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Brony 中文社区

查看: 3446|回复: 42

[原创 连载] 马哈顿陆马

[复制链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发表于 2017-1-16 00: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家好,我是殷佳俊。距离《反马狗》的发表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结果现在它还在首页上挂着,这个论坛的人气我都怀疑有没有文吧的高。无论如何,欢迎吐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00:5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到了魔法的来源
静静地,来到魔镜之前
我伸出了我的双手
那是两只蹄子,前所未见

镜面上开始出现裂痕
魔法能量从中散逸
破碎的还有两个世界的平衡
那咒语令时间的错乱成为可能

啊 时间的错乱
镜面两边的平衡
黑暗中,海妖的出现,无人发现
在时空中游弋

    ——星璇(人类形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0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镜面裂缝
        “我已跟你说过友谊及其重要性,你得交一些朋友,记得吗?”
  
  赛拉斯提娅领着余晖烁烁走在宫殿里。对于余晖烁烁而言,那些记载小马国历史的彩窗早已成为了习惯之中的东西。她突然希望,有一天,自己的身影也能出现在上面。
  
  “记得,而且我记得那是多么的无聊,就像是在跟6岁的小女孩讲一样。”她漫不经心地答道。正常的小马当然不敢这么跟小马国最高统治者、协律教崇拜的主神这么说话。不过余晖烁烁明白,数千年的风霜早已侵蚀了她的心灵,她早已见惯了马间的冷暖。她现在就像一个老奶奶——她没有家庭,而且也不大可能有。所以她才会对于年轻马这么重视,这也是自己能够成为她的学生的真正原因。
  
  “据说你最近在给秘密组织提供魔法援助?”
  
  “没有。”
  
  “看看这面镜子,你能看到什么?”赛拉斯提娅把她领到了一面魔镜的面前。
  
  当余晖烁烁走到镜子面前时,她惊讶与镜子竟然没有映出周围的景物,同时也没有立刻映出自己。渐渐地,她感受到了魔法的波动。她感受着波动的来源——这肯定不是光的反射造成的波动!
  
  然后,深渊般的魔镜里出现了模糊的影像。那像是室外的场景,她看见了远方的建筑。镜面的左边,有一个直立生物。镜面并不能真切地映出它的身形,但是余晖烁烁勉强辨认出了她青色与粉色相间的长发……“也许我们该走了。”赛拉斯提娅说。
  
  “等等,我刚刚看到……”余晖烁烁意识到,赛拉斯提娅一定知道她看见的是什么。
  
  “今天的课程到此为止。”
  
  在那之后,余晖烁烁三番五次地向赛拉斯提娅询问有关镜子的信息,但是她总是说:“你还没有准备好学习这些知识。”
  
  “她真该在图书馆多派些守卫的。”余晖烁烁潜入禁书阁的时候,这么想到。
  
  她翻了好几本书,虽然都是些很有用的法术,但是这与那面魔镜都没有关系。她现在只想要知道关于魔镜的一切——那个虚影是赛拉斯提娅吗?
  
  最终她在《中心城城堡年鉴》上找到了答案。
  
  《水晶魔镜A级事故处理记录》 星璇“人类世界是小马的众多镜像世界中的一个,但它却是唯一一个涉动弦比小马国高的镜世界。简而言之,人类世界毁灭时,小马国就会毁灭;但是小马国毁灭时,人类世界应该不会毁灭。问题就在于,当人类世界被发现时,它已经处在了毁灭的边缘。拯救世界的方法非常简单,只要往那边注入魔法就可以了。问题就在于,这样无法改变人类世界毁灭的事实。与赛拉斯提娅协商后,决定打碎与人类世界的联系,这样人类世界的毁灭就不会波及小马国。具体做法为,把带有魔法的海妖作为配重物,置入人类世界的一个时间点。结果是,这杀死了一个本不该死的学生,那个学生在小马国的镜像会在她死去的年龄消失,在魔镜上的表现为:没有镜像。”
  
  所以,那个长头发直立生物就是赛拉斯提娅的镜像。
  
  余晖烁烁预感今天晚上她睡不着了。
  
  “世界线间的平衡就像是一根杠杆。由于人类世界的涉动弦过高,往杠杆的另一边施加重量会使得在施加的瞬间,同样的质量会从那里被丢过来。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往那个世界线的未来施加魔法,这会导致来自人类世界的邪恶气息在海妖到达的同一时刻施加到小马国的镜像上。即,杀死那匹小马。因此,要成功击碎世界线平衡,就必须找到那匹小马,在她被杀以前,抢先把她也送入人类世界。由于她在人类世界的镜像已经死去,也就不会再有质量被丢过来了。”
  
  然后的附图中,用来标示“那匹小马”的可爱标记图案。正是自己的。
  
  “赛拉斯提娅公主,是你吧?”余晖烁烁说道。一匹天角兽要想伪装自己的魔法波动是很难的,尤其是像赛拉斯提娅这样从来没有练习过伪装魔法的天角兽。
  
  “你知道了,对吧?”
  
