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楼主: 斯凯森

[原创 连载] 马哈顿陆马

[复制链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4: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复仇之火

      斯凯森感觉自己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但是他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论长跑,自己不可能是父亲的对手。甚至连短跑也不是。
  
  斯凯森拟定好了计划,一旦他真的开始打自己,先用独裁绿的那招回旋踢,然后跑到大街上喊马。
  
  等等,这里是贫民区,这个时候街上应该不会有马了。
  
  “我跟你讲讲发生了什么。你妈选了高利率的理财产品,结果被骗了,结果就是……现在我们家彻底支撑不起马哈顿生活的开销了。我不是要让你恨她,她也是为了这个家……但是你得记得,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俩都是受害者。”
  
  “那你为什么要打她。”斯凯森说。既然现在无论怎么样都逃离不了挨打的命运了……不如放蹄一搏。
  
  “你知道她做看什么?她……她去加入了‘重生’!而且莫比乌斯那帮贱马已经在她的身上打上印记了,你懂吗?就是你们的老师三番五次要求你们远离的那个邪教!”
  
  “雪魔迁徙之前,协律教也是邪教。”
  
  “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思想!”他把蹄子举起来,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我不敢相信一个马哈顿的市民居然会认同爱与包容。”
  
  “这也就是天角兽降临的目的,去把爱与包容传播……”
  
  那一蹄直接把斯凯森打倒在地。
  
  “打我。”斯凯森听见他的爸爸说,“你不是讨厌我吗?你不是要让协律精华朵蜜我吗?”
  
  斯凯森站了起来,说:“审判终将到来。”
  
  “如果哪一天幻形灵冲到你面前,你就用所谓的爱与包容去对付它们?”
  
  “为什么不呢?”
  
  那天晚上,他睡的很不好。
  
  第二天上学。
  
  “阿布,你说星火走了之后,我们还算是地球小马组织吗?”
  
  “算啊,怎么不算了。无论发生了什么,就算你现在得到了可爱标记,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虚数,扫地。”独裁绿吼道。
  
  斯凯森不情愿地走上前去,拿起扫帚。
  
  有时候,斯凯森也会问自己: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扫地吗。他感觉不甘心,但是……连可爱标记都决定了。他只能这么做。
  
  他没有权利反抗。
  
  “我说虚数,你一个扫地的来这边念什么书?你要上学干嘛?跟我们抢录取名额吗?”独裁绿抱怨道,引起了一阵哄笑。
  
  “知识改变命运。”
  
  斯凯森突然感觉自己很傻。绿菜很快就笑了起来。
  
  “那个虚数,霍曼转移知道吗?”
  
  “蛤?”
  
  “杰斯,跟虚数讲讲什么是霍曼转移。”
  
  “霍曼转移……就是使用高级法术时产生的能量辐射效应,此时一部分多余的能量会转移给周围使用同样法术的独角兽……因此越多独角兽参与同一个大魔法的施放,就能节省更多的法力。”杰斯说道。她满脑子都在想的是怎么编出一个像样的理论。
  
  独裁绿走上前去:“所以现在你知道你为什么叫虚数了吗?很快你就要搬家了不是吗?记住,你的智商就是虚数!”
  
  斯凯森没有再说话。
  
  “Sky,你过来一下。”他的妈妈喊道。
  
  “怎么了,妈?”
  
  “你们学校有教政治吗?”
  
  “教啊。”斯凯森想起看父亲所说的话。他开始警惕起来。
  
  “所以,你们的老师有没有教过你们为什么要信仰协律教?”
  
  “因为它是哲学上的最佳选择。”
  
  “没错,但是不是每匹马都能思考哲学。”
  
  “但是大家都知道小马大法好。”
  
  “你去想想,马镇的那些农民,道奇路口的拓荒者,对于他们而言赛拉斯提娅只是一个遥远的名号而已,他们崇拜赛拉斯提娅与远古时期崇拜自己部落里的猴子神是一个道理。他们有思考过什么哲学吗?”
  
  “他们不需要……因为思考与不思考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斯凯森意识到,妈妈已经站在了理论上的制高点。
  
  “退一万步说,你思考过吗?”
  
  斯凯森发现他的确没有思考过。政治课对于马哈顿学院的孩子们来说更像是写作业课。斯凯森偶尔听了几次,当时感觉毫无营养。
  
  他信仰协律教仅仅是因为没有第二个选择。他从小被无缘无故地被视为异类,所以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合群——包括信仰上。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无神论。说老实话,他也无法确定自己还算不算协律教徒。
  
  “现在我告诉你,绝大多数的马都没有思考过,包括你的父亲。”
  
  他至少不会被理财产品骗。斯凯森心想。
  
  她说:“而我思考了一下。生意上的失利给我带来了一段失业的时间,我用它发现了真理。”
  
  “什么?”
  
  “第一,赛拉斯提娅身为协律教仅此于劳伦的主神,按理来说应该可以吊打小马国一切魔物。结果她从头到尾甚至都没有打中过无序哪怕一次!第二,我研究了一些古籍中的内容。你有没有发现,在集换式卡牌游戏中,圣骑士就是通过信仰来获取力量的?”
  
