝶说着,看向我的鬃毛。

“哦哦!你的鬃毛能藏东西吗?”萍琪派根本一刻都闲不住,顶着装满纸杯蛋糕的篮子跳来跳去。

“嘿!先别聊这个了,有没有谁看到暮暮?”云宝黛西抱着彩虹冰激凌有点不耐烦地说“她再不来我的冰激凌就要融化了。”

“对哈,咱可很少见暮暮迟到。”苹果杰克没有喝茶,在她面前放着一杯大新鲜的苹果汁。

“不会出什么事吧?”瑞瑞看上去有些担心。

“当然不会啦!因为她过来了!”萍琪派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一棵树上了,当然还顶着那个篮子。

我抬头看去,一个紫色的天角兽从远处快速飞来。她渐渐飞近,在我们身边降下,看上去有些慌慌张张的。

紫色天角兽喘着粗气“呼!对不起!呼!我!呼!迟到了!”

瑞瑞过来帮她顺气,“不急,亲爱的。慢慢来。”

深吸一口气,暮光闪闪终于不再喘粗气了。她看着自己的朋友们说“真抱歉我来迟了,不久前我接道大公主的来信,说谐律之树出现异常。我去调查了一下,发现谐律之树看上去虽然没有异常,但是它却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以前的谐律之树就像是有灵魂有思想一样,但是现在却只像是一棵普通的树。虽然依旧充满魔力,却没有灵魂,没有精神!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去中心城找塞拉斯蒂娅公主,而她说……”这时她才看到近在眼前的我,“哦,你好啊。刚,刚才没看见你,真是抱歉。”这位新公主现在尴尬的很。

我有意与她开玩笑“怎么会?我才应该向你行礼,我的公主。”

“哦,请别这样。说真的,我到现在还没适应小马对我行礼。像我的朋友们一样,叫我暮暮就行。”

“那实在是我的荣幸,我叫谐律。”

“什么?谐律?”暮光闪闪看上去很惊讶。

“是啊,怎么了?”我故意问道,仔细观察着她的举动。

“呃……没什么,”暮光闪闪觉察到自己有些失礼“只是,我从没听过有小马叫这个名字。”然后她就看着我陷入深思。

我知道她已经有些怀疑了,我知道不可能瞒这个聪明的小天角兽太久,不过看她的反应也挺有趣。

就算稍微迟了点,野餐终于在云宝黛西的不断催促下开始了。

野餐的气氛很轻松,云宝黛西抱着她的冰激凌吃得不抬头结果被冻得头疼;萍琪派展现她肚量,一个接一个地吃着纸杯蛋糕;苹果杰克看上去更喜欢吃自己带的炸苹果饼和苹果汁;瑞瑞和小蝶只是安静地喝着茶,偶尔吃些东西;暮光闪闪则有些心不在焉的,我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她要把蛋糕送进鼻子里了,没关系吗?

我吃得并不多,只是吃了一小块蛋糕,半个炸苹果饼,两个纸杯蛋糕,云宝黛西忍着十分的不愿意分我的一点彩虹冰激凌,一个雏菊三明治,一些炸草条,一点她们称之为面条的奇怪长条状面制品,一杯茶和一杯苹果汁而已。

……

好吧,我把餐布上所以东西都吃了一遍,不过大家的注意力不在我这。云宝和萍琪还在笑,暮暮只是面无表情地擦着鼻子,连苹果杰克也在用一种毫无恶意的嘲笑对她说着。

看来蛋糕不能用鼻子吃。

我终于尝到了纸杯蛋糕的味道,实在是好甜。但却并不腻,还有一种奇特的香浓味道,充斥着口腔久久不散,真的是太好吃了!

“为什么它会这么好吃,萍琪?”我拿着纸杯蛋糕问她。

萍琪却对我神秘一笑,“我可是有我的秘密配方哦!”

“秘密……配方?是什么呢?”

“嘻嘻!秘密说出来就不能算秘密喽,小傻瓜!”萍琪用蹄子揉揉我的脑袋,蹦蹦跳跳地去找云宝了。

结束了野餐,暮暮走到我身边“谐律,我们能……我们能聊聊吗?”她看上去有些不自在,与我说话时很小心。

知道自己瞒不住了,于是我决定告诉她。我微微一笑“可以啊,我也想与你聊聊呢。”

我与暮光闪闪并肩漫步在树林间,一片可爱的小树林。自然生长的树木,因为天马对天气的调节生长得郁郁葱葱。树荫透过丝丝午后阳光,并不刺眼,却也带来缕缕温暖,令我们的散步更加舒适。