  “这是我的宿命,我应该去面对它。”余晖烁烁对着空气讲话。她知道,赛拉斯提娅在听。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很快,余晖烁烁便意识到自己被士兵重重包围了。
  
  “卫兵会护送你离开城堡区,我已经研发出了能够保护你的魔咒……”
  
  赛拉斯提娅收到的回答,是一阵魔爆术。她惊讶地看到余晖烁烁在卫兵之中撑起了一个法阵,然后开始施法……她最终传送到了魔镜之前,同时也是赛拉斯提娅的面前。
  
  “人类世界的险恶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在那里协律精华从来没有存在过…...你甚至都没有体会到友谊的魔法……”
  
  “让我过去。”
  
  “你仍然可以住在中心城,但是以后禁止你进入城堡区……”
  
  “让我过去。”余晖烁烁聚集起了魔法能量。她不知道这种程度的麻痹术会不会让赛拉斯提娅感觉到……不过总得试一试。
  
  “你可以很安全的在小马国继续生活……你本可以……”
  
  “让我过去。”
  
  “拜托,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不出余晖烁烁所料,赛拉斯提娅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全力一击。她下定了决心,说:“我看见了我的命运。”
  
  “那不是你的命运!”
  
  “我要为两个世界负责,对吗?”
  
  “那匹马不应该是你。”
  
  “她就是我。”
  
  “来啊!如果你想过去,先杀了我!”
  
  余晖烁烁也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事已至此,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
  
  在赛拉斯提娅的太阳光芒面前,那一发炎爆术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当她第三次被击倒在地时,她看见了赛拉斯提娅眼角的水蒸气。
  
  “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拜托,不要……”
  
  余晖烁烁选择直接走上前去。她明白,自己会在赛拉斯提娅战斗状态下的日冕中汽化。
  
  但是苟活在小马国?
  
  那样与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几秒后,她发现自己已经跨过了传送门。她感受着这个世界的微风。
  
  计划成功了吗?或许是的。
  
  远处,一个青色与粉色相间头发的直立生物跑了过来:“余晖烁烁,我就知道你还没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75

帖子

459

积分

马镇居民

Rank: 4

积分
459
QQ
发表于 2017-1-16 11: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16: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万恶之源
      初升的朝阳经常被用来比喻朝气蓬勃的少年郎,但是光和热都只是暂时的。宇宙也曾经光明过,创世大爆炸后不久,一切物质都以光的形式存在,后来宇宙变成了燃烧后的灰烬,才在黑暗中沉淀出重元素并形成了行星和生命。所以,黑暗是生命和文明之母。
  
  而现在她却仍然把光明照耀在那些“初生的太阳”们身上。马哈顿小学的幼驹迎来了他们的开学第一天。
  
  “你叫什么?”斯凯森问。一年级的幼驹交朋友就是那么的简单。
  
  “阿布。”那位独角兽答道。
  
  “哦……”斯凯森记住了这个名字。
  
  30多个刚刚上学的孩子,让每一个老师都想说“你们是我带过最吵的班级”。但是能拿到教育,尤其是低龄教育的可爱标记的小马,毕竟都不是等闲之辈。在整个教学楼都能听见的喧闹声中,书本成功地被发了下去。这就是一年级的开学——一切都是新的,他们对学校还没有什么厌恶之心。
  
  课间休息时间,阿布又找到了一个朋友。一年级还不会什么华丽的辞藻,所以阿布看到落单的暗黄色独角兽的时候,直接跑上去问他:“我们当好朋友好吗?”
  
  这就是苹果鲁萨神**和两个精神病的故事的开端。
  
  之后,大家到操场上去听马哈顿小学的开学演讲:“我相信,今天能来到这里的,都是精英;我们马哈顿学院,也是个培养精英的地方……”教学主任把“精英”二字说的特别重,恨不得把这种思想直接灌输进去。
  
  “好无聊啊。”斯凯森小声地说,“我现在有点想睡觉。”
  
  “能够来到这里,我相信你们的家长都是投入了很多,你们也应该以优异的成绩……”
  
  “对了,你们看了昨天晚上的《太空战士G1》了吗?”阿布问。
  
  “哦对,安德洛的那个魔法好厉害!虽然他在那边解释说能量来源是什么‘心中的正能量’的时候超—级—无—聊。”星火说。
  
  “不,协律精华是真的存在的。”斯凯森说。
  
  “什么?”
  
  “协律精华是小马国最强大的魔法,而且也的确是依靠正能量驱动的……梦魇之月就是这样被打败的。”
  
  “但是,”阿布问,“如果梦魇之月已经被打败了,为什么我们每年还要给她献祭?”
  
  斯凯森愣了半秒才想起来阿布说的是梦魇之夜,他从小对这种东西就不感兴趣。
  
  “这还不简单,就像泽格母虫一样,要打死一遍又一遍。”星火说,“走,我们去收集……我也不知道是几个,总之集齐协律精华,召唤安德洛,消灭梦魇之月!”
  
  “好!我们为这个组织起个名字吧。”斯凯森说。
  
  “可爱标记童子军?”阿布说。
  
  “梦魇之月安乐死特别小队?”
  
  “地球小马组织?”
  
  “协律国?”
  
  “小马功?”
  
  “苟利……”
  
  “行了,我觉得就叫陆马组*吧,我光是听着这个名字都能感觉到它背后的力量。”星火说。
  
  *Earth Pony Organization,即上文提到的地球小马组织“我坚信,在这里,你们将铺下马生的第一条跑道。”教导主任看着早已心不在焉的幼驹们,无可奈何地念完了稿子。
  
  演讲结束之后,星火跟其他两个伙伴说:“我发现她根本没有讲可爱标记的事。”
  
  “对啊,我还以为她会跟我们讲讲得到可爱标记的窍门呢。”斯凯森说。
  
  “其实她不讲最好,我们尽早得到可爱标记,就能跟其他的同学炫耀。要是大家都知道了,大家拿到可爱标记都很早,我们还怎么炫耀?”阿布说。
  
  “还是不要炫耀的好,那些得到可爱标记晚的小马会伤心的。”斯凯森说。
  
  “诶,你们觉得你们的可爱标记会是什么样的?”星火问。
  
  “我一定是吉他,超帅!你们造吗,有吉普赛巫师预言,有一个公主会喜欢上弹吉他的男生!”
  