  “你把卡牌游戏当做‘古籍’?”
  
  “古籍中的原文是,信仰能够带来力量;很多小马认为它的现实意义就是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但是根本不是这样!信仰就是能够带来力量的!只不过你们崇拜了国家统治者罢了。”
  
  “那是无神论的观点:赛拉斯提娅只是一个永生的统治者。”
  
  “对啊,但是那么多小马都崇拜一个统治者!这就像是小马国建成之前,独角兽王国的统治者也被叫做公主一样。但是现在有一种信仰,它真的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力量。”
  
  斯凯森感觉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父亲警告过他,自己现在也许已经入教了。
  
  所以,尽管父亲已经开始有些失去理智的倾向,他说的还是真的?
  
  “我宁可不思考。”斯凯森说,“我去马镇要把我原来的书本带上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4: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斯凯森 于 2017-1-20 20:56 编辑

怎么没人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00: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新的生活
  
  斯凯森惊讶于这里的美景的同时,更惊讶的是在一个收入这么低的地方,小马们也生活的也可以很幸福。斯凯森花了几天适应这里的大澡堂,粗茶淡饭以及低廉的物价。不过这里的一切都是来到马镇的欢迎派对开始的。
  
  那场派对给斯凯森留下的印象并不好,因为他的爸爸喝了很多酒,然后像个疯子一样胡言乱语,还砸了几个玻璃杯。此外,超重低音伴随着迷乱的灯光总是让斯凯森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他的大脑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一切。他讨厌这种感觉。
  
  “欢迎,我提前知道了你们要来的消息,所以给你们办了个大~~~派对!你们是新来的,所以很可能没有朋友,没有朋友怎么行呢?”萍琪·派说。
  
  “但是……姐姐,”
  
  “叫阿姨!”
  
  斯凯森黑线地想道,这个家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此外,从样貌上估计,她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在马哈顿这种免费推行义务教育的地方,她应该高中都没毕业。
  
  “即使我之前过的不太好,但是我还是有朋友的,我以前的朋友怎么办?”
  
  “星火和阿布?”
  
  “你……怎么知道的?”斯凯森突然感觉自己已经没有隐私了。他开始害怕面前的萍琪“阿姨”是否知道自己独自一马在厕所对着蹄机里的视频做的事情。
  
  “你会适应的,顺便,对未来做好心理准备,你会经历一些事情的。”
  
  “什么……鬼?”
  
  “那是你不得不接受的命运,你会变成一条鱼……简而言之就是万恶的作者君干的。”
  
  斯凯森觉得相比于和萍琪阿姨聊天,那个混乱的派对才是更好的选择。
  
  然后,例行介绍同学。斯凯森原本打算解一道奥数题,给他们留下一个好一点的第一印象的。结果却是,他的可爱标记留下的第一印象远超过别的。
  
  “扫地。”凝幽说着把一根扫帚浮到了他的面前。
  
  似曾相识的感觉,斯凯森想。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扫地真的是自己的天赋吗?他看到阿布得到了自己的可爱标记之后,立刻红遍了整个马哈顿学院,而且很有机会进入坎特洛特音乐学院深造。即使是绿菜小袅,后来凭借着农业的可爱标记也承担起了校生物实验室的育种工作。按照阿布的来信所说,即使两马现在仍然时有摩擦,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个愚昧的年代已经结束了——或者至少,学业的压力已经让他们没空去想这些事情了。
  
  有空的时候,斯凯森也会去想想,自己这辈子还能干些什么。最早最早的时候,他的梦想是去搞科研,至于是不是安德洛在用他并不关心;接下来,独裁绿的出现让他整日想着如何得到可爱标记;但是等到他真的拿到了可爱标记,迎接他的却只有同学的冷眼。
  
  不过他记得,有一个地方,他还可以躲开那一切。以前,老师说的什么“提升修养”之类的,在斯凯森听来全是屁话。
  
  他只是不想见到同学们,仅此而已。
  
  “哎对了,那个新转来的斯凯森,听说是个傻X*!”他听到缇娜说。看来她并不认识自己。
  
  *在216中,后来被译为“书呆子”的“idiot”就是这个意思“拜托,任何小马都可以喜欢读书。”
  
  “可是他的可爱标记……”
  
  缇娜注意到了斯凯森的可爱标记。她说:“抱歉,无意冒犯。”
  
  “没事,我习惯了。”
  
  斯凯森最先看完的是《航天技术导论》,几乎是小马国建国以来所有科幻作品和太空计划的合集。他选择看这本书只是因为“霍曼转移”一词,据暮光闪闪所说,应该是哪个科幻作品里面的。而这本书给出的定义是:“梦魇放逐纪元九世纪,民间数学家神秘博士提出的一个几乎无法被证明的方程,用于飞船在从一个圆轨进入另一个圆轨时最省燃料的燃烧的计算。”
  
  等等,神秘博士?他不是马镇的官方计时员吗?但是现在已经是十一世纪了啊。
  
  所以现在马镇有几个完全无法理解的小马:义勇神驹,萍琪·派和神秘博士。
  
  斯凯森放下那本书,察看了一下时间。现在距离放学时的那次点名还有一个小时。他又确认了一遍课程表,上面除了数学、物理和劳技之外的课都被划掉了,毕竟他感觉不需要去上。不过劳技他还是决定要参加,毕竟学期结束是要拿出作品来的,不是一场考试就能解决的。斯凯森决定看一份报纸之类的打发时间。
  
  “《小马新闻报》?”
  