不过我猜,暮光闪闪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微垂着脑袋,可能想着如何开口。

一段安静地散步后,暮暮终于开口“如果我没猜错。您,您是……”

“哦,暮暮。拜托别用敬语,叫我谐律就行。”

“真,真是您吗?!”她的语气很惊讶,但看上去更多的是如释重负。

“是啊,我一直都想说你们不用这么客气。”

“那怎么行!”她马上拒绝了,“您可是这个世界的魔法运行中枢,相当于世界的魔法管理者!真要说起来,您的地位甚至比公主都要高,您还赐予我们谐律精华,指引我找到了友谊的真谛,甚至我们拥有的可爱标志都是您赐予的!”说着,紫色天角兽又要行礼。

“别这样,暮暮。”那种无奈的感觉又出来了。“我只想与你们做朋友,这是我的,我的梦想!”

暮光闪闪又恢复一脸的惊讶,我认为她没有理解我的话,于是我接着说“虽然在你们眼里,我拥有等同世界的生命,掌管着所有的魔法。但是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我也是她的孩子,我也想像你们一样,真正生活在这个世界。我想呼吸空气,我想接触大地,我想品尝美食。我想用你们的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你们的生活,想和你们……成为朋友。”

说完我低下头“你……不会怪我没告诉你吧?”

稍微沉默了一会儿,我感觉脖子被搂住。抬起头,看到暮暮那阳光的笑容“我当然不会怪你,我很乐意成为你的朋友,谐律。”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翘,最后化成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你,暮暮。”我拥抱着她,笑得很开心。胸口,暖暖的,我终于知道这是什么了,这就是幸福!

“哦!抱抱!抱抱最好了!”刚听到这话,一个粉红色身影抱到我身上。是萍琪,还有其他小马也来了。

“抱歉打扰你们了,但是萍琪一定要我们过来。”苹果杰克看着我“而且我们也听到刚才的话了。”

“哦,没关系!”我从拥抱中分开“反正我一会儿也要去告诉你们。”

“这么说,你不是小马,是谐律之树?”云宝黛西慢慢从天上落下来。“酷啊!”

大家都向我围过来,苹果杰克说“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这种事,和谐律之树做朋友。”

“我为谐律之树设计礼服,哦!我要晕倒了!”瑞瑞兴奋地顺着鬃毛。

“哦~谐律,其实我真的很想当一棵树。你能告诉我当一棵树是什么感觉吗?”不知道为什么,小蝶好像与我更亲密了。她用那双大大的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

但是我的答案她可能不会满意“呃,其实挺无聊的。”看着她们的神色我解释“你们看,我的生命几乎等同这个世界般悠长,可是我却只能每天站在那里看着小马们来来往往,如果不是我没有情绪可能早就疯了。”

“对!谁能受得了每天呆在那一动不动!”萍琪不知道怎么从上面探出头接茬。

暮光闪闪对我耳语说:“我一直想问你是不是赐予了萍琪什么特别能力?”

“我不记得有过,而且我也不理解她的行为。”我对她答道。

紫色天角兽向我笑笑,我向她做了个鬼脸。我发现,她笑起来很好看。

……

傍晚,太阳西斜的时候,我告别了朋友们回到我的山洞。小蝶答应下次与我单独来次茶会,还有她的动物朋友们一起;云宝黛西说下次见面一定要好好为我展示些特技,以及教我一些简单的动作;苹果杰克要我下次再来的时候一定事先说一声,她好为我准备苹果家族经典的欢迎仪式;瑞瑞希望我能再去她的精品屋,她还想从我美丽的鬃毛上得到更多的灵感;暮光闪闪本想让其他三位公主来见见我,不过我拒绝了,我不希望抛头露脸。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希望我下次可以给她讲更多过去的事。

不过总之,我还是回来了,谐律之树不能没有我。我将意识重新送回树体,最后把做好的身体藏进树里。说不定,下次我还会再借着它出去玩。

今天,我很高兴我变成小马,实现了我的梦想。我奔跑在草地上,飞翔在天空中,漫步于树林间。我尝到了蛋糕,冰激凌,苹果派等等美味。我用我的眼睛看到了我生活的这个世界,还亲自经历了这么多,如此美妙。

但最让我开心的是,我交到了六个好朋友!


(The e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58

帖子

326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326
发表于 2017-1-23 21: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50

帖子

565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565
发表于 2017-1-24 09: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小马国游玩是每一个brony的愿望,但是……面对现实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54

帖子

474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74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15: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好像独占头版有段时间了,但是帖子数一点没涨,奇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225

帖子

744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744
发表于 2017-3-26 19: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奇的脑洞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9-4-19 15:23 , Processed in 0.289451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