  “能有我神**星火帅?午时已到!”星火说着,“韵律是得瞎了眼了才会喜欢上弹吉他的!到时候我第一个烧!用文火!行了,斯凯森轮到你了。”
  
  “我?我当个科学家吧,就像一直支持安德洛的那个老马那样。”
  
  “那个老头一点都不酷!”阿布说。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16: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憧憬未来
      五颜六色的滑滑梯,幼驹最喜欢玩耍的地方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激发了他们的原始本能——数千年前,在比大小马国大迁徙早数千年的史前时代,种马们通过控制水源地来统领马群。在漫长的生物进化中,小马国发展的几千年并不足以产生多大的改变。
  
  “泽格族又来送死了。”
  
  说话的是滑梯上的一匹米黄色的陆马,斯凯森还注意到躲在滑滑梯下方,拿着玩具枪的杰斯。
  
  米黄色陆马接着说:“我是太空战士绿菜小袅,我的战队队员们可都是素食主义者——”他说着指了指拿着玩具枪躲在滑梯下面的小天马,“你们要是来进攻,那么你们肯定就是泽格族了,消灭他们!”绿菜小袅说着爬到滑滑梯上,杰斯也开始“射击”。
  
  “我*你*了个*的!跟个傻*一样逮到马就说是泽格族,马哈顿精神疾病医院欢迎你。”星火顿时就怒了,斯凯森暗自庆幸周围没有老师在场。
  
  米黄色的绿菜小袅笑着喊道,“‘前方’级高能炮发射!那边两个死了!”这话的声音很大,以致于引来了许多其它一、二年级小马的围观。
  
  “好像我们是死了。”斯凯森说。他最喜欢看《太空战士安德洛》了,他知道,当“前方”被祭出来,泽格族就没有可能活下去了。
  
  “我希望各方能冷静权衡事态,趁着现在还有和平解决的余地……”阿布开始背他在电视上看到的东西。
  
  可想而知,同样的话,同样是喊话,赛拉斯提娅和狮鹫国国王说出来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顽固的小杂种!”绿菜小袅骂道,“我还没见过支持泽格族的!”
  
  马群中,翼箭,一匹灰色的天马带头开始喊起来:“死!”
  
  其他很多小马也开始附和起来:“死!泽格族必死!”
  
  “要不……先装死?毕竟没有哪个泽格族挨了一发前方高能还存活的。”斯凯森小声说道,相比于代入泽格族的身份去害怕高能炮,他更害怕的是周身同学们的叫喊声。他突然想加入那些同学们,起码这样不会有大错——可惜他不能如愿了。
  
  “绝不!”阿布一边说一边走上前去,对绿菜小袅喊道,“你这是几个意思?大家都是第一天上学,就在同学们心中留下一个指鹿为马的弱智形象?”
  
  绿菜小袅从滑梯上走了下来,然后一蹄对着阿布砸了上去。
  
  “我不允许你这么做!”星火一边说一边冲上去,想要攻击绿菜。但是幼驹能使用多么强大的魔法?反正他是直接把暗言术:灭用成了暗言术:痒。围着滑滑梯的一圈马中“倒下”的呼声仍在继续,但是隐隐约约地能听见欢呼。绿菜以一记坚定的回旋踢还击了他。
  
  斯凯森原本也想冲上去帮忙,但是绿菜小袅对着他吼了一句:“你胆敢对安德洛队长做什么?”
  
  安德洛是正义的化身,他是为了维护宇宙的和平才这么做的。就算安德洛做错了,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下一秒,绿菜小袅的后蹄迅速覆盖了他的半边视线。那是又一记漂亮的回旋踢。幼驹们渐渐模糊的叫喊声萦绕于耳,斯凯森只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口腔中也有了一些血腥味。
  
  那个令他愤怒而又恐惧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想提醒各位,‘前方’是由谐律精华驱动的,而谐律精华的力量来源是我们内心的爱与包容。革命尚未成功,让我们一起努力,把泽格族从宇宙中抹去!”
  
  这是斯凯森上小学以来记住的第四匹马。那时他很难确定自己应该怎么面对绿菜:她打了自己,侮辱自己是泽格族,斯凯森应该告诉老师……但是她是安德洛啊!怎么可以做出干扰她的事情呢?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一个结论令斯凯森不寒而栗:我应该是挨打的那个。
  
  “飞向月球,宇宙无限!翼箭,由于你在抗击泽格侵略时的突出表现,现在你也是我们的成员了。各位再接再厉!”
  