  “近日,前S.M.I.L.E.特工弗利姆、弗莱姆在马镇设置新的秘密基地的企图失败了,他们没能获得香甜苹果园的所有权……”
  
  斯凯森看向下一条。
  
  “彩虹小马在今年五月迎来了TV版第六季,这是它优秀而得以生生不息的最佳证明……”
  
  “多少个百年后,当赛拉斯提娅沐浴在朝那啥阳破晓前的微风中时,突然回想起了那个她与太阳产生羁绊的那个夜晚。”
  
  斯凯森打了个哈欠。长期失眠的毛病在来到了马镇之后仍然没有改观,不过他已经渐渐习惯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再这样下去,一张报纸自己根本看不了多少。他决心下一篇无论是什么文章都要坚持看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23: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早恋不好

《虚空恶魔》作者:闪光莉莉

        罗费塔拉·帕萨,小马国最有名的数学家,走入马哈顿最大的银行。
  
  “有什么需要吗?”营业员问。
  
  “我要见你们的经理。”
  
  “他在开会。”
  
  “我就在这里等他。”
  
  斯凯森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对话太多,几乎没有描写。不过就马镇初中的平均水平而言,他感觉还是不错。
  
  “听说你要见我?”经理问。
  
  “是的。”
  
  “什么事?”
  
  “你是整个小马国最有钱的马,我希望你能帮助我拯救世界。”
  
  “现在太平的很。”
  
  “不,小马国已经处在毁灭的边缘了。”
  
  斯凯森顿时感觉自己已经看到结局了。他看了看剩下的篇幅,作者应该是不擅长描写打斗场面。一个好一点的作家写那俩货打怪可以写整整一个系列。
  
  “威胁在哪?”经理问。
  
  “当你往猪圈里放进一只猪,你有几只猪?”
  
  “一只?我不是数学家,但是如果你们每天研究的都是这种东西,我觉得你们可能要面临失业的危险了。”
  
  “为了拯救小马国,我甚至可以去死。好吧,现在你又放进去了三只,你有几只?”
  
  “四只。”
  
  “拿出两只之后呢?”
  
  “两只。恕我直言,我已经大学毕业了……”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再拿出五只呢?”
  
  “这怎么可能?”
  
  “没错,这的确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
  
  “只剩下两只了,最多只能拿出两只……”
  
  “所以我可不可以说,是我们这个宇宙的基本规律决定了你不能拿走五只?”
  
  “想不到你还是个科幻迷。你是想说,在平行宇宙中,这是可能的?”
  
  “我们现在先不管平行宇宙了。如果哪一天,宇宙的基本规律被打破,小马国岂不是就毁灭了?”
  
  “有马在打破这个规律?”
  
  “是的。”
  
  “是不是哪个虚空恶魔?它是不是要撕裂空间,抓走公主们,然后把小马国化为地狱?”
  
  “比那更可怕。没有马知道会发生什么。”
  
  “然后你是来邀请我与你一起用某个数学公式去算出是谁在打破规律?”
  
  “不,我已经知道了。不止一个小马在做毁灭马国的事情。”
  
  “比如说?”
  
  “你。”
  
  “我做了什么?”
  
  “你从只有两只猪的猪圈里真的拿出了五只猪。”
  
  “我又不是劳伦!”
  
  “的确,你做不到。不存在的那三只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出现,但是由于你需要等待,最后你可以拿到四只猪。”
  
  “你是在说……借款?”
  
  “对。我现在以小马国数学界权威的身份警告你:停止一切贷款行为,免除所有你能免除的债务,然后号召你的同行们做相同的事情,否则小马国就会陷入毁灭。”
  
  什么鬼?
  
  斯凯森突然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那个数学家是得傻成什么样才会有这种想法?还是说作者就是持有这种想法的?
  
  经理说:“好的。”
  
  斯凯森顿时感觉这是两个智障的故事。
  
  经理把罗费塔拉·帕萨带入了账目房,说:“我很快就会销毁账目,然后放出消息。为了节省成本,我就不逐一通知了。”
  
  “非常感谢。”
  
  几个保安突然冲上来把罗费塔拉架住,原来经理开门时已经在门后面使用了一个魔法光幕示意保安。
  
  经理问他:“你是哪家银行派来的?”
  
  “我是为了拯救小马国。”
  
  “你是智障,还是你的上级是智障?”
  
  “一个以为可以拿钱堵住媒体的嘴的商马没资格跟我谈论谁是智障的问题。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问题牵涉到你的切身利益,你是发现不了的。”
  
  “告诉我你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否则我可以命令一个欠了我几千万金币的小马杀了你,而他还会心甘情愿地为我去死。”
  
  “拯救世界。”
  
  “通过摧毁整个小马国的经济系统拯救世界?”
  