  在场的小马欢呼雀跃,看着中间的“泽格族尸体”。
  
  除非哪天赛拉斯提娅公主死了,太阳才会停止转动。斯凯森生活的那个年代距离赛拉斯提娅的死还比较早,所以至少斯凯森这辈子是不用考虑太阳的问题了。现在,放学的路上,那个数千年来波澜不惊的太阳仍然释放着自己的魔法能量,余晖在大气层内侧偏折、闪烁。而斯凯森发现其他的小马就像躲梦魇之月一样躲着他们三个。
  
  “我们一定要尽快拿到可爱标记!”阿布说。
  
  “这种东西不能急的吧……”斯凯森说这话时,仍然能感觉到难忍的疼痛。
  
  “要是我们比她先拿到可爱标记,就只有我们这么对待她的份了!”星火说。
  
  “我说,我们应该乐观一点嘛,不是吗?不能让绿菜小袅一匹马就毁了我们的校园生活啊。”斯凯森说着,他又回忆起了幼儿园老师的话,“协律精华是小马国最强大的魔法。”
  
  就算真的拿到了可爱标记,也不能这么对待她啊。
  
  “你想接着被绿菜欺负吗?”星火问。
  
  为什么……那两匹马的争吵声在斯凯森的耳中渐渐安静了下来,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小马国是由协律精华建立起来的,但是……为什么他们丝毫没有乐观?
  
  这就是协律精华的力量吗?
  
  绿菜小袅……她使出了协律精华?
  
  自己和阿布、星火,是站在协律精华的对立面的、像梦魇之月一样的小马……那个不安分的念头又冒了出来,自己是应该被打败的那个吗?
  
  “我今天就去学吉他!”阿布说。
  
  那天晚上。
  
  “奶奶,我要学吉他。”阿布跟奶奶说。
  
  “学什么?”
  
  “吉他!”
  
  “混账东西,把你送进马哈顿小学容易吗?一天到晚就跟那些不良少马鬼混,你对得起你的爸爸妈妈吗?”
  
  “我就是要学吉他!”
  
  “我们家怎么会出你这样的狗东西!一天到晚不好好学习……”
  
  阿布心想,以后还是把作业带到家里做吧。
  
  “你不同意?”
  
  “同意?给我滚去好好学习去!我们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2: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太空战队
  马哈顿学院的设计,其中一个理念就是开放。整个一楼几乎没有“门”的概念,除了教室之外几乎就是几根柱子撑起整座学院。然后,越往上层,使用的就越少,同时也更简陋。这种设计的其中一个坏处就是,斯凯森和阿布一进教学楼就会立刻被看见。
  
  “傻瓜们又来了!”绿菜叫道,杰斯、翼箭两匹天马立刻围了上去。
  
  “请不要在你的想象中嘲讽我们。”阿布冲上去说。
  
  “你们这些泽格族!你们没看最新的一集吗?”翼箭说。
  
  此时,斯凯森的眼中,绿菜小袅仍然是协律精华的使用者。他有点怀疑:我真的是傻瓜吗……“尤其是那边那个灰色的陆马,成天不说话,跟那些无脑冲锋的泽格族喽喽一样!”绿菜小袅接着说道。
  
  斯凯森愣住了。他看过上一集的《太空战士》,泽格族的表现……正如他们所说,无脑。
  
  “我们不是泽格族!”斯凯森说。其实这话他说着自己都没有全信,有关协律精华的信息始终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
  
  “那么多马都看见了……”杰斯说。
  
  “绿菜小袅,你要是再这么说信不信我得到可爱标记以后第一个毙了你!”星火喊道。
  
  这是句狠话,翼箭、杰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绿菜小袅的嘴却没停下:“说大话不能改变你们是傻瓜的事实!你们全家都是傻瓜!尤其是你斯凯森!智商是虚数的家伙!”
  
  “谎言被重复一万遍还是谎言。”阿布说。
  
  斯凯森此时也鼓起勇气,说:“我总有一天会用智商碾压你!”
  
  “只不过是一群会说大话的家伙罢了!尤其是斯凯森你,你的智商是虚数!”绿菜说,但是她听到翼箭出卖了她。
  
  “到时候你只打她就可以了啊,跟我没关系……”翼箭说。
  看到那三匹马逐渐远去,斯凯森感到十分畅快。两马走回教室时,阿布说:“总之,我们要尽快拿到可爱标记。”
  
  “星火呢?他怎么没来?”第一节课开始之后,斯凯森问。
  
  “不知道,我们待会去问问。”
  
  “斯凯森,你回答这道题目。”
  
  斯凯森瞬间把意识拉回课堂,那不是一道难题。一个正方形里上下各有一个朝里的相同边长的等边三角形,两个顶点分别被标为A、B。其实那道题原本是有关一个智障工程师设计草坪上的喷泉的,但是斯凯森看到的只有上述那些。斯凯森答道:“以正方形左下方顶点为原点做平面直角坐标系,可得A、B两点均在直线y=0.5上。此时,A点与正方形下边形成的等边三角形的高可以作为直角三角比1:3^0.5,即A点坐标(0.5,3^0.5)……”
  
  “斯凯森,解题的方法很完美,但是请看清楚题目。”
  
  “你的智商是虚数吗?”绿菜喊道。老师白了她一眼,但是斯凯森听到不少同学——尤其是她的太空战队的成员们,笑的很厉害。
  
  下课后,绿菜小袅喊道:“虚数,擦黑板去。”
  第二节课上课。
  
  “虚数!”绿菜叫道,引来了旁边不少小马的哄笑。斯凯森意识到,老师是不可能懂这个梗的。他绝望地把头埋了下去。
  
  “只要我们EPO还在,她除了说风凉话就什么也做不了。”阿布凑到他的耳边说。
  
  但是一直到放学,他们都没有见到星火的身影。
  
  而且绿菜小袅也发现了。于是课间,她号召了翼箭、杰斯,宣布“宇宙反泽格族战役取得阶段性战果”。
  
  宇宙战队与数千年前的史前部族是同一套政治体制。
  “只要星火回来,她肯定会被打脸。”阿布说。
  
  “不,她并没有说星火是被消灭了还是怎么样,所以她有足够的说辞。”斯凯森分析道。
  
  “我们去找找星火,也行他需要帮助呢?或者至少我们也能搞清楚他请假的原因吧?”
  