  “不。你应该已经发现了,由于富马赚钱比穷马快,贫富差距最终会越来越大。在古代,当贫富差距过大时,就会产生起义,社会财富将在暴力斗争中重新达到平衡。可是现在,小马国的治安实在是太好了,过于美好的生活、过于坚定的信仰让小马无法在发动起义,最后贫富差距将越来越大。很快,许多小马将因为贫穷而死去,而富马之间贫富差距拉大的进程仍将继续。最后,只会剩下一位极端富有的小马。”
  
  “在那之前,那个极财者就会发现问题,并开展经济援助。”
  
  “如果你可以只靠经济援助就或者,你为什么还要干活?如果极财者真的足够聪明,他就会放任那些穷马活活饿死,否则社会生产力就会低于社会所需,从而导致大规模的饥荒和一系列产品的供不应求。”
  
  “但是不可能只剩下一位,极财者最后还是会死的,他需要有家庭。”
  
  “赛拉斯提娅公主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0:2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淘米差评

        故事结束了。
  
  斯凯森回头重新看了看作者的名字。闪光莉莉,应该是小时候玩过的某个游戏*中的角色的名字。他看不出作者的笔名与这篇文章的思想之间的任何联系。
  
  他现在真的感觉哔了薇诺纳了。
  
  那天放学点名的时候,他注意到班上真的有一位名叫闪光莉莉的同学。他找了过去。
  
  “莉莉,有个作家盗用了你的名字当笔名。”
  
  “嗯?我的名字?如果是在校报上出现的话应该就是我自己写的那一篇吧。”
  
  “你就是《虚空恐魔》的作者?”
  
  “好像是虚空恶魔的说……”
  
  “哦对。”
  
  “那个……还有事吗?”
  
  斯凯森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她看了有一会了。真是的,自己在想什么啊。
  
  “没事了。”
  
  “拜拜喽~”
  
  斯凯森仔细一想,能上校报的作品,应该是学生自己创作的,所以在学校里遇到作者应该也算正常。可是从此他却再也没有忘记过闪光莉莉的容颜。
  
  *“某个游戏”指赛尔号。汪海兵1分,一溜烟儿哈哈0分。
  
  第二天。
  
  今天有劳技课,斯凯森与其他大多数同学一样去上课了。
  
  “这个学期的题目是,利用一件已有的产品进行改装,使其达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用途。”车厘子老师说,“几个志愿者会负责安全工作,我去给小学上课去了。”
  
  斯凯森几经选择,决定在一顶钢盔上粘贴鳞片状的青金石,以达到禁魔的目的。理论上说,就算是能搬动大熊座的暮光闪闪带上这顶头盔,都无法使用念力举起哪怕一片羽毛。
  
  但是有什么卵用呢。
  
  斯凯森告诉自己,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斯凯森,那个,P180是细砂还是粗砂?”缇娜问道。
  
  斯凯森很想保持沉默,但是他回忆起,在马哈顿的时候,自己很少被叫自己的真名。自己应该感到感激吗?
  
  “细砂。”他说。
  
  “谢了。顺便,我错怪你们这些煞笔*了,那个皇家书呆子居然去参加万马奔腾庆典了!”
  
  斯凯森正想反驳,突然想起对于马镇的马来说,煞笔好像不是贬义词。
  
  *在官剧中,TS多次被叫做idiot,国配原配均译为“书呆子”,但是各大词典、翻译软件以及日常生活经历都告诉我这才是它的真是含义斯凯森问自己,这算不算是交到了一个新朋友。也行自己真的在马镇重新开始了——即使自己有着那个他为之感到羞愧的可爱标记。
  
  “那啥,问你件事。”斯凯森说。
  
  “我可不想被约。”缇娜坚决地回答道。
  
  什么鬼啊!
  
  “我是说,闪光莉莉,她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她?哦哟哟,你是不是……”
  
  “只是好奇而已。”
  
  “明天下午5点,糖块屋,她会在那里,就看你有没有胆子来了。”
  
  等等,她是几个意思?
  
  斯凯森决定还是先去车床上加工青金石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03: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神™尴尬
  
  斯凯森颇踌躇了一会,到底要不要去糖块屋。缇娜很明显在感情方面是个过来马,或者起码想要表现的像个过来马。但是自己跟闪光莉莉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啊。更何况,那次见面绝对说不上是好结果。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糖块屋里那个变态的家伙,萍琪·派。斯凯森实在是不想和她再接触了。
  
  而他甚至忘了,那天是暖心节。
  
  经过核实后得知,现在萍琪·派正在坎特洛特参加演出。斯凯森舒了一口气,这样自己就不用考虑那个家伙了。
  
  他到了之后,发现闪光莉莉果然在那里。
  
  “一杯奶昔。”
  
  斯凯森拿着奶昔坐到了闪光莉莉的对面,缇娜则一副诡计得逞了的表情看着面前的两马。
  
  “你经常来这里吗?”斯凯森想了半天,觉得气氛还是不能一直这么尴尬下去。
  
  “嗯。这里的纸杯蛋糕超级好吃的呢。”闪光莉莉说。
  
  “除了上次小学部搞可爱标记的那一次!”缇娜补充道。
  
  “其实,现在整个马镇,能写出你那样的故事的小马不多了吧。”
  
  “嗯,优秀的作家都去坎特洛特或者马哈顿了。”
  
  “你为什么不去呢?”
  