  “好,今天放学就去?”
  
  他们真的去了。那里已经马去楼空。余晖照耀在窗户玻璃上,斑驳闪烁。这是什么的落日?
  
  但愿这只是地球小马组织的。
  “我们……EPO怎么办?”斯凯森问出了那个他自己也不敢想的问题。
  
  能怎么办?
  
  相比起冉冉升起的朝阳,斯凯森突然觉得落日更美。但是太阳每天照常升起。对于小马国的绝大多数小马来说,日落之后总是会有日出,每天的太阳升降已经成为了永恒的代名词。
  
  直到有一天,虽然仅仅只有一天,没有日出。
  马哈顿对这次危机的反应是:股市崩盘,小公司倒闭,大公司裁员,马哈顿最大的证券机构不得不向坎特洛特方面贷款。不过赛拉斯提娅对这笔贷款的态度是:“想还就还吧。”
  
  不过,外面的海啸再厉害,马哈顿学院却仍然保持着原有的宁静。
  
  “协律教是小马国第一大教,约占全国总马口的99%以上。除了协律教之外的小马,都是无神论者,他们不承认公主姐妹作为神的特性,认为她们仍然具有正常的马格。接下来是重点,考试的时候会要求你们简要阐述无神论是何以自圆其说的。按照无神论的理念,赛拉斯提娅只是不属于EUP种族以及龙族,法术强度超高,长生不老,以管理马国和升降太阳为职业的普通小马。”
  
  在座的学生们少有认真听讲的。政治课算是所有的课中最轻松的,只要从头到尾歌颂赛拉斯提娅就能拿到满分。
  
  “老师,我们如何定义一种思想是否已经成为了宗教?”斯凯森问道。
  
  正愁着怎么把时间拖到下课的老师自然是开心地解释道:“如果你所说的那种思想的持有者以此作为精神依靠,并成为了一种群体性行为,也就可以称为宗教。”
  
  “所以,”斯凯森说,“如果我拉着阿布组建了一个名叫Double L的乐队,成为了万众偶像,粉丝们疯狂到每天不听我们的歌就会觉得难受,是不是我就创造了一个新的宗教?”
  
  “这个……不能,因为只要冷静思考一下,就会发现信仰事实存在的天角兽是哲学上的最好选择”
  
  “没错,冷静思考。如果我能够阻止他们冷静思考呢?”
  
  即使对于政治课老师,这也不算是个常见的问题。她答道:“这已经属于邪教的范畴了。”
  
  “所以,我是否可以认为除了无神论和协律教之外的宗教都是邪教?”
  
  “不不不,只有危害社会的才算邪教。”
  
  “你这样相当于是在说邪教与协律教没有区别。”
  
  “为什么?”
  
  “协律教也危害了原始社会,在当时的马眼里协律教就是邪教。”
  
  “这个我们以后再讨论,现在提前下课。”
  
  “这个孩子以后不适合接触政治。”老师心想。
  
  下课之后,独裁绿找到了斯凯森:“虚数,你竟然敢质疑小马国基本思想?”
  
  斯凯森答道:“我到底是不是反动派,问一问老师就知道。”
  
  独裁绿一惊。虚数要是把之前的事情抖漏出来了,那就麻烦大了。于是她讲道:“按照六个协律重要思想,小马国的安定是依靠我们心中的信仰支撑的,你这不就是叛国的行为吗?莫非你是‘重生’的马?你们的‘莫比乌斯教父’怎么样了?”说话间,她的队员们聚集了起来。
  
  我们心中的信仰……斯凯森想起了那个理论。
  
  正是由于我们每匹马以谐律精华为最高指示,我们才能建立这样一个完美的小马国。
  
  绿菜小袅的嘴仍然没有停下:“我原来以为虚数只不过是个我可以单蹄吊打的死妈泽格族罢了,结果没想到他竟然站在了整个小马国的对立面,他成为了万千小马所不齿的角色……”
  
  “协律精华的名字已经表达的够清楚了,和谐才是最终目标。我不希望破坏我们之间的和谐。”他说。
  
  “‘重生’教徒!”独裁绿的队员们都开始喊了起来。独裁绿走上前去,伸出一只梯子,说:“跪着舔。”
  
  斯凯森用一记猛蹄还击了她。
  
  “队员”们立刻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四散奔逃,只有阿布和被按在地上的独裁绿留了下来。
  
  斯凯森愤怒地对着她连连挥蹄,即使这样,她仍然接着在骂:“叛徒!叛徒!”而一旁的阿布已经开始凝聚攻击法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1: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斯凯森 于 2017-1-18 17:19 编辑

  五 正义制裁

  符合下列条件之一者,处以记过处分:
  ……殴打同学,情节轻微者……

  那段日子,斯凯森发了疯一样的想要可爱标记。不过,现在对他来说,先要应付过妈妈才是大事。
  
  “你以后不要跟阿布这种马混了!这就留校察看了?啊?有本事了是不是?”他的妈妈吼道。
  
  斯凯森心底默数着,他的爸爸从卧室跑过来大概要5秒钟。
  
  “你先做饭去。”他的爸爸说。
  
  “我告诉你你好好管管他!啊,知不知道,一天到晚还不是我在管孩子,你要负点责任啊!”
  