  “经济条件不允许啊。”
  
  其实马哈顿给斯凯森留下的印象并不好。
  
  “那个,钱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啊,对吧。顺便,那个经济学理论是真的吗?”
  
  “理论是我编的啦,其实就是想表达……”
  
  “看得出来,你想表达的感情是真的。你是真的讨厌富商,不是吗?”
  
  “你看了那篇文章?真的很感谢……”
  
  “哪有。说来也巧,我父母原来就是你最讨厌的那种马。你理应有一个粉丝俱乐部啊!”
  
  “在马镇看报纸的小马都很少,更别说会看我的文章的了。”
  
  “乐观一点,协律精华怎么教我们的?这里还是萍琪生活的地方呢。”
  
  “嗯。至少我知道起码还有一匹小马认为我写的文字是有意义的。我……真的很高兴。”
  
  之后三匹马一直在一种尴尬的气氛中喝着奶昔,斯凯森感觉自己的脸上仿佛着了火一般。
  
  “Sky……”闪光莉莉鼓起勇气说,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蛤?”
  
  “能告诉我你家住在哪吗?”
  
  “北路1号。”
  
  “哦。”
  
  “能不能来个信息对等?”
  
  “西路2号,我吃住都在那家书店。”
  
  那天回家,他远远地就听到了父母打斗的吵闹声。其实比起打斗,殴打这个词更贴切一些。
  
  “不要报案。”她对转身想跑的斯凯森说。
  
  “为什么?”
  
  “这事不是法律能解决的,先吃饭。”
  
  斯凯森那天晚上是一匹马吃的饭。外卖很好吃,但是一想起在母亲身上发生的事,他便觉得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哪里还有胃口吃饭。
  
  不去报案?斯凯森换上了从一个蹄工可爱标记的小马那里买来的蹄棉花,准备从门边溜走。斯凯森计划着,父亲正在气头上,应该不会想到自己会溜走。不过一旦被他发现,谁能保证不会又是一顿毒打呢?更何况,自己又不是什么卧室里,又是一阵阵的争吵声。从音量判断,父亲正占上风。想都不用想,门肯定也是锁上了的。他也不是没有试着去劝过父亲,他的回答很干脆:“你不懂。”
  
  对,连母亲都让自己不要报案了,他是真的不懂。
  
  父母的争吵像往常一样,以母亲的夺门而出结束。但是这一次,斯凯森看到了她衣服上的血迹。该死的,自己能做什么?
  
  斯凯森查看了一下信箱,有两封信。其中一封是给母亲的,信封上有一个奇怪的红色印花,看上去像是魔法阵。另外一封信是自己的。斯凯森仔细一看,是马哈顿寄来的信。
  
  在马哈顿给自己写信的能有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01: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阿布出场
  
  斯凯森:
  
  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办。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我很后悔当初我在马哈顿学院做的那一切,真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当面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我当时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型组织的领导,我害怕一旦同情你们就会变得比你们还糟,毕竟那几个都已经学坏了。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阿布他自杀了。
  
  我现在总算感觉他在晚上会来找我,能不能……就当是我求你了,能不能原谅我?
  
  绿菜小袅
  
  
  
  当天晚上。
  
  斯凯森对着眼前的阿布说:“你在骗我。你过的一点都不好。”
  
  “帮我报仇。”
  
  “我会的,总有一天,我会杀了绿菜小袅。”
  
  “不要动她,当个遵守协律精华的好马。”
  
  “我在马哈顿当了5年的好马。你就是结果。”
  
  突然,阿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露娜公主。
  
  “阿布已经走了,你……你得接受事实。”
  
  “我会的。”斯凯森仍然很失落。
  
  “振作一点,如果阿布还在的话他一定会……”
  
  “滚!”
  
  露娜被驱赶到中间空间时,恼怒地想道,那个叫斯凯森的竟然敢让自己,夜之公主,滚?
  
  不过她不打算追究这件事了。
  
  小马国的现实空间,斯凯森坐在床上,以泪洗面。
  
  “阿布,你是对的。我不会去动绿菜小袅。”斯凯森悄悄地说,“我只想找到自己的价值。”
  
  那天放学的时候,车厘子把斯凯森留了下来。
  
  “斯凯森,你也是个大孩子了,也许你的确是听到了些什么……但是你要相信老师是不会害你的。”
  
  斯凯森明白老师所指的是什么——在马镇,绝大多数的小马小学毕业之后就会开始工作*,现在还在上初中的都没几个,大学生更是成为了一种荣誉。不过,不同的是,斯凯森并不是从别的马那里听来的——马镇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欢迎派对,而派对的举办者,按照年龄,现在高中应该还没毕业。
  
  *设定来自小马GL官方手游,其中仍然裹着纸尿裤的凝心雪儿也可以被雇佣。万恶的孩之婊!!!
  
  “老师我错了,我会好好读书的。”斯凯森背出了“万能口诀”,他看见车厘子正试着掩盖自己的笑意。只要是智商正常的老师,都不会真的相信这话,它的目的是缓解气氛。当然,如果老师恰好学过心理学,这会导致非常恐怖的事情。
  
  “你是马哈顿来的,应该成为孩子们的榜样,不是吗?”
  
  “但是我连自己的可爱标记是什么都不知道。”
  
  斯凯森买到校报之后,压根没看头版。他在寻找一篇文章——对了,就是那篇。那天晚上,可以说就是他的梦魇之夜。他突然感觉好累——父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该怎么面对已经离他而去的阿布。他把这一切抛到脑后,因为他知道,起码生活中还是有一抹彩色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6: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邪神永生

  傀儡巫师   作者:闪光莉莉

  在某个世界中,傀儡巫师不是一个非法的职业。
  
  不仅合法,甚至还是个光荣的职业。
  
  傀儡巫师首先需要找到炼制傀儡的原料,通常是小马。陆马的炼制效果最好,因为控制他们的身体相对来说简单一些;天马其次。只有高级的傀儡师才能操纵傀儡独角兽施展魔法。
  
  斯凯森感觉鬃毛一湿。
  
  但是原料不会自己找上门来。傀儡师会使用一种被称为陷阱的东西捕获目标。陷阱一般被放置在显眼的位置,视力正常的小马都能发现。但是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小马,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是陷阱,只要看到陷阱的第一眼,就会中陷阱。
  
  接下来,“原料”会朝着陷阱走动。傀儡师在这时需要取走陷阱,牵引“原料”到达炼制傀儡的地点。陷阱的生效时间随傀儡师的能力和目标的思想深度而变化,大约在几天至数年之间;越是喜欢思考哲学问题的小马,越不容易被陷阱捕获。
  
  然后就是炼制了。只要傀儡师还在“原料”身边,即使陷阱失效,傀儡——现在我们已经可以这么叫了——仍然不会恢复理智。由于傀儡已经没有了恐惧、痛感、条件反射等自我保护措施,当务之急是锻炼傀儡的体能,防止它因为一道小伤口而死。在锻炼体能的间歇,傀儡师会使用黑魔法逐步压制傀儡最后残存的理智。
  
  在确认体能足够之后,就可以进行技巧性的训练了,这得从走路开始学起。傀儡学习的速度很慢,但是不可能忘记。所以,对于学徒级的傀儡师来说,可能得花上20年才能教会一个独角兽傀儡如何使用漂浮术。对理智的压制没必要太频繁,但是仍然不可或缺。任何的傀儡,在自然状态下(智力越高可能性越大)都有可能突然变回原先的心理,此时它(也许应该叫“它”)一般已经完成了体能训练,从而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傀儡师——而且正常马都会这么做。
  
  此外,在炼制傀儡的早期,一定要避免其与其他理智小马的接触,这很可能导致理智被唤醒。
  
  傀儡师的能力越强,炼制傀儡就越快,傀儡也更不容易恢复理智。但是,如之前所言,哲学思考可以抵制这种黑魔法。一般的傀儡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但是某些宗师级傀儡师炼制的高级傀儡可能会产生这种思想。这时候,就是在与时间赛跑了。主要看究竟是傀儡师先发现傀儡的思想还是傀儡先破除黑魔法。一般,出现这样的思想的傀儡会立即被销毁。
  
  除了一种情况。那种思想是传说级傀儡师植入的,其目的是演戏给别的智能傀儡看:哲学思考是没有用的。
  
  不知为何,斯凯森想起了还在马哈顿贫民窟时,与母亲的那场对话。
  
  斯凯森大概看出闪光莉莉想要表达什么了,但是他不敢往那方面想。
  
  他接着看下去。
  
  在传说级傀儡师之上,还有神级的。那是唯一一位傀儡师,她在一千个傀儡眼中就有一千种不同的形态。作为一个神级傀儡师,她的傀儡也可以成为傀儡师,如此往下可以推四轮,直至最低级的行尸走肉。
  
  她最大的能力在于,她可以让傀儡拥有正常小马的智力甚至是超过正常小马的智力,同时却完全服从她的命令,而自己却不觉得自己是傀儡。当然,为了减少叛变的发生,她让傀儡们相信哲学思考是不需要的,同时鼓励傀儡嘲笑那些相对来说智商高一些的同类。但是说到底,她之所以没有被叛变的傀儡杀死,还是因为她本身的魔法能力足以秒杀哪怕是最高级的傀儡,而不是被秒杀。
  
  至此,故事结束了。斯凯森甚至不能确定这算不算是个故事。以前在马哈顿念书的时候,斯凯森没有放太多的精力在语文上,但是他也看得出来从文学角度上这属于严重偏题,没有故事情节。而且设定还有些可怕和诡异的成分。
  