  “好好好。”
  
  确认她走了之后,斯凯森的爸爸习惯性地把门锁上,问他:“你妈不知道绿菜的事情吧?”
  
  “我没跟她说。”
  
  “千万别说,你要是说了,那得出大事的。好了,这次是不是她引诱你去打她?”
  
  “你怎么……”
  
  “打疼她了没有?”
  
  “是的……”
  
  “干的漂亮!”
  
  虽然没有料到他会这么说,斯凯森还是觉得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斯凯森的爸爸接着讲述起来:“这是我小时候玩的套路啊,可惜你就是太善良了……”
  
  “但是协律元素当中有善良啊。”斯凯森说这话时,立刻想起了绿菜的言论。难道说……她才是协律元素所支持的那一方?
  
  “这种事情只能你自己去判断。对了,可爱标记有什么进展吗?”
  
  那天与父亲谈过话之后,他的心情好多了,以致于他忘记了谈话结尾时的一个问题。
  
  “妈妈好像最近都穿着衣服。”
  
  “小孩子不要管。”
  
  眼下,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斯凯森开始在课余时间看书,那是他询问老师之后开始看的。《协律精华使用手册》,这是打倒独裁绿的思想武器。
  
  夕阳西下,斯凯森即使是面对绿菜的刁难也难得的镇定自若了起来。斯凯森告诉自己,独裁绿充其量就是生活中的一个小虫子而已。
  
  余晖之中,他看见父亲站在房门前等他,而他的旁边有一辆黄包车。
  
  “我们搬家了。”他的父亲说,同时用眼神示意他不要问下去。他很少看到父亲这么严肃的眼神,上一次是妈妈把“重生”邪教的传单带回家的时候。
  
  “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新家之后,他忍不住问道。他看得出来,这是贫民区的廉租房。
  
  “如果有马问起你,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
  
  “我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啊!爸,到底出什么事了?”
  
  “你不用管……也不该知道。”他说。斯凯森看见他的父亲把头转了过去,走进了家门,而他眼角的泪花清晰可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21:5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时来运转
  
  “总之,我们要尽快拿到可爱标记。”
  
  ——阿布
  
  阿布去报名参加了魔法大赛。结果是,他与魔法天才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拿到魔法大赛第一名的冥梦是这么说获奖感言的:“星象一直是法师们关注的重点。上次化学比赛,马镇的毒心把我们虐了之后,他立刻就得到了一个专门的化学实验室;而在精英辈出的马哈顿学院,却连一个天文台都没有。我在此号召马哈顿学院所有的有识之士,无论你是否有魔法经验,欢迎加入天文社,让我们自己建立我们的天文台!”
  
  天文社的位置是小学里一个破旧的阁楼,斯凯森为了寻找可爱标记来到那里时,冥梦正在指挥大家进行施工。
  
  “低年级的学弟吗?欢迎……”当冥梦察觉到对方是一匹陆马时,那股热情瞬间减少了一大半,但还是说,“我们现在缺少装修工马,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试试看。”斯凯森说。一个建筑学可爱标记?总比没有好。
  
  干了一会,斯凯森就累的满头大汗。这期间,冥梦一直在尝试说服其他独角兽。斯凯森听出来他们面临的问题无非就两个:屋顶上的洞太大了,望远镜的放大倍数太小了。
  
  “冥梦姐姐,”斯凯森决定打听一下,“望远镜是怎么看到那么远的东西的啊?”
  
  “哦?”冥梦意识到这是个装*的好机会,她说道,“望远镜前端的物镜将光线偏折到目镜的后端,这样平行于主光轴的光线将聚集在焦点上。小弟弟,听得懂吗?”
  
  “那么有什么方法可以增加那个倍数吗?刚刚你好像说那个倍数不够。”
  
  “可以用符文,或者增加物镜的屈光率。我们是用不起那么高档的符文了。”
  
  “怎么增加那个绿呢?”
  
  一旁的飘雪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嘴:“老板娘,你跟一个连光学和神秘学都没有碰过的……小朋友讲这么多有什么用呢?”她原本是想说“陆马”的,但是一想,这样似乎不太好。
  
  冥梦心想:“当然是为了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娘的威风了”不过她嘴上还是说:“也许他能帮到我们呢?”
  
  见飘雪没再有怨言,她接着说起来:“如果物镜离目镜足够远,就能够使用更加大比例的镜片,获得足够的屈光率。”
  
  虽然斯凯森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个念头突然从他的头脑中蹦了出来。既然望远镜是通过镜片偏折光线的仪器,要那个筒有什么用?
  
  “如果离眼睛远的那块镜片在屋顶上,距离是不是就够了?”
  
  飘雪反驳道:“怎么可能,那样望远镜的视野会很窄,因为没法转动。”
  
  “我们可以只转动目镜。”斯凯森说,“物镜就固定在屋顶上。刚刚冥梦说了,望远镜是用镜片屈光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搞有筒的?”
  