  但是斯凯森觉得,更可怕的是它背后的政治比喻。
  
  “只有一个神级傀儡师”,“秒杀最高级的傀儡”;往前看一点,“演戏给别的傀儡看”,“先锻炼体能”,“光荣的职业”。
  
  这是对小马国政治体制的攻击。那个神级傀儡师就是赛拉斯提娅,傀儡就是EUP读者在一开始,只会把它当做一个无聊的设定集。但是设定中的内容会给读者以心理暗示。读者接下来遇到反马的宣传时就会本能性的敌视赛拉斯提娅,并且,由于只能“秒杀最高级的傀儡”,一个简单的想法就会出现:如果有一大堆傀儡同时反抗呢。
  
  斯凯森感觉鬃毛有些湿。
  
  “阿布,你说这都什么破事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18: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螳臂当车
  
  斯凯森原本打算在放学时截住闪光莉莉,结果被强行要求去扫地。他纳闷了,自己能一眼找到安装望远镜的变态级解决方案,一眼看穿《傀儡巫师》的中心思想,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可爱标记呢。
  
  不过他还有一个方法,一个冒险的方法。
  
  “闪光莉莉,有同学来找你玩了。”闪光莉莉的妈妈对着门里面喊道。
  
  斯凯森看着面前正强行忍住笑意的闪光莉莉她妈,突然感觉自信心严重不足。他告诉自己,这是事关闪光莉莉的大事,自己不是来约她的,自己真不是来约她的。
  
  不是吗?
  
  “斯凯森,是你啊。”
  
  “那篇文章怎么回事?”
  
  “我让你失望了?”
  
  “我很早就脱离了傀儡的境界了。你明白我在说什么。”
  
  闪光莉莉的妈妈招呼道:“先进来说。还有莉莉,文笔练的好一点再去投稿嘛。”
  
  两马面对面坐在书店阅读区,闪光莉莉的爸爸倒好茶水就到里屋去了。斯凯森现在懒得去猜他现在在想什么。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写那篇文章。”
  
  “我是拿那篇文章参加‘重生’的文赛用的,其实从布局、思想之类的来说都是抄袭‘重生’已有的经典的啦。”
  
  “啥?”
  
  “赢得文赛的小马可以跳过审查期直接入教。”
  
  斯凯森努力克制来一发回旋踢然后把对方打断门牙的冲动。
  
  “你……想入教?”
  
  “嗯。”
  
  “你他*的吔*啦!”
  
  “妈,待会跟你解释。”
  
  “小心点。”在门后面传出了一个声音。
  
  “斯凯森,我理解你的担心,但是我只要加入了‘重生’,我就可以申请助学金,我就可以去上大学了。”
  
  “相信我,重生只会让你与梦想越离越远。”
  
  “你真的思考过吗?”
  
  斯凯森意识到这是一个常用的陷阱。如果回答思考过,接下来将要面临的就是劈头盖脸的嘴炮,以及质问“这就是你思考的结果吗”;而如果回答没有思考过,对方就会站在道德上的制高点——再来劈头盖脸的嘴炮。即使真的拿出了一套强过“重生”的理论,她也完全可以用“那只是些空灵的理论,完全无法改变我们的生活”加以回击。这毕竟不是正式的辩论,没有马会去管什么“逻辑十条”。
  
  “陷阱”这个词让斯凯森有种不好的感觉,闪光莉莉肯定是不会害自己的。
  
  他说:“你不可能只是为了学习就要背叛你周围的一切。”
  
  他看到闪光莉莉哭了。顿时,自己之前准备的所有套路、理论全部烟消云散。闪光莉莉哭了,自己就得安慰她。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在马镇有不少的朋友,可是连一个文学上的知音都没有!你出现以前我都不知道我的文章还有读者!我只是想知道哪里有不足之处,可是没有小马愿意指出,甚至……仅仅是看看。我……我真的感觉很孤独。!”
  
  “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斯凯森说,“但是相信我,不要碰邪教,这不值得。”
  
  闪光莉莉悬起纸巾,擦了一下眼泪:“谢谢。”
  
  那句名言怎么说的来着?邪乎到家必有鬼。斯凯森总觉得“重生”也是这样。
  
  早在马哈顿金融危机——又名梦魇之月入侵之前,关于反“重生”的宣传教育就已经开始了。斯凯森记得,那时独裁绿曾经还拿“重生”教徒羞辱过自己。不过后来她也不敢了,毕竟还是“虚数”这个称号更加“安全”。然而,即使每一匹小马都明白“重生”是反社会、反马的组织,斯凯森还是不明白它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东西。
  
  真是的,干嘛要知道呢。管那么多破事干嘛。斯凯森看了一眼闹钟,已经十二点了。
  
  斯凯森想起,闪光莉莉约他明天晚饭前去陪她跑步。斯凯森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不过他担心的是,从小自己体育就不好。一匹陆马跑不过一匹独角兽,谁知道她会怎么嘲笑自己。虽说只有闪光莉莉嘲笑自己的时候,他不会觉得沮丧,但是一个装逼的好机会要是被她嘲笑,那可是尴尬的要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9 17: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药物作用
  
  第二天上学。
  
  在劳技课上,很多小马为了赶工期,都希望不要下课。斯凯森也这么想——不过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想打扫卫生。提娜等等几个做木工的小马总是产生很多的碎屑,打扫起来又麻烦又呛鼻。
  
  那节课结束。
  
  “你叫什么来着?”斯凯森没想到竟然还真的会有小马过来帮自己打扫卫生。
  
  “我叫毒心,好吧我承认这是个糟糕的名字。”
  
  “管他呢,我还有一个糟糕的可爱标记呢。”
  
  “说实话,我真是第一次听说有小马会讨厌自己的可爱标记的。这不科学啊!”
  
  “科学?现在所有的理论都符合SF寓言。”
  
  “那是什么?”
  
  “‘重生’的东西,你不要问了。”
  
  “你知道‘重生’的东西?那可真酷!快跟我讲讲。那个莫比乌斯教父真的被砍过头吗?”
  
  “我*你*了个*的!‘重生’这种东西离的越远越好!明白吗?”斯凯森看着面前一脸懵B的毒心,发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抱歉......失礼了。”
  
  后来,那天晚上,两匹少年小马的约会,被历史学家认为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如果那场约会没有发生,斯凯森将在马镇以一个保洁员的身份度过余生。
  
  也许那是好事呢?
  
  闪光莉莉走出门,看到了等着她的斯凯森。他带了一个鞍包。
  
  “路过学校门口买的奶茶,你要不要?”斯凯森说。
  
  “当然!斯凯森也喜欢喝奶茶吗?”
  
  “小时候什么也不知道,我还曾经把过家家的时候给公主带的戒指自己带在耳朵上玩呢。究竟是什么时候,连喝奶茶也成了你们女生的专利了?”
  
  “我们女生还会读心呢。”
  
  “什么?”
  
  “读心术。”
  
  “男的心理医生也有很多啊。”
  
  “但是前提是,病马一定要彻底的敞开心扉,而我感觉到了你的戒备。”
  
  “我不信。”
  
  “把耳朵凑过来,我可以告诉你你在想什么。”
  
  斯凯森感到自己的心砰砰直跳,他小心地把耳朵凑上去。
  
  “你以为我会亲你,对不对?想的美。”
  
  斯凯森解嘲的笑笑。正当闪光莉莉得意时,斯凯森说:“你是不是以为这个月你没有作品,我就不看小马新闻报了?那篇小说的下半部我看过,女主直接开始舔耳朵了。”
  
  “不要说了!”闪光莉莉脸红了。
  
  “那行,谈谈你最近的作品。”
  
  “没有灵感啊!经常写出来之后就撕掉。”
  
  “莫非你只会写反马的作品?”
  
  “什么啊。我现在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写作的料,我的可爱标记根本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提示......抱歉,无意冒犯。”
  
  “没关系,我习惯了。”
  
  “你最近课外都在忙些啥呢?”
  
  “当初在马哈顿的时候,他们说我智商是虚数。但是虚数是超越了数轴的存在啊。”
  
  “我觉得他们说这话不像是在夸你。”
  
  斯凯森几乎没有听见闪光莉莉在说什么,他尽力把脑海中那些不愉快的回忆驱赶出去。但是绿菜小袅的面孔却似乎仍然在眼前漂浮,挑衅着他。
  
  “总之,无论如何,我再也不会去扫地了。”斯凯森说。
  
  “对了,我看到新闻,天马维加斯的哪个飞行家出事了,是高空缺氧晕厥然后失速坠落。”
  
  “天马维加斯这种地方只要在地理考试的时候知道不就好了吗?”
  
  “如果你最近没什么事干的话,能不能算一下天马的肺活量、飞行时长与安全高度之间的关系?”
  
  “你考虑的很充分啊,我猜飞行越久,肺活量越小,安全高度就越低吧?”
  
  “这个结论我花了一天才想出来!你……”
  
  “为什么我们要有安全高度这个东西?”
  
  “啥?”
  
  “天马飞的再高,其原理与天角现世前的祖先仍然是相同的,都是空气动力学驱动。这就证明了,即使一匹天马不需要呼吸,他的飞行高度仍然是有上限的。”
  
  “对。”
  
  “你没有感觉到很幽闭吗?”
  
  “什么?”
  
  “就像是……两块无限大的平面把你压在中间。”
  
  “理解不能。不过你最好不是在说什么污的东西。”
  
  斯凯森举头望天:“你看看星空。从一出生,赛拉斯提娅就把我们关在了一个小箱子里;即使那个箱子有80千米。”
  
  “我觉得我找到灵感了。顺便,创世神叫劳伦。”
  
  “那么你忙你的,我忙我的,下个礼拜五放学后糖块屋见。”
  
  十几年前,云中城曾经进行过一次高射炮击,把传感器送入太空。斯凯森在图书馆找到了那次试验所获得的数据:太空中的温度在零下4度左右,但是大气压力不足1*10^(-7)个标准大气压,而且还有少量的臭氧。
  
  但是高射炮怎么可能打到80千米?
  
  斯凯森确定,太空中小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低压而非缺氧;这同时也是制约天马高空翼力的重要因素,因为没有足够的空气可供产生反作用力。
  
  天马通过扇动翅膀把空气向后排,如果省略这一步骤而产生反作用力,就可以达到真空推进的作用。
  
  直接喷气不就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9-4-21 20:25 , Processed in 0.279413 second(s), 60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