  “那样的话……我怎么跟你解释呢,你把一束光垂直打在镜片上跟斜着打上去能一样吗?当你转动目镜的时候……”冥梦说着,她想了起来。
  
  “离眼睛远的那块,可以是球形的。”飘雪说出了冥梦的心声,“魔法研究并不一定意味着要用魔法的方式。顺便,小伙子,祝贺你得到了可爱标记。”
  
  斯凯森看向了自己的臀部,那里现在真的有可爱标记了。
  
  那是一根扫帚和一些灰。
  
  “要不要给他拿个扫帚?”一旁的一个天文社的小马问。
  
  发扬自己的长处,尽管有时候它和你的兴趣背道而驰。
  
    ——天使vs恶魔04
  
  “哇塞,斯凯森,你真的拿到可爱标记了!”杰斯拿布在斯凯森的可爱标记那里用力抹了好几下,但是丝毫没有掉色的痕迹。
  
  “是啊。”斯凯森无精打采地答道。一个扫地的可爱标记?他想起自己许过愿的,什么可爱标记都好。这算是付出代价了么?
  
  他突然好奇,绿菜小袅知道这事会怎么想。这令他对今天的上学不是那么的反感了。一抬头,杰斯已经飞出了视野。
  
  当斯凯森走到教室的时候,绿菜小袅正被她的“太空战士”们围着。那个令他厌恶的声音说道:“虚数,你竟然是我们班最早得到可爱标记的小马之一欸!”
  
  “谢谢。”绿菜小袅的态度令他惊讶。看来阿布说的是真的。只要有了可爱标记,任何马都会尊重你——尤其是还没有可爱标记的绿菜小袅。
  
  “你们看,虚数都得到可爱标记了,我们也要加紧努力才行啊!知错就改的反派都是可以洗白的,不是吗?以后我们也不要把斯凯森当做敌马了。”
  
  什么?
  
  这番话简直要让斯凯森感激涕零了。一方面,他越发的怀疑绿菜小袅会不会说出这种话;另一方面,他感觉自己比对方先得到可爱标记,这是自己应得的荣耀……“我们小马国的爱与包容是不分种族的,即使是对泽格族也应当如此。安德洛队长几乎杀光了所有的泽格族,但是在小马国,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因为我们的爱与包容!”
  
  在场的小马开始欢呼起来,斯凯森开始怀疑这是在为自己,为了谐律精神,还是为了独裁绿。
  
  直到对方递过来了一个扫帚:“今天放学后卫生由你一匹马打扫。”
  
  斯凯森突然感觉扫地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他本以为,自己会一直扫到第二天上课,不过补作业的阿布走了不久他就扫完了。尽管脑子中有一万个声音告诉他他不应该扫地,看着一尘不染的教室,他还是感到了成就感。也许,他们最后会看到自己的努力……或者说自己真的就是应该扫地的?
  
  斯凯森竭力想要忘掉这个想法,自己可是要给安德洛当军师的小马。
  
  回家的时候,天空已经被霓虹灯照的五彩斑斓。这是马哈顿特有的景象,云中城天气工厂在夜间会用云幕覆盖马哈顿的上空,以防止光污染。结果,云幕反射的光芒反而成为了一道景观。就是在这样的光芒下,斯凯森循着记忆找到了新家。
  
  他听到了哭声。
  
  那像是母亲的哭声,但是不管怎么说到了家就能搞清楚了。斯凯森三步并做两步地跑到家门口,推开了门。
  
  果然是妈妈在哭。
  
  “行了,妈,今天学校打扫卫生才回来晚了,我没事。”斯凯森盘算着,这时妈妈一定会欣慰地说“你没事就好”,这样应该就不会骂自己了……“你先回去做作业。”他的父亲说。
  
  什么鬼啊!
  
  抄完阿布的作业之后,斯凯森偷偷地把耳朵贴到门边,想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几天,母亲的神色一直不太好。
  
  “你要是去了那个集会,你就别想再踏进家门!”他的爸爸说。
  
  什么?
  
  斯凯森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这么生气,更别提说出这样的威胁了。
  
  他的妈妈已经停止了哭泣,对他的爸爸说:“这里不是我的家!我没有这个家!”
  
  接下来是一阵打斗的声音。斯凯森估计了一下,他的妈妈不可能对爸爸产生什么实质性的还击;他正打算推门而出,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住了。他听见妈妈一边挨打一边哭着咒骂爸爸。这一直持续到妈妈终于挣脱并且夺门而出。
  
  然后是一阵沉默,一直持续到斯凯森的爸爸把门锁打开。
  
  斯凯森不太确定此时应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父亲。马哈顿是一座生活节奏颇快的城市,马民的精神压力也比较大,家庭暴力这种东西也时常上报纸。斯凯森飞速地回忆起那些报导,这种时候,貌似自己会成为那个受害者。
  
  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是要各种逃跑吗?小时候逃隔壁大叔扮的幽灵,然后逃独裁绿,现在……难道自己最终还要逃离自己的家庭,甚至是逃离马哈顿?
  
  “Sky,你过来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383

帖子

943

积分

小马明星

Rank: 5Rank: 5

积分
943
QQ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4: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复仇之火

      斯凯森感觉自己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但是他努力使自己保持镇定——论长跑,自己不可能是父亲的对手。甚至连短跑也不是。
  
  斯凯森拟定好了计划,一旦他真的开始打自己,先用独裁绿的那招回旋踢,然后跑到大街上喊马。
  
  等等,这里是贫民区,这个时候街上应该不会有马了。
  
  “我跟你讲讲发生了什么。你妈选了高利率的理财产品,结果被骗了,结果就是……现在我们家彻底支撑不起马哈顿生活的开销了。我不是要让你恨她,她也是为了这个家……但是你得记得,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俩都是受害者。”
  
  “那你为什么要打她。”斯凯森说。既然现在无论怎么样都逃离不了挨打的命运了……不如放蹄一搏。
  
  “你知道她做看什么?她……她去加入了‘重生’!而且莫比乌斯那帮贱马已经在她的身上打上印记了,你懂吗?就是你们的老师三番五次要求你们远离的那个邪教!”
  
  “雪魔迁徙之前,协律教也是邪教。”
  
  “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思想!”他把蹄子举起来,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我不敢相信一个马哈顿的市民居然会认同爱与包容。”
  
  “这也就是天角兽降临的目的,去把爱与包容传播……”
  
  那一蹄直接把斯凯森打倒在地。
  
  “打我。”斯凯森听见他的爸爸说,“你不是讨厌我吗?你不是要让协律精华朵蜜我吗?”
  
  斯凯森站了起来,说:“审判终将到来。”
  
  “如果哪一天幻形灵冲到你面前,你就用所谓的爱与包容去对付它们?”
  
  “为什么不呢?”
  
  那天晚上,他睡的很不好。
  
  第二天上学。
  
  “阿布,你说星火走了之后,我们还算是地球小马组织吗?”
  
  “算啊,怎么不算了。无论发生了什么,就算你现在得到了可爱标记,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虚数,扫地。”独裁绿吼道。
  
  斯凯森不情愿地走上前去,拿起扫帚。
  
  有时候,斯凯森也会问自己: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扫地吗。他感觉不甘心,但是……连可爱标记都决定了。他只能这么做。
  
  他没有权利反抗。
  
  “我说虚数,你一个扫地的来这边念什么书?你要上学干嘛?跟我们抢录取名额吗?”独裁绿抱怨道,引起了一阵哄笑。
  
  “知识改变命运。”
  
  斯凯森突然感觉自己很傻。绿菜很快就笑了起来。
  
  “那个虚数,霍曼转移知道吗?”
  
  “蛤?”
  
  “杰斯,跟虚数讲讲什么是霍曼转移。”
  
  “霍曼转移……就是使用高级法术时产生的能量辐射效应,此时一部分多余的能量会转移给周围使用同样法术的独角兽……因此越多独角兽参与同一个大魔法的施放,就能节省更多的法力。”杰斯说道。她满脑子都在想的是怎么编出一个像样的理论。
  
  独裁绿走上前去:“所以现在你知道你为什么叫虚数了吗?很快你就要搬家了不是吗?记住,你的智商就是虚数!”
  
  斯凯森没有再说话。
  
  “Sky,你过来一下。”他的妈妈喊道。
  
  “怎么了,妈?”
  
  “你们学校有教政治吗?”
  
  “教啊。”斯凯森想起看父亲所说的话。他开始警惕起来。
  
  “所以,你们的老师有没有教过你们为什么要信仰协律教?”
  
  “因为它是哲学上的最佳选择。”
  
  “没错,但是不是每匹马都能思考哲学。”
  
  “但是大家都知道小马大法好。”
  
  “你去想想,马镇的那些农民,道奇路口的拓荒者,对于他们而言赛拉斯提娅只是一个遥远的名号而已,他们崇拜赛拉斯提娅与远古时期崇拜自己部落里的猴子神是一个道理。他们有思考过什么哲学吗?”
  
  “他们不需要……因为思考与不思考得出的结果是一样的。”斯凯森意识到,妈妈已经站在了理论上的制高点。
  
  “退一万步说,你思考过吗?”
  
  斯凯森发现他的确没有思考过。政治课对于马哈顿学院的孩子们来说更像是写作业课。斯凯森偶尔听了几次,当时感觉毫无营养。
  
  他信仰协律教仅仅是因为没有第二个选择。他从小被无缘无故地被视为异类,所以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合群——包括信仰上。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无神论。说老实话,他也无法确定自己还算不算协律教徒。
  
  “现在我告诉你,绝大多数的马都没有思考过,包括你的父亲。”
  
  他至少不会被理财产品骗。斯凯森心想。
  
  她说:“而我思考了一下。生意上的失利给我带来了一段失业的时间,我用它发现了真理。”
  
  “什么?”
  
  “第一,赛拉斯提娅身为协律教仅此于劳伦的主神,按理来说应该可以吊打小马国一切魔物。结果她从头到尾甚至都没有打中过无序哪怕一次!第二,我研究了一些古籍中的内容。你有没有发现,在集换式卡牌游戏中,圣骑士就是通过信仰来获取力量的?”
  
  “你把卡牌游戏当做‘古籍’?”
  
  “古籍中的原文是,信仰能够带来力量;很多小马认为它的现实意义就是在战场上的英勇表现。但是根本不是这样!信仰就是能够带来力量的!只不过你们崇拜了国家统治者罢了。”
  
  “那是无神论的观点:赛拉斯提娅只是一个永生的统治者。”
  
  “对啊,但是那么多小马都崇拜一个统治者!这就像是小马国建成之前,独角兽王国的统治者也被叫做公主一样。但是现在有一种信仰,它真的能够带来实实在在的力量。”
  
  斯凯森感觉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父亲警告过他,自己现在也许已经入教了。
  
  所以,尽管父亲已经开始有些失去理智的倾向,他说的还是真的?
  
  “我宁可不思考。”斯凯森说,“我去马镇要把我原来的书本带上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社区生活
  • 谈天说地
  • 迷の传送门
  • 游戏攻略
  • 新手帮助

QQ|小黑屋|手机版|CNBrony 中文社区

GMT+8, 2019-4-21 21:06 , Processed in 0.268419 second(s), 62 queries .

Powered by Ponicuz! X3.4 © 2014 S.Warrior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